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會員專區 登出
首頁 人物報導 企業家 陳正然簡單自然就是健康

陳正然簡單自然就是健康

出處/ 2001年3月/第181期  
採訪整理/
瀏覽數 : 2689
收藏 瀏覽數 : 2689
陳正然簡單自然就是健康

一支健康產品的電視廣告中,外型樸實、具親和力的年輕人,清晨起來習慣先喝瓶優酪乳,然後騎著腳踏車上班,展開他一天忙碌的生活。如此簡單、自然、健康地迎接一天的開始,正是創立全球第一個華文入口網站,蕃薯藤網站執行長,陳正然的真實生活寫照。陳正然在1994年底創設蕃薯藤之前,已經是小有名氣。他畢業於台大社會學研究所,長期關懷本土文化,學生時代十分積極參與社會運動,還曾因獨台會事件差點入獄。               

 

善於敏銳觀察社會脈動的陳正然,在90年代初期,早已嗅到網際網路可能為台灣帶來一場通訊革命,他當時即直覺認定「這會是下一世代的媒體」。1993年,他和昔日同窗蕭景燈捲起衣袖,全力投入網路世界,創辦具濃厚人文色彩的蕃薯藤,希望透過掌握威力驚人的新媒體,替台灣建立本土資料庫,並且為弱勢族群發聲。

 

陳正然相信網路是窮人的子彈,也因此,蕃薯藤網站對公益團體的服務,未減反增。「921」大地震發生時,蕃薯藤迅速動員,將國外相關救援和重建等資料翻成中文,放在網路上,甚至將當時國內的災後情況以英文版發出去,希望能引入更多國外的注意與支援。

 

即使蕃薯藤在1998年基於策略考量,轉型為商業經營模式,陳正然仍一本初衷,不忘強勢媒體對社會應有的責任。「蕃薯藤在轉型過程有很多討論,其中一個共識是,不放棄公益服務這部份。」陳正然語氣堅定地說。

 

從創業初期2個人到現在250多名員工的規模,今年7歲的蕃薯藤,依舊活力四射。前年,蕃薯藤完成增資,順利進入大陸,繼續往全球市場挺進。陳正然相信,「未來網際網路發展趨勢,在全球華人市場。」

 

陳正然經常穿梭兩岸,行程相當忙碌,我們花了一番功夫才敲定採訪時間。為了讓讀者能更貼近了解陳正然,並且符合陳正然簡單自然的風格,我們採取不假雕飾的問答行文方式,呈現陳正然最真實自然的一面給讀者您。以下即是陳正然對健康養生、休閒生活、蕃薯藤網站經營管理的獨道見解。

 

簡單的吃+自然的動=健康

Q:怎麼會願意當優酪乳的代言人?

 

A:統一是我們長期的好朋友,當初我並不清楚他們的idea,事實上很多人都不知道我在喝優酪乳,一個機緣下他們來找我,我就幫忙了。另方面對我也算新鮮的經驗,就成了他們的健康產品代言人。

 

Q:你怎麼看「健康」這件事?

 

A:我覺得健康不要刻意去做,很自然地吃東西、運動,就是健康。有些人平常開車慣了不運動,然後花大錢上俱樂部。或者花很多錢吃了胖一公斤,再花很多錢請人幫你減掉一公斤的贅肉,這很不自然。

 

也有很多人愈來愈習慣即使很短的距離,手一招就跳上計程車。計程車跳一次錶的距離是1.2公里,也就是1200公尺,你想想我們唸書的時候,從校門口走到教室,恐怕都比這個遠。許多人一離開學校後,就不願意走路了。

 

其實在街上走路很有趣,可以看到很多不同的人,看到各種各樣的生活方式在進行。如果你老習慣在車內,每天走同樣的道路往返住家和公司,其他地方對你而言將變得很抽象。

 

Q:可是現代人生活很忙碌,哪有時間運動呢?

 

A:如果把每天的活動歸類,其實還是有時間運動。譬如上下班搭公車,多走一個站牌再搭車,其實時間差不了多少,一個站牌的距離待在公車上也是塞車。或者假日去買東西,儘量不要開車,家裡擺一部腳踏車,假日外面車少,空氣也較好,騎著腳踏車去濱江市場、建國花市買東西,一路上會有不少有趣的發現。台北市並不算大,從家裡到附近採買,頂多30~40分鐘,騎慢一點頂多50分鐘就到了。

 

Q:你自己的作法呢?

