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會員專區 登出
首頁 人物報導 溫馨公益情 嚴道大愛孕生命,公益暖人間

嚴道大愛孕生命,公益暖人間

出處/ 2000年12月/第179期  
採訪整理/
瀏覽數 : 1685
收藏 瀏覽數 : 1685
 嚴道大愛孕生命,公益暖人間

40歲以前,他一天至少吸兩包菸;40歲以後,他體認菸的毒害,戒掉了吸菸的惡習,並開始勸旁人戒菸。60多歲,他深刻感覺台灣公共衛生的不足,毅然和好友董之英先生創立「董氏基金會」,投入公益助人的活動。17年來,他在公益路上數不清的榮耀與肯定之外,本月4日將受頒「泰王最高三等司令勳章」,褒揚他多年來在拒菸上給予泰國的協助,他是董氏基金會的大家長,嚴道先生。

 

沒有菸鹼盤踞的台灣上空,天,清澈得好透明。

 

沒有菸管淤塞的指縫底,人,健康得好有活力。

 

1984年5月19日,董氏基金會以「尊重生命」為宗旨,在董之英先生慷慨捐資250萬美金,與嚴道先生熱心推動下成立。

 

17年來,作為台灣公益團體的先鋒,董氏基金會一步一履、一點一滴,不忮不求地在菸害防制、器官捐贈、心理衛生及食品營養等多方面健康議題上戮力以赴,企望在「促進全民身心健康」的目標上,為國人盡一份最大的心力。

 

如今,回顧以往種種,董氏基金會無論在推動社會公益、架構公益團體組織與執行運作成效上,皆成為國內民間組織中最傑出的一個標竿。提起這樣傲人的成就,董氏基金會的大家長嚴道博士露出他慣有的和煦笑容,謙和地說:「我們基金會只是在教人做好事,用好心去做好人;對於我們推動的工作,一定要抱持一種帶頭的熱心,很泰然地去做。在這樣的做法下能夠幫助多少人,其實我們也不計較了。」

 

善心善行源於幼時

嚴道博士,個頭不高,說起話來帶有一股濃濃的上海鄉音,今年年中甫歡慶過80大壽的他,絲毫沒有一些老人家的氣息,依然規律上班,精神抖擻,聲如洪鐘。

 

亞太拒菸協會尊他為「永久榮譽主席」,台灣全民譽為「現代林則徐」,孫越孫叔叔推崇為「台灣的希望、中國的希望,公益上讓人敬重的長者」,這些都是嚴道博士多年來,憑著一顆善心,全力投入公益活動所得到的佳評。

 

初探嚴道博士為何能做到如此良慈至善的地步,他馬上不加思索地回答:「這是天性!我從小就喜歡管閒事。」

 

嚴博士憶起小時候的生長環境,「我的grandpa育有九個子女,我的父親排行老大,我是家中的次子,在大家庭的孩子中也算是數一數二的老大哥。每每奶奶搖鈴,呼喊兒孫們來眼前發糖果吃時,我總會忘了自己兄長的身分,在奶奶面前爭先恐後地伸長手向奶奶吵鬧大叫『我還要!我還要!』但是這些糖,我卻從來都不吃的。」嚴博士笑道:「我向奶奶討來了糖果後,轉身便走到屋子的後院,到我們家傭人集散的地方,然後把手中這些糖果給了他們。後來奶奶也知道我這樣的心思,她也常常故意多給我一些小零食。」

 

遺傳到奶奶慷慨柔軟的心地,再加上家中衣食無慮的優渥環境,嚴博士樂善好施的本性自是如小樹抽芽,熱切蓬勃地往上突飛猛長。

 

到了大學時代,嚴博士的慷慨義行有增無減,由他領導帶動的樂捐活動 「 一碗飯運動」,還一度掀起上海所有大學同步響應,成為當時的一段佳話。

 

「那時我就讀東吳大學一年級,時間正值813對日抗戰的時候,有很多難民逃難沒有東西吃,我看了很不忍心,所以就在學校裡一個很小的基督教團契內,發起一天省吃一碗飯的運動,再把這一碗飯的錢捐出來,給難民買糧食。」嚴博士突發的小小善舉,居然一下風行草偃,在各個學校間引起了極大的回響,不久竟變成轟動一時的社會運動。嚴博士憶及,「最後自『一碗飯運動』中募得的款項,竟然大到我們學生無法處理,所以只好轉交教育部統籌發放。」

 

因「一碗飯運動」的成功,年輕的嚴博士悟得了一個寶貴的啟示:「一個人只要有心,想要為別人做點事、幫人家一些忙,應該都是辦得到的!」

 

