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會員專區 登出
首頁 人物報導 明星藝人 孫翠鳳》好好治療,就能走出憂鬱陰霾

孫翠鳳》好好治療,就能走出憂鬱陰霾

出處/ 2000年10月/第177期 
採訪整理/
瀏覽數 : 4379
收藏 瀏覽數 : 4379
孫翠鳳》好好治療,就能走出憂鬱陰霾

螢幕上樂觀開朗的孫翠鳳,曾不意患了現代文明病「憂鬱症」,幾經煎熬挫折,如今,她走了出來,學會好好善待自己,也重開一扇屬於她的幸福之窗。

在觀眾的心中,明華園當家小生孫翠鳳向來有著超人一等的好形象,與正面、積極的樂觀性格,但是你可能想不到,像孫翠鳳這樣擁有成功事業、美滿家庭,似乎無所憂慮的人,多年前竟也患了憂鬱症,為了治療憂鬱症,她一度終止了所有的演出工作,體重也在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內,下滑了近7公斤。

可是治療休養後,如今,孫翠鳳又開始活躍在她最鍾愛的舞台上,而且各方面的表現也都比以前更亮眼、更出色,就連整個人的氣色,也因休息調養後顯得容光煥發,越變越美麗了!也許您會好奇,這是為什麼呢?難道孫翠鳳有什麼神奇的抗憂鬱症祕方嗎?

如果您認為憂鬱症的痛苦,只有得過憂鬱症的人才能深刻明瞭,那麼就讓孫翠鳳知無不言,以過來人的體驗,和您一同分享成功戰勝憂鬱疾病的心得。

最愛的舞台成為桎梏枷鎖

說到自己如何發現患有憂鬱症這個問題,孫翠鳳老實地表示:「起先我自己也不知道,只是單純地以為又是心臟犯了老毛病!」

因為先天患有心臟半膜凸起的症狀,所以孫翠鳳在屢次發生心悸的情況下,首先想到的就是向心臟科醫生討救兵,但幾經詳細檢查後,醫生確認孫翠鳳的心臟這次沒有問題,而孫翠鳳也如同時下的上班族一般,滿腦子惦念的只有工作,是個不知愛惜自身的工作狂,因此,她便很慣性地忽略了身體其他系統所發出的警訊,又開始不分晝夜地卯起來為歌仔戲拚命。

「以前只要站在舞台上,就是我最快樂的時候,後來我生病了,累到無法動彈,可是仍然不敢向團裡請假,因為我先生是團長,我又是主角,實在不敢耽誤大家的演出機會,以至於到後來,只要聽到『登台』就成了我最大的包袱。」

靠意志力撐起的一場場表演,因人情壓力推卻不了的一次次巡迴演出,不快樂的情緒不斷累積,直到最後,沮喪感終於膨脹到使孫翠鳳承受不起,焦慮到食不下嚥、夜不成眠,需要靠服用腸胃藥來幫助飲食,吃鎮定劑才能安穩休息的悽慘地步。

「我也找過很多腦神經醫生和腸胃醫生看病,可是當我看到他們一個個開出來的報告都是『無異常』時,我的第一個感覺就是:『那這樣我會不會死?!』」對病情的未知與恐懼,讓從未遇見這樣情形的孫翠鳳,嚇得把自己的印章、存摺、私房錢悉數交給老公陳盛福,並囑咐他如何善用這筆存款在歌仔戲薪傳與興建學校上。

直到一天半夜,孫翠鳳在身、心知覺都已處於分離的極糟狀態下,她亢奮不止的腦子,還硬要拖著疲累不堪的身體,在清晨5點鐘,半似逃離地奔出家門,到對面的學校透透氣、走一走。

「我覺得非常幸運,就在那天早上,我碰到了一位校長,那位校長是位癌症病友,他在聽完我的敘述後,很中肯地建議我:『在你找不出身體的病因時,何妨去找個精神科醫師看一看?』」

對精神科不存偏見,也認為心理生病了就該去找專門的醫生診治,沒有什麼好羞慚或被人撞見的不妥,孫翠鳳當天一回到家中,生平第一次請先生晚5分鐘上班,要先生支持並協助她到精神科就診。

善待自己的優質病人

經由醫生的診斷,孫翠鳳得了憂鬱症是一項不爭的事實,「為了治好我的憂鬱症,我很聽醫生的話,對他下的命令、處方,非常認真地配合與執行。」孫翠鳳一天4次,遵照醫生所開的用藥時間準時吃藥,並且改過以往不正常的作息習慣,每天早睡、早起,於固定的時間由女兒陪駕出去運動,且一定挑在濃蔭蔽日的大樹下,暢快、輕鬆地舒展身心、活動筋骨。

