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會員專區 登出
首頁 人物報導 企業家 巧思編織雲想衣 竇騰璜的霓裳世界

巧思編織雲想衣 竇騰璜的霓裳世界

出處/ 2000年8月/第175期 
採訪整理/
瀏覽數 : 2797
收藏 瀏覽數 : 2797
巧思編織雲想衣 竇騰璜的霓裳世界

1985年,竇騰璜捨棄深具前途的電機系,改選當時被認為是女孩子家念的服裝設計科,竇騰璜笑言,電機系雖有遠景,但是自己沒天分;做自己有興趣的事,才能激發自己更上一層樓。而今,竇騰璜已在國內設計師品牌佔有一席之地,不汲汲於宣傳、成名的他,強調只要在自己的專業上潛心耕耘就會被看見。他,果然被看見了。

 

都說了,人過了30歲就要替自己的容貌負責,自認不美的,便要多讀點書充實內涵,以氣質取勝;太過嬌豔的,則可素肌素顏,以一種出水芙蓉的剔透感,凸顯自身優越的本質。但如果書來不及讀,光滑潔淨的皮膚還未保養完成,而30的警報聲已隆隆作響,那愛美的你又該怎麼辦呢?


台灣新一輩頗知名的服裝設計師竇騰璜說:穿我的衣服,它能將你的個性與自然美襯托出來!


沒錯!穿衣服的美學,在百花撩亂的現今,似乎比百年前更為多元與意見分歧,個人所認同或嚮往的美感,已不復往昔那種勇猛追隨所謂時尚大師的行徑,一窩蜂認為:「天下皆知美之為美,斯惡已。」的情況,來得那麼絕斷與不可動搖。就如同民國58年出生,隸屬'95年後一批的新銳服裝設計師──竇騰璜所言:我心中認為的「美」與「好的服裝設計」,關鍵在於「如何表現出自我的風格」,與「繼承傳統,融合現今」的創發概念。


以活潑、大膽、年輕化為取向的竇騰璜品牌(STEPHANE,DOU TENG-HWANG),不同於前輩的思維方式,將受眾的年齡層設定在30、40歲上下,背景以具較高消費能力的粉領階層為主;反倒將自己服裝設計的對象定於20歲至35歲,及18歲到30歲兩個階段,並於產品價格的定位上,明顯地走較普羅、任學生或剛步入社會的新鮮人都買得起的一般模式。


細細推敲,剛邁入30歲,已而立之年的竇騰璜,是否在競爭激烈的設計師品牌市場上,有其獨特的經營理念或翻新見解,使得他的服裝能在短短的幾年間於國內佔有一席之地、受到歡迎?很意外的,竇騰璜給人的答案完全沒有一般設計師給人意氣風發的刻板印象,甚至連態度都只是羞赧,輕輕地露出一抹青澀的笑容,緩緩說著:「我一開始並沒給自己設定什麼巨大的目標,只是隨個性給自己比較多嘗試的機會。」

 

初試啼聲即勇奪服裝設計新人獎

看著竇騰璜如此謙遜地表示,實在很難相信,在還沒學服裝設計之前,竇騰璜所讀的科系竟是挺陽剛的電機系,而且在進入實踐家專就讀後,他曾以二年級在校生的身分,參加了全國服裝設計新人獎的大賽,並於大賽中贏過大自己幾屆的學長、學姊,與許多已在業界成名的設計師,奪得了1988年第四屆新人比賽的首獎頭銜。


對於過去英勇的種種,竇騰璜輕描淡寫地認為,這一切是再自然也不過的事了!因為電機對他來說是「完全沒有感覺」的一門學問;而單純的因為喜歡,所以選擇了「不討厭,又有點興趣」的服裝設計為未來出路。至於會得到設計的首獎,那純粹是「十分偶然」,但也可能是在家看多了以裁縫為職的母親工作,在耳濡目染的薰陶下,比同儕多了一份對設計的概念,與在實務方面的製作技巧。


不同於國外,那些受人崇拜、尊敬的名設計家多是男性的天下;在國內,從老品牌夏姿,到'85年後成名的溫慶珠、陳季敏等,幾乎耳熟能詳、讓人叫得出名號的設計師,都是青一色的女性佳人,偶遇有男設計師出線的情況,還真是鳳毛麟角的殊異。故此,在15年前,男生要讀服裝設計雖非標新立異之舉,但總還是要有那麼一點點與眾不同的大膽魄力。