 

A:我到現在都還是騎腳踏車上下班,大約花50分鐘。我覺得走路或騎腳踏車是非常好的運動,它不像其他的運動像打籃球,必須相當全神貫注在這件事情上,不能分心。走路或騎腳踏車最大的好處是可以想事情,因為速度不快,一路上可以發現好玩的事,看到原來有人住在怎樣的屋子過生活,隨時可經驗到和自己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而且幾乎什麼路都能走,不必擔心單行道或停車之類的問題,想看就停下來看。

 

Q:你曾發現過什麼有趣的事嗎?

 

A:當然有,經常有驚喜。我每天騎的路都不一樣,只要一碰到紅燈我就轉彎,彎進旁邊可能你一輩子也不會進去的小巷弄。有時會發現某條巷子內開著奇怪的店,或突然看到一朵開得很美麗的花,令你心頭一驚。如果不趕時間,我隨時可以很方便地停下來觀賞,而且會漸漸知道哪個地方賣些什麼東西,你的資訊會愈來愈豐富。

 

旅行能放鬆心情增長見聞

 

Q:你平常如何解除壓力?

 

A:旅行吧。我喜歡趁出差的空檔去旅行,走在陌生的城市會有很多驚喜。有的時候會為了找某個景點而走錯路,這是以目的來說,才會說「走錯路」。如果從認識這個城市來看,不是走錯路,而是又多看了沒預期到的東西,算是賺到了。我認為,不必精心刻意去規劃的旅行會更有趣。

 

Q:聽說你常打太極拳,這也是面對壓力的另種方式嗎?

 

A:中國拳術是很特殊的中國文化,強調放鬆,可幫助你從不同的角度看事情。以前學生時代花很多力氣在這上面,我的拳術程度還滿深的。現在比較少打,因為如果要把它變成一件很嚴肅,並且專注認真做這件事的話,對現在的我來說太累了。我覺得自然就好,不論運動或休閒,儘量不要使它成為生活中另一個負擔。

 

例如旅行,最大的負擔就是你非看到預設的景點不可。就像到美國黃石公園,非要看到公園的噴泉不可,如果沒看到還得等40分鐘才有,想去別的地方又怕錯過,走也不是,站在那裡等又太無聊,這太累了。我幾次去黃石公園,等著看噴泉的觀光客,10個中有7個人來自亞洲,問他們對黃石公園的印象,就是噴泉。其實黃石公園是很大的自然保育區,裡面有非常多值得看的景物。

 

尤其夏天,草地上所有的花都搶著開,各種生物也都很活躍,因為冬天酷寒,積雪很深,生物的生命力到了夏天很旺盛。黃石公園裡面有座池水,非常清澈,走近一看,會發現裡面非常多的魚游來游去,就像我們下班時從捷運走出來的人群,密密麻麻,如果你不仔細看,光線打在水面會產生反光,你根本看不出裡面有這麼多的魚。這就好像你的心不靜,你會什麼也看不到,心淨空了,才能再填東西進去。

 

現代人已經習慣把自己切成一塊一塊,自己就活在其中一小塊裡。有些人習慣整天以車代步,然後在車內裝最好的音響,窗戶一升起,台北空氣是冷或熱,你一點也感受不到。我早上騎車出門,迎面而來空氣的味道立刻聞得到,一出去就知道天氣慢慢回暖,春天來了。

 

有些人旅行習慣帶一本書,隨時拿起來讀,我覺得除非必要,否則不要帶書。

 

因為從機場到旅館,一路上很多地方都有書可以買,我通常會隨便抓來看看,因為這些東西如果在我原本的生活領域,可能根本接觸不到。你應該給自己更多機會,explore在不同的生活經驗之中。如果你習慣去誠品書店,你會發現從一進門口,老走同樣的路徑,停在同樣的櫃子前看書,你幾乎沒機會看些從來沒看過的東西。

 

旅行也是如此,有些人很喜歡在飛機上捧著小說看,偏偏看小說需要很專注,於是一路上,你所有的注意焦點就是這本小說,晚上到了旅館沒事做,又再度拿起小說繼續看。一趟旅行下來,你雖然讀完一本鍾愛的小說,不過,你也錯失許多風景,漏失一路上其他的可能經驗。

 

媒體應該要有一定的社會責任

Q:1998年蕃薯藤從非商業組織,轉型為商業組織,對充滿社會關懷的你,這中間有過什麼困擾嗎?