戒菸是意志力的問題

嚴博士家族人口眾多,一間四合院的大厝不夠住,還得在大厝後方加蓋一間四合院,整個家族才能滿滿塞下。人多、地方大,漏洞自然也多,嚴博士坦率地說:「家裡的會客室到處都有菸,你去拿又沒人管,所以就想嘗試抽菸的味道。」

 

嚴博士依稀記得,幼年時他抽下第一根菸的滋味:「那味道真的很苦啊!」「可是尼古丁這東西很奇怪,它雖然苦,你卻一直想要test、test,到後來你就被它緊緊綁住了。」

 

小時候喜歡做老大的嚴博士,很懂得「壞東西也要和朋友分享」的道理,既然家裡的香菸取之不竭、又無人管理,因此嚴博士就大方地拿了許多的菸,到學校逼著同學們一塊抽。嚴博士搖頭嘆息:「我那時好壞!好壞!同學不抽我的菸,我還會不高興呢!」

 

一管50支的白色小菸捲,嚴博士很快就中了它的毒、著了它的道;自11、12歲起,嚴博士便成了受菸控制的俘虜,一直到40多歲戒菸前,他每天都維持至少兩包的菸量。

 

在40歲的壯年階段,嚴博士因長期大量吸菸的原因,導致氣管發炎、易患感冒及體力衰弱等毛病。雖然一直想要戒菸,可是疼愛嚴博士的太太,卻不忍心看他戒菸戒得太辛苦,所以先從吸菸減量這個動作做起。「嚴媽媽(嚴博士的太太,基金會上下對嚴太太的尊稱)那時准許我一天抽6根菸,我就聽她的話,可是沒兩、三天後,我又恢復到抽兩包的情況。」戒菸幾經波折,嚴博士終於想通了,「戒菸是意志力的問題!」嚴博士堅信,以他的個性沒有什麼事情是可以慢慢來的,錯就是錯,知道錯了就要下狠功,立即將他改過來。於是嚴博士捲起腕袖,在家裡開始清倉運動。

 

「我的倉庫裡有多少菸,我就把它都剪掉;有多少的打火機,我就用榔頭把它敲扁;有多少的菸灰缸,我也把它打破。我的朋友要我把這些東西送給他,我還跟他說:『這些都是不好的東西,我幹嘛要給你!』」

 

了解了吸菸的害處後,態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嚴博士在舉目無菸的狀況下,菸癮一下就戒掉了!

 

「拒菸團體」深入民心

當嚴博士60多歲自發性地由工作崗位退休後,與嚴博士交情深厚的愛國華僑董之英先生,為了感謝嚴博士幫他處理在台的法律問題,便在嚴博士的建議下,創建了「董氏基金會」這樣一個民間公益團體的機構。

 

在嚴博士的規劃下,分設了六個不同的領域,但卻以「增進國民身心健康」為基準的議題。這五個議題分別是:菸害防制、食品營養、心理衛生、器官捐贈、環境保護。而以一般民眾對董氏基金會的既定印象來看,「拒菸團體」這樣的代名詞,似乎很清晰地彰顯了董氏基金會在推廣拒菸觀念議題上的深刻著力。

 

翻開董氏基金會的簡介手冊,1991年由董氏基金會發動的十萬人連署「抗議美國輸出癌症和死亡」簽名書,將台灣人民對抗菸害的決心正式地躍然紙上。1992年,董氏基金會與亞太地區拒菸協會共同聯名,在美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等大型媒體上刊載:「勿讓友誼『菸』消雲散」的廣告,使美方政府終於放棄以301法案,強制要脅我國開放對菸品廣告的促銷門檻。同年,董氏基金會更邀請了前總統李登輝先生參與了拒菸廣告的拍攝,在中正紀念堂的廣場上,與2500位青少年一同對全民宣示:「向菸說不!」

 

1993年有鑑於青少年吸菸人口的增加,董氏基金會推出了漫畫家朱德庸繪製的「徐則林」先生、「徐則琳」小姐,作為杜絕現代菸害的代表人物。1995年國內9大航空公司在董氏基金會的要求下,比世界民航組織提早了一年,實施飛航全面禁菸政策。1999年迫使公賣局暫時停產520香菸………

 

多年來,董氏基金會以一個「拒菸團體」的公益形象深入民心,也的確在禁菸的議題上付出不少行動和社會貢獻。

 

幫助泰國抵禦菸商的侵襲

董氏基金會各項輝煌的拒菸成果,多年來累積得難以載數。但是,嚴博士的大愛精神卻不止於此。1989年由嚴博士本人扮演推手,集合了亞洲各國的企業家,共同抵禦世界菸草商與美國菸商的龐大勢力,於台北創立 APACT組織(亞太國家拒菸協會),該組織才成立不多時,立即接到了泰國政府的求助。嚴博士回溯當時的情勢,因為歐美國家拒菸風潮很盛,所以美國菸商便轉向亞洲國家傾銷菸品,而泰國就是受害國之一。