但竇騰璜,一個天真浪漫的大男孩,卻不知道針線有什麼好畏懼,因此更不怕未來自己做的衣服討好不了愛美人的心,會慘遭餓肚子的命運,仍義無反顧、心甘情願地選擇了當設計師,靠服裝這一行來掙飯吃;所以在稱不上慎始的起點上,竇騰璜的彩衣編織夢,鐵定是要付出比一般男孩在其他行業中,要面臨及承擔更多的辛苦。


「剛開始,在實踐畢業以後,我們常拿自己設計的衣服到一些商店毛遂自薦,希望別人寄賣我們的衣服;那時算是比較可憐!因為我們還沒沒無聞。爾後,我當完兵,和張李玉菁(同學、夥伴兼親密愛人)一起成立了一間小工作室,這時自己做衣服(手工)的情形,就常常發生。」


為了順應媒體需求,竇騰璜今年成了金曲獎上,替影星們服裝造型品頭論足的入幕佳賓;別光是看隱身在麥克風後面的竇騰璜一副毒舌派的模樣兒,好像當設計師真的好過癮、好威風,其實,撇除了這些光鮮亮麗的外在,在沒背景、沒資源相助的情況下,一個剛起步的設計師新手,或尚未成名的設計師,必定都曾經歷過校長兼工友的苦情歲月,甚或設計師兼業務員、縫紉工等媲美阿信的苦修之路。


1995年對竇騰璜而言,是一個新契機的開始:「這年力霸百貨改裝成衣蝶,而衣蝶剛好有空間給新設計師設櫃,恰巧我之前曾和力霸合作過,所以就成功地進了百貨公司,且我們的品牌一上櫃,銷售成績就很不錯。」
沒有旺盛的企圖心,凡事抱持船到橋頭自然直的心態,竇騰璜講不出來自己經歷多少重大的困難,反正,就這麼一步步、遇到問題迎刃而解地走到了現今,形成目前旗下有兩名設計師、7位行政業務人員,加上外部櫃台小姐等約近30多名員工的中型服裝設計公司。

 

愛麗絲夢遊仙境,十足E世代

在國內屈指可數的設計師品牌中,若非以濃厚的中國風為服飾主軸,就是以華麗、彰顯女性曲線為設計調性,且一般掛有設計師大名吊牌的服裝,其質料都比較固定於絲、麻、紗等高級質感的素材,顏色也較偏向沈穩的黑、白、灰、咖啡等為基調。可是竇騰璜的服裝就非常的不一樣:「我認為黑、白色系是永遠不會退流行的……但是,我想服裝應該是反映生活的一面,且作品要有時代性。」


平常以閱讀報紙、雜誌找靈感的竇騰璜,今年春夏裝的服飾大量使用了人工化的色彩,將一種類似透過電腦銀幕才能看出的透明顏色(俗稱果凍色),如粉藍、粉紅、黃橙等作為衣服的色調。


竇騰璜將這一季的服裝取名為:「愛麗絲夢遊仙境」。看著有塑膠質感,蕾絲、亮片鑲綴的針織薄衫,竇騰璜不脫童稚之心地說:「我想把世紀末的頹廢拋除,而把地球人美麗的幻想帶到外太空,再將外太空美好的回憶帶回地球。」聽著竇騰璜的解說,很確實的感受到一股向E世代靠攏的新設計觀點,正在突破已往窠臼,朝服裝界的舊勢力慢慢滲透、蔓延。


「我希望我的作品永遠有東方的東西,當然也必須和時代結合……,這路線勢必是融合的。」竇騰璜筆下的設計概念幅員雖然很寬,嘗新的勇氣也很充沛,但他依然對所謂文化、傳統的歷史美感,抱有極高的敬畏之心。


「就好比之前,當我想設計有關東方或中國的服裝時,我會跑到故宮去找靈感。」竇騰璜表達:創新與維護傳統文化,是生為台灣設計師必須永續經營,不可遺忘的終極概念。

 