孫翠鳳很感恩地說:「我這應該算是因禍得福吧!因為我比別人幸運太多了,居然可以這麼早就得到憂鬱症,而不是到了老年才患上這種病!」孫翠鳳會有這樣的體認與感慨,主要是在每週一次的門診過程中,親眼目睹了許多憂鬱症病患與家屬的痛苦及艱辛處。

「我在候診室等待看診時,常常看到父母帶著子女,或哥哥帶著弟弟來看病,而每個患者的病況都不同,有的會一直自言自語,表情生氣地好像在罵人,有的卻一直想逃跑,要家人不停地在一旁看護才能把他守住,請醫生替他做治療。」孫翠鳳很難過地道出:「在那個時候,我才了解,為什麼得到憂鬱症的人會有勇氣把美好的生命結束掉,原因就是那種痛苦是真的苦到、痛到連自己都無法控制!」

借助宗教力量覓得心靈的平靜,由家人親情的支持明瞭自己並不孤獨,孫翠鳳覺得這是幫助她渡過憂鬱症恐慌期最大的兩根精神支柱。另外,聽從醫生的叮嚀,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也不要過於要求凡事非得做到盡善盡美100分、學會改變自己的認知、懂得排除釋放內心不滿不愉快的感覺,孫翠鳳認為,這才是徹底脫離憂鬱症、邁向幸福健康人生的必勝祕訣。

「因為我的血型是A型,所以很容易壓抑,可是在得到憂鬱症後我改變了,我現在會跟自己說:『十件事只要一半做好就可以了!』而且我不再像以前一樣,在接受老公、女兒全家人的情緒後,自己還不敢有喜、怒、哀、樂的反應。」

孫翠鳳不但以憂鬱症當法寶,要先生禮讓她、體貼她,不再給她過多因工作而生的要求與苛責,同時也乘機對一雙女兒施行了機會教育,使她們對憂鬱症的認識,擁有正確的觀念,並了解該如何關心、收放自己與他人的情感,以便今後不再那麼容易受到憂鬱症的侵擾。

收穫比失去多的心靈經驗

孫翠鳳在持恆地服藥與運動下,憂鬱的病情很快就有了明顯的改進:「其實在吃過藥的第二天,我就有了感覺,因為本來要是再遲一點,就覺得自己已經是活不下去了!可是看過醫生、用過藥後,我的身體就自動恢復了吃與睡的功能。」

三個月,只有短短的三個月,孫翠鳳的就醫頻率就由原本的一週一次、兩次,進步到現在一個月只去一次,而且用藥的狀況也逐次減少,改為一天一次就夠了。孫翠鳳不厭其煩地一再提醒、關照:「醫生開的藥一定要按時吃,而且千萬、千萬不能自己亂停藥!要信賴醫療體系,他們絕對能把你的憂鬱症治好!」

治療後,孫翠鳳的體重回升了5公斤,她很開心地說,自己是為了愛美,所以刻意控制體重只停留在50公斤左右。另外她也不急著一下抓回太多工作來做,她只想在自己最舒服、輕鬆的情況下,適當地做事,「我現在偶爾會偷偷懶,把某件煩人的事丟在一邊,去泡泡澡、跟自己的身體說說話,或做做自創的心靈體操,好好地疼愛自己,把身上不該有的壓力丟掉、拋除。」

生病過後,孫翠鳳的感想是,憂鬱症並不是如洪水猛獸般的可怕,也不是真的會要人命,只要你有毅力、愛自己,願意心無芥蒂地視憂鬱症為普通的心靈感冒,並且主動、積極地求醫,按部就班地確實遵行醫生的指示去服藥、改善躁慮的生活步調,憂鬱症一點都不嚇人,也不值得害怕。

善良的孫翠鳳爽朗地直說,自己能得到憂鬱症真是太棒了,因為對她的人生而言,患病的經驗與結果,是收穫比失去還多,而且也讓她找到另一門該為社會出力、做公益的項目:「我希望我得憂鬱症的事情可以做為一個引子,讓更多的人,更充分地認識憂鬱症,並且也讓政府與民間企業團體重視與出面,願意合力推廣憂鬱症的教育與相關問題,因為只有大家各盡其力,整合足夠的資源,才能將憂鬱症這個文明病的真面目,健健康康地攤在陽光下,讓我們不再畏懼!」

相關文章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