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會員專區 登出
首頁 人物報導 明星藝人 胡曉菁》憂鬱過後,跨步向前

胡曉菁》憂鬱過後,跨步向前

出處/ 2001年10月號/第188期 2001-10-11
採訪整理/ 劉安悌,圖/翻攝自《遠東科大流行音樂系》Facebook
瀏覽數 : 694
收藏 瀏覽數 : 694

她曾是偶像團體裡的一員,卻被說是最醜最胖的一個,之後罹患重度憂鬱症、暴食症,更讓她長達7年活在痛苦的深淵裡;然而,現在的胡曉菁已經走出陰霾,既堅強又積極,到底是什麼改變了她,讓她不放棄,不斷突破困境…...

彷若跳躍的音符,每當夜幕低垂、萬籟俱寂,閃亮的星星,是天際間唯一虔誠唱頌「黑暗亦即恩典」的光明福音。
胡曉菁,一個曾經紅極一時,貴為台灣少女偶像團體鼻祖──「星星、月亮、太陽」中的星星;卻因憂鬱症無聲無息的侵襲、干擾,使得她自人生的高峰處被迫中途退場、離席。

患得憂鬱症的初期,胡曉菁因無法自拔的內疚感,每天只能惶惑地躲在人群後、掌聲的隱沒處黯自舔傷;但如今,她藉由宗教的力量,正確的醫療治程與家人的努力協助,終於驅散久滯心中的烏雲,踏向另一段瑰麗的人生進程。胡曉菁以一個成功過來人的經驗,篤定堅信地告訴所有憂鬱症的患者與家庭:「不要害怕憂鬱症!只要你願意嘗試,就絕對能找得到一條重生的出路!」

以下是胡曉菁親口敘述,她在罹患憂鬱症這7年間的心路歷程。她慷慨、不怕受人嫌棄地舉出所有她曾經歷過的最糟情況,希望現今仍陷溺其中,備受憂鬱症困擾的朋友們,能像她一樣,給自己一個機會,再次昂揚站起,做一個健康快樂的正常人。

渴望愛小孩

「個性好強,要的求完美」是胡曉菁替自己憂鬱根源下的第一個判斷。

在青澀的少年時期,因為父母的離異,使得胡曉菁離開了自幼成長的環境,被拋入另一個新家庭(母親再婚),同時面對步入國中的尷尬階段。

當時就讀崇光女中美術班的胡曉菁,雖然對美術沒有半點興趣,同時繪畫天份亦十分薄弱,但為了達到母親所定的高標準,她在人緣中等的同儕中,終究因為與同學發生齟齬,遭到了殘酷的背叛。

「那時的我好自卑,我不懂為何自己的痛楚(沒有父親),會變成別人恥笑的地方,」胡曉菁感傷地說,在課業、友情及家庭都找不到施力點的狀況下,我開始學會逃避。

「在國二升國三時,我自願留級一年,為的就是專心唸書,準備聯考。」但是就像被關在籠中,望天止渴的小鳥,一旦擋在她面前的柵欄大開,她豈有不奔向自由的道理?所以在15歲那年,胡曉菁循規蹈矩的學生生活驟然丕變,她開始任性地放縱自己上舞廳、交男朋友,甚至喝酒,只要哪裡好玩、何處好混,她就往哪兒去。

這樣自我放逐的不羈歲月,胡曉菁著實過了好些年。縱然期間,她曾有幡然悔悟、重回好學生行列的一段日子,可是被師長貼上了「壞份子」、「不良太妹」等負面標籤的胡曉菁,依然在高中畢業後,因對自我喪失信心,使得她對未來充滿沮喪、恐懼,不知該如何規劃自己日後的漫長人生。

國中、高中都比別人多讀一年的胡曉菁,終於因緣際會地在一番轉折中,靠著與生俱來的好嗓音,進入了歌壇,跨入了令人稱羨的演藝事業。「但是我也沒想到,進入演藝圈後,我卻挫折連連,病到自己都想像不到的地步。」

最醜的那一個

在唱片公司的包裝下,「星星、月亮、太陽」以當時最流行的美少女偶像組合方式,被推上舞台。胡曉菁自嘲地表示,那時公司的企劃人員,很自然地針對其他兩位團員的特質,設定了溫柔婉約的月亮形象,及熱情亮麗的太陽形象;但是,只有我,他們不知該如何替我定位,只好安慰我說:「曉菁,妳若是生在西方,一定會是個大美女。」