專注於新裝設計,不作其他遐想

曾經每天工作15、16個小時的竇騰璜,細數著設計師操煩、難為的一面:我們每年的時間表都是排得滿滿的,比如6月底要去選擇明年春夏裝的布料,到9月則要進入設計的階段,而再隔年的1~2月,就要舉辦春夏裝的發表會;但這中間秋冬裝的設計時間表與推出檔期,也是穿插在其中,必須按部就班進行的。說完了一年的工作進程,再來就是工作量了:「為了迎合百貨公司的要求,我和張李玉菁兩個人,一年中約莫要設計近600款的新裝,換算起來,也就是平均每天要設計1.65件的新式樣。」另外「百貨公司為了買氣,多半會要求專櫃的架上,衣服要掛得很滿、很緊!」竇騰璜習以為常地解釋,設計師常被偌大的工作量,逼使得過著非常人般的生活,並且腦子好似陀螺一般,必須24小時不停地轉動、運作,才能趕得上季候交替、新裝上市,與消費者挑剔口味的種種苛求。


提到在百貨公司設櫃,這個不是一般設計師能擁有的際遇,竇騰璜表現得並不如想像中那般抱持著開心的喜悅之情,反倒是聽了他說出的話,讓人感到有點無奈和憂淒。


竇騰璜有點像小媳婦兒,又有點義憤填膺地一古腦兒列舉和比較,國內設計師品牌和國外設計師品牌受到的差別待遇:「百貨公司都比較優惠國外場商。國外一些知名的大廠在百貨公司設櫃,不但百貨公司不要他們付裝潢費用,同時他們賣衣服的抽成也比較低,而且國外廠商沒支付的裝潢費用,還要國內的廠家平均分擔。」


難怪當問到竇騰璜:如果不做服裝設計師,你會去做什麼樣的工作?他會很燦爛地笑道:「我會去賣維尼熊!」


沒有堅持、就不會成功!沒有實力、就不會出頭!為了維持自己創意的完整性,這幾年來,竇騰璜拒絕了不少企業家投資合股的建議:因為很多的老闆他的成就感是來自數字的,可是服裝設計也是一種創意、藝術,所以中間一定會有一些變數,不是那麼固定,每一次都一定能照預計或期望那樣賣得很好。


達成了一個目標,再往下一個目標走,竇騰璜不甚積極的事業心,乍看之下好像缺乏鬥志與理想,但誠如他自己所言:「看到太多人在這個行業起伏,今天你也許很紅,但明天或許就不見了,所以對我來說這實在沒什麼意義!」因此,還不如務實、謹慎地將重心放在每一季新裝的設計上,來得更踏實、快樂,毫無遐想作祟的虛榮壓力。

 

閒時壓馬路,隨時畫下靈思巧動

會隨身帶著一個小本子,隨時記錄下創作靈感的竇騰璜,不喜歡進出聲色場所,或混跡各大PUB,反而比較喜歡上健身房做做運動,或有空壓壓馬路、翻翻有關室內設計或建築的書。個性溫和,說話有點秀氣的他,不必問,也知道是個員工愛戴的好老闆,難怪在大風吹、跳槽風氣頗盛的服裝界,竇騰璜工作室的成員一點都沒有浮動的躁性,且多半一待就是8、9年,每個都成了和竇騰璜相看兩不厭的老夥伴。


外表有那麼一點點另類、大膽,內在卻十分內斂、斯文;這位本人不誇張,設計的衣服卻出奇花俏、調皮的設計師竇騰璜,酷愛天馬行空的想故事,並將故事的綺麗內容延伸到他的作品上,透過顏色、圖案、服裝材質的表達,繼續和大家講述一則則他新發明的有趣故事。就好比在'97年,竇騰璜以香港回歸為主題,在那年秋冬的毛衣上,靈巧地將中國古老的刺繡女紅,繡在粗粗的毛線上,造成另一種視覺的美感與內涵。


沒有80年代女性主義刻意強調的中性,也不賣弄90年代女人味的風騷瑰麗,竇騰璜以新世代男性的觀點,看到了今天的女人獨立自主、認真工作的美麗一面。他希望自己設計出來的衣服,是多一點知性、多一點個性,能輕鬆、自在地讓女孩們搭配,並且在不同的場合中,因穿著竇氏品牌的服裝,都能愉悅自信地展現出自我獨特的風格。


為了追求美、宣揚美,服裝設計師這個行業肩負了每個世紀人對美的渴望與認定。也許以台灣設計師現今的作品,很難達到席捲世界、造成什麼風靡全球的潮流,但是時尚的風向一直是詭譎多變的,就像歐美近幾年颳起的一陣中國風,就讓我們見識到,台灣設計師們多年的堅持努力並沒有白費,也非故步自封。


為了讓竇騰璜或國內傑出的設計師能躍居世界舞台,請用最實際的方法支持他們,請多多愛用國貨!擁抱國內設計師的作品!

相關文章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