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會員專區 登出
首頁 健康加油站 好書推薦 彭政閔的處世哲學:大象步伐雖慢,但總會到達終點!

彭政閔的處世哲學:大象步伐雖慢,但總會到達終點!

出處/ 《證明自己:我是彭政閔》 2019-10-26
採訪整理/ 大家健康雜誌編輯部 圖片來源/聯經出版
瀏覽數 : 319
收藏 瀏覽數 : 319

「恰恰」彭政閔是中職史上唯一「1000安、100轟、200盜」的打者,身為扁平足卻擁有一雙「快腿」,精彩的盜壘技巧總是令球迷在電視機或賽場旁興奮尖叫。然而,不少眼尖的網友發現,彭政閔這幾年好像經常會在球場上「慢跑」,遭酸守備態度鬆散。近期彭政閔在引退之際,也推出個人自傳,針對鄉民的攻擊,他在書中首度澄清,原來他不是故意不跑,而是髖關節壓迫神經,加上足底筋膜炎,讓他不得不當一隻慢跑的大象!
 

慢跑的大象
屬於我的一步一腳印

「恰恰今天又慢跑了!」朋友告訴我,PTT鄉民總是在網路上這樣酸我、調侃我。我承認,四十歲前後這幾年,有時在場上打出自己判斷的必死球時,我學會了不要勉強自己朝一壘壘包衝刺。因為我得保護好身體狀態,才能夠在最喜歡的紅土上奔馳得更久,再多當幾年職棒選手。

二○一九年,我已經四十一歲了。從二十九歲那年起,我被醫生診斷出髖關節退化,當時的我不以為意,在場上總是把球打出去後就埋頭衝刺,心中只想著要拚上壘,然後再努力想辦法回到本壘幫球隊得分。直到二○一六年,三十八歲的我,某天驚覺髖關節痛到無法自己,才知道代誌大條了!

因為三不五時骨頭會壓迫到神經,導致我疼到無法好好睡覺!所幸醫療科技越來越進步,從那時起,我每個月去醫院報到,在髖關節打一針止痛劑,再補上一針玻尿酸來當骨頭之間的潤滑液。但現在的狀況是,我已經得從每個月一次,縮短為三週就得去找醫生打針。
 

髖關節退化+足底筋膜炎
「慢跑」是在場上最好的配速方式

前面提過,除了髖關節,足底筋膜炎也嚴重困擾著我。發病的這幾年,腳的狀況時好時壞,痛到一個不行時,又得去醫院在腳底板打一針類固醇,才能稍微減輕疼痛感。這個疾患始終無法完全康復,我只能不斷地尋找合腳的鞋墊,來確保我在場上運用腳下功夫時,足底筋膜炎不會再復發。

我想,這就像是一場人生的馬拉松比賽吧!在那四十二點一九五公里中,每位選手都得配速得宜,並且都要有一套最適合自己的配速方式,如此才能在最後達成自己追求的成績和里程碑,不至於在抵達終點之前就被「關門」(路跑或馬拉松賽事的大會時限)。

而「慢跑」,就是對職棒生涯後期的我而言,在場上最好的配速方式。當然,我不是每次都能判斷精確,但這樣的調節機制,得以讓我在下一個半局的守備,或下一個打席前,儲備好足夠的體力予以應對。

當然也有過那麼幾次,我曾試圖想要「衝刺」全場,但這兩、三年球隊仍需要我上場守備,在又攻又守的情況下,確實得耗費更多精神和體能。畢竟,一壘守備機會多,必須專注地接好每顆隊友傳過來,或被打向一壘的球才行;我不願輕易讓球通過由我鎮守的防區,所以全場「衝刺」下來,大約到六局左右體力就會明顯下滑。儘管我總是認真地做好體能教練交付的菜單,甚至實行一些自主訓練,只是有傷在身,加上年紀漸長,才不得不選擇以「慢跑」的方式打滿九局。或許,人真的不能不服老吧。但不管是全力衝刺還是配速向前,我對於職棒這份工作的態度,從未因為「慢跑」而鬆懈過一分一秒。

我仍是二○○一年剛進職棒時,那個始終保持兢兢業業,盡己所能面對每一場比賽的彭政閔!
 

大象步伐雖慢
但總會到達終點!

每個階段的人生,都會在面臨障礙或難關時,激勵出不同的應變和想法。就像平常看起來溫吞的大象,走起路來總是慢慢的,但遇到危機時,卻能以三十公里的時速狂奔。我的棒球生涯也是一樣。從小學四年級跑步總是全隊倒數三名內,國二開始自主訓練讓速度追上別人,到高三那年成為全隊最快的快腿;我就這樣一路跑進了職棒。一直到現在,我持續地跑步,要求自己維持一定的體能狀態。

也許,這就是屬於我一步一腳印。面對人生當中不同課題時,採取不一樣的配速步調,讓自己可以在每一個里程和關卡都能成功達陣。畢竟,大象步伐雖慢,但總會到達終點!

延伸閱讀:職棒人氣王彭政閔》不怕沒機會,只怕沒準備

中職人氣王引退,培育「恰恰」彭政閔的幕後功臣是他
 

本文摘錄自《證明自己:我是彭政閔》一書,聯經出版

相關文章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