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會員專區 登出
首頁 兩性關係 情人相處 我們分手吧!

我們分手吧!

出處/ 2002年11月號/第200期 
採訪整理/
瀏覽數 : 433
收藏 瀏覽數 : 433
我們分手吧!

「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婚姻會在這裡暫停。」當詠婕心平氣和地告訴我她決心接受目前的不完美。「他很快依他媽媽的話,幫我買了一張回台灣的機票。他沒來送我,我什麼也沒帶地上了飛機,一路上腦筋渾沌,只是不斷地流淚。」像一頭喪家之犬從美國倉皇回台的詠婕,下飛機後不敢直接回娘家,先在機場打電話給二姐,「她和我最親,對我的狀況也略有所聞,但我這樣回來,還是把她嚇了一跳。」再次提到這段經歷,詠婕顯得淡然,和她第一次告訴我的神情全然不同。


「我氣他的軟弱,在他母親對我極不友善,近乎刁難時,他從來不敢表示什麼,只是一味地要我忍耐」,提到他,詠婕的情緒依舊是波濤洶湧。
詠婕的先生大學一畢業,就在寡母的支持下,到美國攻讀碩士與博士;學成順利獲聘於美國知名企業,便將退休的母親接去同住。3年前,年近40的他在母親催促與台灣親戚的安排下,回台度假,並與詠婕認識。
略微木訥,但學養俱佳的他,不僅獲得詠婕的芳心,也讓家人十分放心。詠婕的母親原本就掛心一心想要出國深造的詠婕,會耽誤婚姻大事。現在,可有了兩全其美的結果。
詠婕辭去工作,在家人的陪同與祝福下,到美國註冊結婚。當時,雖然娘家媽媽曾咕噥兩句,「不曉得妳的牛脾氣,能不能和婆婆處得來」,但樂觀的詠婕卻一派天真地安慰媽媽,「在家有媽媽照顧,來到美國還有婆婆照顧,哪有人像我這麼好命!」

瀰漫火藥味的婆媳關係

詠婕與婆婆的蜜月期,跟小兩口的蜜月旅行一起宣告結束。婆婆要人生地不熟的詠婕,承擔起主婦的責任。「她也不是沒住過國外,怎麼可能天天去買菜?況且那時候我還不敢一個人開車出門!」
詠婕只能跟先生訴苦,而他頂多是背地安慰我,「忍耐,忍耐,你連換句安慰的話都不會!」熬不下去的詠婕,失控地吶喊著。沒想到一向溫和的先生兩鬢青筋浮起,「難道非得把媽媽逼回台灣妳才稱心如意?」他以咆哮回敬詠婕。
新近失婚的大姑,從美國南方北上依親,更把詠婕弄得焦頭爛額,「我懷疑她是不是有妄想症,竟然說我在食物裡下毒要害死她。雖然我免不了要被婆婆數落一頓,這倒好,從此我不用天天開大老遠的車去買菜,還要趕回來煮飯。」
但情緒不穩的大姑,讓原本就瀰漫火藥味的環境,又埋下一顆不定時炸彈。詠婕 愈來愈絕望,一心想逃,卻不敢跟台灣的父母提起隻字片語,每天早晨醒來,「又是一天要熬」,詠婕怎麼趕都趕不走這個灰色的念頭,眼淚就簌簌地流下。
又過了一陣子,她鼓起勇氣,跟先生提出擱置久矣的進修計畫。「可能是厭倦當夾心餅乾吧,他爽快地答應,還說申請的學校不一定要侷限在附近。」本以為暫時隔離對大家都好,但婆婆鐵青著臉,威脅詠婕若到外州唸書,視同離婚。
詠婕負氣故意只申請外州的學校,先生反過來指責詠婕任性,不顧全大局。「那我回台灣算了,」又氣又委屈的詠婕奪口說出真心話。
隔天,詠婕的桌上擺著回台灣的單程機票,她抓起機票,二話不說直赴機場。

撥得雲開見明月

第一次看診,詠婕一個人偷偷瞞著家人過來,「被趕回來已經夠丟臉了,還得來看精神科,叫我家人怎麼做人!」
其實,不知道怎麼重新安排變調生活的是詠婕自己。當我知道詠婕出國前曾是一位極具潛力的金融業人才時,忍不住勸她趕快和以前的人際網絡連結,找一份工作,「我還沒有辦法跟當年祝福、甚至嫉妒我的朋友,宣布我婚姻失敗的事實」,詠婕面有難色。
但我仍鼓勵她硬著頭皮試試看。果然,「想不到我出國三年,竟然有三個好友離婚」,詠婕的表情有些不解,卻有更多同病相憐的寬慰,「他們都遇到外遇,處理起來似乎更棘手」。
詠婕很快就找到一家證券公司投顧部門的工作。「薪水當然比不上出國前的待遇,但就像妳說的,我可以不用跟娘家伸手,也不會一天到晚沈浸在憤怒又委屈的情境中,應該會復原得比較快吧。」
幾個月下來,詠婕來看診的氣色一次好過一次,「醫生,我真希望有一天自己可以平心靜氣地打電話跟他說:『那我們分手吧』。我想,那才是我真正痊癒的一天」。
     

相關文章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