 

為了協助泰國政府對抗美國經濟制裁的壓力,嚴博士出錢出力,以台灣經驗、董氏基金會經驗,幫助泰國與美方周旋。「我那時派了代表,也親自錄了一捲演講錄音帶,在美國國會的公聽會上播放,向美方抗議。雖然最後GATT仍裁定泰國必須開放香菸市場,可是泰國政府卻保有了對菸品廣告的控管權。」

 

秉持這樣人飢己飢、人溺己溺的仁愛胸懷,泰國政府在日後WHO(世界衛生組織)於澳大利亞開會時,特別頒贈了一個榮譽獎項給嚴博士,感謝嚴博士無私的付出。

 

在1997年中,泰國原本還要頒授另一個象徵至高敬意的「泰王最高三等司令勳章」給嚴博士,不過由於中共的政治干預,這個獎項卻一拖兩年半,依然未送交至嚴博士手裡。但據最新消息指出,泰國大使館傅大使與盤古銀行總經理等人,已安排於今年12月4日,在泰王生日前夕的盛大慶祝酒會上,將此一遲來的獎項正式地頒贈予嚴道博士。

 

董氏基金會不只是拒菸團體

除了菸害防制的工作外,嚴博士為了打破迷信,開啟國人對器官捐贈的觀念,在1991年時,嚴博士無懼人言非議,採取釜底抽薪的辦法,他逐一親訪國內7大宗教界領袖,最後在星雲法師、證嚴法師、基督教台灣地區大主教、及一貫道理事長的認可下,完成「推動簽署器官捐贈卡」的活動。

 

另外針對兒童教育、小領袖培養及協助吸毒者遠離毒品侵害等,各種既側重向下紮根,又不忽略拓寬國人心靈視野的公益事項,嚴博士也都帶領董氏基金會的員工辛勤地參與著。

 

近來董氏基金會在「預防現代文明疾病侵擾」的行動上,觸角再一次地擴大。殷鑒於憂鬱症被預測為21世紀三大死亡性疾病之一,董氏基金會做在人前,比政府衛生單位的腳步又快了一步,預先將認識憂鬱症、正視憂鬱症與預防憂鬱症等實質的問題,清楚、不隱晦地攤在陽光之下,讓民眾自己去檢視憂鬱症的原貌。

 

嚴博士提起憂鬱症的危害,幾度哽咽地表示,他的前夫人即是因患了憂鬱症而去世的,而他的兒子在多年前,也曾受過憂鬱症的困擾,對人生之路一時喪失了信心,讓他憂心傷痛不已。且董氏基金會的創辦人董之英先生,與現今對董氏基金會各項公益活動皆大力支持的朱英龍董事長,他們自己或親近的家人,也分別受過躁鬱症、憂鬱症的侵襲,而飽嚐到天人永隔的至深哀慟。

 

用心體會生命的真諦

「人生是生生不息的,就如同四季,春天來了,冬天自然就過去了。」嚴博士對生命的熱愛即是如此,因此他寬容、慈悲、奮勇不懈地把握住活在人世間每分每秒的光陰,只求盡力無悔。

 

50多歲時,嚴博士動了一次大手術,切除了右葉的肺臟。四年多前在作身體檢查時,嚴博士又發現自己罹患了前列腺腫瘤的病症。

 

對於前者的手術,嚴博士驕傲地說,那是年輕時,為國家去日本尋找社會菁英回國加入抗日行列,在日本被當做特務、間諜抓起來關在牢裡後,被刑囚而打破右肺葉的光榮事蹟。對於後者,則是肉身抗拒不了歲月刻痕的現實結果。

 

保持愉快的心境,將名利視做蜉蝣蒼狗,這是心情上的保健。均衡的飲食,少吃肉、多吃蔬菜,適量的運動,規律的作息,這是身體上的保健。嚴博士自曝內幕地笑言:「我像女生一樣,愛吃酸的東西,也愛熱鬧和過生日。特別是,我最喜歡星期一了,因為每個星期一啊!我會跟嚴媽媽一起在基金會裡發各式各樣的小點心、小糖果;在開會的時候,大家還能在一起唱唱歌。」

 

說如沐春風,可能還不足以形容嚴博士給人的觀感。這位80年來沒有一朝一夕荒廢怠慢生命,一天過得比一天還充實的老人家,就像一條川流不息的河水,溫暖又踏實地將心中源源不止的善意,流送至你我的心房。嚴博士不佔己出地表明:「我的人可以過去,但是基金會必定是要永續的。基金會要一代一代地接下去,永遠做這些服務的工作。」

關鍵字: 嚴道董之英公益拒菸抵禦菸商
相關文章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