首頁
會員專區 登出
首頁 人物報導 醫療公衛 高雄市立凱旋醫院院長陳正宗》庄腳囝仔,樂在行醫

高雄市立凱旋醫院院長陳正宗》庄腳囝仔,樂在行醫

出處/ 2008年10月號/第265期 2008-11-22
採訪整理/ 張慧心
瀏覽數 : 1066
收藏 瀏覽數 : 1066

高雄市立凱旋醫院院長陳正宗,歷經孩子深陷憂鬱、蹺課蹺家的風暴,更能體會精神醫療網絡缺一不可,唯有醫護、社工、心理、學校輔導等體系全力動員,才能讓心生病的人重回人生常軌。榮任台灣精神醫學會理事長的他,期許自己成功扮演精神醫學領航員的角色,更有效的照護及防治身心疾病。


身兼高雄市立凱旋醫院院長、台灣精神醫學會理事長、精神科醫師、副教授等多重角色的陳正宗,每天工作滿檔,整天動腦、開會、溝通,就希望今年7月精神衛生法實施後,在這精神醫療關鍵時刻,能讓臨床的醫界、學界、護理人員、職能治療師、心理師、病人權益促進團體、法界人士,將各項工作做好,讓病患接受更好的照顧。

「庄腳囝仔」不拘小節
專業力讓其當選醫學會理事長

3年前,陳正宗被高雄醫學院派去支援高雄慈惠醫院,擔任副院長,1年前接任高雄市立凱旋醫院院長,上任3天,即當選台灣精神醫學會理事長,以往精神醫學會理事長多由北部地區的精神科醫師出任,首次由南部醫師脫穎而出,也代表其能力受肯定。。

陳正宗甫上任,就躬逢其盛遇到「精神衛生法」立法通過,自此一直南北奔波,先是參加衛生署法規會舉辦的公聽會,逐條審查及訂定施行細則,之後則在北中南東召集醫界、學界、法界、護士、護理師、職能治療師、心理師、促進病人權益團體,舉辦八場「共識營」,做好準備工作。他說,醫師大多不懂法律,要讓他們清楚知道新的精神衛生法的立法精神及如何推行,才能做好本身的職責。

陳正宗擔任理事長一年多,來自南部「庄腳囝仔」的爽直個性依然不改,「若說我是『台客』,我絕不會否認。」他認為身為帶領全國精神醫學前進發展的領航員,重要的是能力,而非外在。

一週工作7天
笑稱工作、休閒一體

因身兼多職,工作量多得眼花撩亂,除了擔任凱旋醫院院長,還不忘醫師本色,每週固定看兩個門診;同時擔任高醫精神科副教授,教學、研究之餘還要指導學生;另外,出任單位的理事長,還不時得發表研究成果。有人問:「一週7天夠用嗎?」陳正宗笑言,「我一週工作7天,也休息7天。」

笑稱自己一賴床,晚上就失眠的他,堅持「日出而作」,通常清晨4點就起床,除了出國,幾乎天天進辦公室,他不認為自己是工作狂,而是休閒和工作融為一體,工作即休閒、休閒亦工作。

陳正宗將時間分成3區塊:教學、研究、服務。他指出,「這三者一體,例如:教導住院醫師用藥,學生會問:『老師您為什麼要開這個藥?為何不用那種?』此時,必須說出原因。畢竟藥物的發展日新月異,透過教學相長,邊學邊研究,才能教授學生最新知識。」

謙虛向病人學習
寶貴的臨床經驗

另外,他也常提醒學生「向病人學習」,要他們認真看待「臨床經驗」。例如:病人因服藥產生副作用而抱怨,醫師應誠心向病患道歉,並感謝對方告訴自己,讓自己學到珍貴經驗。不然,病患直接轉看其他醫師,自己也少了學習機會。陳正宗直言,「醫師要回歸濟世救人的初衷,否則會感到苦多樂少。」

陳正宗回憶當主治醫師第一年,一位病人前往巴拿馬,處理當船員的哥哥失蹤死亡事件,在國外躁症突然發作,家人束手無策,強制帶回台灣住院。經過治療,病患的病情漸趨穩定,出院前夕,家屬先帶病人回家住2天,做「適應治療」。白天病人一切如常,半夜竟發紺(因身體缺氧,嘴脣及四肢指端發紫),緊急送醫,住加護病房兩週才救回一命。