「一開始,我還以為西方美女的說法是種讚美,可是到了後來才知道,這種說法是在暗示我,東、西方在審美觀上的強烈差異。」

果真在「星星、月亮、太陽」曝光後,隨之而來的觀眾反應,讓好不容易重拾自信的胡曉菁再度嚴重受挫。「那時從觀眾傳回來的訊息,我才知道,他們都叫我──最醜的那一個。」

暴食症的煎熬

美好的外貌,是在演藝圈中生存的第一法則。為了使自己在銀光幕前看起來更瘦、更美,胡曉菁瘋狂地陷入了減肥的苦戰。「我試過各式各樣的減肥法,但都沒什麼成效。最後我到了一個許多藝人都靠她減肥成功的老師那兒,進行我最後一次的減重課程。」

由於天生生就一副可愛的娃娃臉,加上內外失調、心態的不平衡,使得胡曉菁在憂鬱症的頭兩年,便得了暴食症。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有種想吃東西的慾望。」「我在暴食症最高峰的期間,就像吸了毒一樣,內心好似有頭野獸般地,強制命令我去吃東西。而且我為了滿足心裡想吃的慾念,可以三更半夜騎好遠的腳踏車去拚命進食,並且是吃到昏迷不醒的那種程度。」

在身心雙重煎熬下,胡曉菁不僅被減肥班趕出門,同時演藝工作也遭遇了瓶頸。「因為暴食症,我的牙齒全壞光了,而我為了裝假牙,不得不再次向我母親低頭要錢…,那時我身心俱疲,十分頹喪;但是神替我塑造了機會,祂讓我在最困苦的時候仍然有工作可以維生,且叫我不要看輕自己,或過於所當看。」

胡曉菁感恩地述說,在她生命中最晦暗的那一刻,她自信仰中,見到了愛的曙光,獲得了繼續求生的勇氣。「在我吞下200多顆安眠藥自殺之後,我在昏迷的過程中只醒過來兩次。第一次我看到的畫面,是醫生努力地強行扳開我的嘴,要將我救活的樣子。第二次映入眼簾的則是,教會中的好友跪在我床邊哭泣,替我祈求上帝,讓我脫離險境的景象。」

找到重生的路

珍愛自己,珍惜生命。胡曉菁在屢遭逆境後,在一位師母的建議下,自動向台中榮民總醫院精神科求助。「在就診以前,我一直以為自己是得了什麼看不見的絕症;但是當我曉得自己得的竟是憂鬱症時,我好開心,因為我知道自己是可以被治癒的。」

自23歲得到憂鬱症,27歲開始聽從醫生指示,按時應診,定時服藥,養成運動的習慣,胡曉菁在漫長的7年間,從忽視憂鬱症到認識憂鬱症,自唾棄自己需要靠吃抗憂鬱症的藥物過活,到欣然接受與憂鬱症共存,這不為外人所道的心酸及痛苦,全是她成功對抗憂鬱症的親身經驗。

胡曉菁笑稱,過去的自己太敏感,現在她終於了解到,一位牧師曾告訴過她:「大事看才華,小事看個性」的行事真理。而藉著過去那一段崎嶇、坎坷的歷程,胡曉菁也心存感激地讚美主,讓她認識了自己的本質與人生,也明瞭何謂幸福,幸福在哪裡。

現今的胡曉菁洗淨鉛華,在四年前嫁作人婦,一年半前生下一名可愛的女兒,且每週固定在佳音電台主持節目,傳遞福音。她健康、爽朗地說,雖然將來她還有許多問題要克服,譬如自己得到憂鬱症時養成的暴力傾向,或擔心女兒成長後,會不會像她一樣,又跌入另一個悲劇家庭的陰影。但是,她都不怕,因為她已找到防治問題的方法,也就是正視造成自己憂鬱症的成因。

性格、環境與壓力,是胡曉菁以自身為例,歸納出的患病癥結。在她喜獲免疫,成功戰勝憂鬱症的當下,她亦誠摯地呼籲,所有與她過去有著相同想法、境遇的朋友,也能敞開心胸,不要認輸,用自己堅定的選擇,替自己闢建另一條嶄新的康莊大路。

相關文章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