 

A:蕃薯藤轉型中,決策核心成員做過很多討論,其中有個共識,公益這部分是蕃薯藤不可能放棄的,除非有一天被其他公司吞併。網路作為新世紀媒體,影響力不容忽視,社會責任絕對要擺在很優先的位置。

即使轉型商業經營,我們的首頁仍然一直保持與公益團體的連結,比如殘障者網站,網路可說是殘障者最好的行動工具。路上的人行道崎嶇不平,好不容易設有殘障者通道,可能又被摩托車擋住,輪椅過不去。有些公家機關或公共場所門口美其名有斜坡,我想設計的人一定沒去現場看,那種斜坡只是將梯子削一塊,輪椅很難推上去。國外的設計是呈U型,因為輪椅需要大一點的轉彎角度,殘障者才有辦法自己推輪椅上去。

 

所以,如果能提供殘障者更佳的網路使用,對他們來說,無疑是最方便的行動工具。

 

每到捐血淡季,尤其寒假,學生都放假去了,我們主動在網路上呼籲,其實很多網友很有心幫忙,只是缺乏資訊,我們就做這樣的服務。

 

蕃薯藤依據協定網際網路規則的全球中心做分級,他們有公布一套標準,叫做PICS1S。我們從1997年依標準針對內容特性分級,另外設小蕃薯入口網站,幫助家長和孩子做取捨,因為小孩子沒有能力在網路世界判斷好壞,我們必須為兒童教育盡點心力,將選擇的主動權交回使用者手中。

 

還有像色情、暴力、藥物或宗教信仰等內容,都要分級,目的無非是讓對的東西給對的人看。

 

網路和社會一樣,需要靠正式和非正式規範,維持秩序,裡面的人也要遵守規範,否則講了半天,色情光碟隨處都買得到,等於沒用。網路自律的工作,一定要全部的使用者一起遵守。

 

蕃薯滕的未來遠景

 

Q:蕃薯藤的未來呢?

 

A:我認為網路上有四種服務類型,第一個是內容(content)。要能更主動、更有效率提供消費者內容,甚至集結所有同類資訊,加值內容。例如想知道核四在吵些什麼,關心這議題的人會同時看中國時報、聯合報或自由時報,比較一下各方說法。在網路上只要鍵入「核四」,就可以同時獲得各方評論,直接分析比較。

第二個是通訊服務(communication),像以前手機只能用來打,後來可以傳短訊,甚至可以傳真或電子郵件,這就是整合型的通訊環境。

 

第三種是社群(community),依照個別興趣將使用者集合一起,同樣是NBA迷,你可以同時和來自各國的球迷在網上討論分享。同樣地,如果做同類的生意,也可以利用這個環境交換情報,在各處洽談訂單的業務員也能收到最即時的情報,隨時更改策略,有些公司可以與客戶連結,或者與公司的協力廠商交換意見。

 

最後一個是電子商務(e-commerce),各種產品在網上交易,提供服務。

 

我認為未來的競爭態勢還是在這裡,有辦法整合4c概念中其中幾項的人,才不會被淘汰掉。蕃薯藤會繼續將這四種服務做得更整合,入口網站更個人化,也就是e-media的概念。

 

另外,要將「虛實結合」做得更好,所謂虛實結合是把東西搬到虛擬的世界去做,做完後再以實體通路支撐虛擬的交易。譬如你買摩托羅拉手機,不是賣掉一個空機就沒事了,摩托羅拉公司將來可能陸續生產更新的配件,你必須能繼續提供新產品的服務,售後的維修也是,讓消費者可以在這裡很方便地整套購買。就像去百貨公司專櫃買國際牌的收音機,如果有一天故障了,消費者不會自己打電話找國際牌公司修理,而是直接回到百貨公司販售點。類似的消費行為在網路也是,虛實結合必須做這類的服務,要與使用者建立良好或更長遠的服務關係。

 

台灣不僅高科技產業要升級,所有的產業也需跟著升級,產業結構必然因此發生改變,有些企業的營運策略是,從國外引進知識管理措施,運用過去的資料或知識協助轉型,進行「資料採礦」的工作。

 

也就是說,透過網路收集消費者過去的行為,再進一步分類、分析,開發消費者有興趣購買的產品。例如透過網路,了解日本過去某一段時間曾大量流行藍色的鞋子,你可以去研究分析,為什麼藍色不再受消費者青睞,反而紅色鞋子賣得好,不然你花很多成本生產藍色鞋子,結果消費者根本不買。這些,蕃薯藤未來會做更好的整合,提升更強的競爭力。

 

Q:過去曾有人不看好蕃薯藤,即使轉型為商業經營後,仍不脫學術或社會正義,你自己怎麼看這件事?

 

A:過早評斷網路公司成敗,現在仍言之過早,而評斷某種經營模式的好壞,也經常是後見之明。我認為比較重要的是,對自己規劃的策略或目標,能不能確實地逐步做出來。就像你走了幾百公尺,明明知道前面的路要怎麼走,方向在哪裡,偏偏卡在你前面有條大水溝,怎麼也跨不過去,這跟vision無關,而是能力的問題。

相關文章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