「精神科有些藥物會抑制呼吸,但這位病患的藥不曾換過,也不曾發生這現象,為何發紺,至今仍查不出原因。」幸虧處理得宜,至今他和病患一家人仍保持良好互動,病患的女兒移民澳洲後,每次返台必探望陳正宗;而病患本身情況穩定,偶爾焦慮,也會回來找他開藥。

不只醫自己專科的病
在機上急救心悸病人

「比起『院長』或『理事長』,我更認同『醫師』角色。」陳正宗打趣道:「有人迷戀頭銜,以為當了『官』,進電梯就該等別人替他按樓層,但當電梯急速下墜,大家命運相同,官大不一定命大。」

此外,他強調自己認同的是「醫師」角色,而非「精神科醫師」一職,醫生不能忘掉救人的職責,更不能只會醫自己專科的病。他相當讚賞總統府副秘書長葉金川隻身進入和平醫院對抗SARS。當時不少外科醫生認為,「我不懂SARS,為何要去照顧病患?」但他認同葉金川,直指「身為醫師要盡全力救人,即使戰勝疾病的勝算不大,仍要全力以赴。」

當時,擔任高醫精神科主任的陳正宗,也帶領住院醫生去小港機場看發燒的病患,幫忙鑑別診斷。SARS經驗也讓衛生署發現,醫學的分科不能太強調「專業」,應加強住院醫師一般醫學的訓練,「我贊成、也如此期待我的同仁。」

像有次,他搭飛機返國,機上有人心悸,他毫不遲疑上前協助治療。當空服員要求他簽名具結,他簽了「高雄醫學大學附設醫院醫師陳正宗」,座艙長要求他註明所屬科別,聽到他是精神科醫師,驚訝的問:「你怎麼懂這個?」他才正色向她說明,醫學原理一致,基本急救也相同。

陳正宗強調,「醫生在養成過程都要學基礎能力,分科後也許有些技術不夠熟練,基礎能力卻是必備的。」像他太太是神經科醫師,縫合的技巧令他佩服,但若是CPR或急救,兩人能力無分軒輊。

冷靜面對孩子憂鬱症
用愛尋回人生著力點

對於精神醫療網絡,陳正宗認為,社工、心理、醫護、學校輔導體系、療養機構缺一不可,才能將精神疾病防患未然。他娓娓道出大學畢業的兒子,國二時曾因課業壓力大而罹患憂鬱症,蹺課蹺家;高中時網路成癮,常多日沈溺網咖,若不是所有體系支援,他沒把握能找回孩子。

精神科醫師的孩子竟罹患精神疾病,是陳正宗人生中重大的挫折。「孩子受挫變成如此,大人不能再怪東怪西,應先尊重孩子的決定。畢竟,我太寵孩子,從小沒培養他們挫折容忍力,我必須先改變,才能改變孩子。」心痛之餘,他冷靜面對問題,陪孩子度過低潮、找回信心。

之後,兒子服了一年半抗憂鬱藥,在家人陪伴下,終於走出幽谷。「孩子的成長過程,有他們難以承受的壓力,父母不可因忙碌而逃避責任。」陳正宗指出,很多醫師無法面對自己孩子「精神生病了」,可是,愛面子無法解決問題。「精神疾病存有『污名化』的問題,許多人無法百分之百接受,還好目前能上檯面談,這是我所樂見的。」

愛孩子、愛家人
是不能等的事

至於陳正宗最大的精神支柱,即是擔任神經內科醫師的另一半。「我們兩人組合是:瘋子娶神經!她一定要睡飽,否則沒法做事;我喜歡吃,沒吃到美食,就提不起勁。」他幽默描述兩人的喜好,平凡中可見相互欣賞、信賴和包容的默契。在他眼中,太太是全世界最好的廚師,「不用煮的,用點的,但我想吃哪國料理,她都有辦法變出來。」

在陳正宗的人生排行,有些事不能等,第一是愛孩子、愛家人,第二是愛學生、愛別人的孩子。他深感現代孩子面臨社會快速變動,承受莫大壓力,曾任高雄醫學院學生輔導中心主任8年,任內沒有孩子自殺成功,就是源於他的用心陪伴。除了大人要協助孩子過規律的生活、充足的睡眠、均衡的營養、運動、休閒,最重要的是,要「教孩子懂得求救。」

相關文章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