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會員專區 登出
首頁 兩性關係 情人相處 泅泳愛情海

泅泳愛情海

出處/ 2000年6月號/第89期 
採訪整理/
瀏覽數 : 344
收藏 瀏覽數 : 344
泅泳愛情海

當向陽學長對以桐說,如果早點遇見妳就好了,她也只能回有女朋友的他一句,早和晚有什麼關係?還是遇到了呀!

人與人的相遇,好像都是注定好的,然而有些緣份來得太早,有些卻來得太晚,早與晚之間,究竟要以什麼來做界限?

以桐放下筆,朝窗外一瞥,陽光很均勻地在不知名的樹間拼貼,一張蜘蛛網盤據在樹幹與分枝之間,寂靜而空盪,像是有什麼東西被人遺落了。

而她的心,遺落在校刊社那堆散亂的稿紙..一個等待被填空的方格中。
「是校刊社的社長成向陽耶!」茵茵扯著她的袖子,她順著手勢朝前方看去,一個穿著白襯衫的男生和她們同方向走來。
「向陽學長!我是經濟系的呂茵茵,記不記得,我上次有跟你提過加入校刊社的事情..」

成向陽定在她們面前,以桐一抬頭,陽光瞬間兜頭灑下,揚起漫天的金粉,好灼目啊!她定睛一看,才發現這個男孩好高。

「記得呀!校刊社隨時歡迎妳們加入。」他拍拍茵茵的肩,卻朝以桐一笑。
妳們?這麼簡單一句話,便輕鬆把自己給納入了,這人真厲害。

「向陽學長拍我的肩耶!天哪、天哪..」茵茵樂得手舞足蹈,而她還沉緬於成向陽方才的笑容中。
她很少會對第一次見面的男孩留下這麼深刻的印象,成向陽莫名地辦到了。

即使事隔良久,以桐仍不能忘懷那個夏日午后,他給她的笑容。

向陽..她輕輕唸著這個名字。有人似乎天生就帶著難以抵抗的熱力,吸引周遭所有人,在眾人是領導者,在朋友間也是中心,成向陽就是這類典型人物。

你問我究竟喜歡他什麼地方,我很難給你一個完整的答案,很多時候,第一眼看見那個人,就有了感覺,只是當時你並不知道,日後回想起來,才發覺那是一個契機。

隔天茵茵和她一起加入校刊社。論文釆,她沒有茵茵那麼飽和的柔情,字裏行間滿溢甜氣。成向陽對她說,讀茵茵的文章有如雨天行路,總落得兩腳泥濘。

「那我不是龜裂的大地。」她指著自己。
「嗯..我覺得妳的文章跟人一樣行雲流水,有豪邁之氣。」
「拜託!什麼時代了,講得跟古裝戲一樣!」她大笑。
「對了,我今天帶來一本金庸的小說,看完再還我。」
「真的嗎?」她的袋子裏也有一本要給他看的書。
兩人的默契總在某一時刻,發揮得淋漓盡致。
那一陣子,兩人天天待在社辦,忙著出刊的事情。茵茵雖是為成向陽而來,卻和另一名社員談起戀愛,她說,何苦為了等待黎明,放棄夜晚美麗的繁星。

人與人相處久了,才會了解對方的內在。
愛慕成向陽的女生,大多數是起於他優越的外貌、滿腹的才氣,沒有人知道,她喜歡他纖細的溫柔。

他會在自己累得睡著時,不動聲色地披上外套; 
因此,我了解到女孩在他心目中的重要。


哎!你繞錯方向,他們朝右走了。
 

以桐緊張地拍拍他的肩膀,望著自己和那票社員逐漸岔開。一下子,她就明白了。
可是啊..人的眼神是騙不了人的,我告訴他,有個男孩追我追得很勤,好幾次快被打動了

我們來到鄭成功廟看夜景,什麼話都沒有說,雖然是好朋友,但,然而心裏總有個聲音說,不能有些事不一定能告訴對方,因為我啊!不能被感動啊!妳要忠於自己的感覺。

向陽學長安靜地在旁的苦惱可能相同..聆聽,沒有發表任何意見,那天

「我已經申請到美國的學校,作業來不及交時,他會陪在一旁,雖說是寫稿,但卻忙著幫她整理報告的資料。偶爾收到其他女生送的糕點,會大方的與她分享。

這都是稀鬆平常的事啊!茵茵笑著說,向陽學長待人一向如此,而且他有女朋友啦,好像在美國念社會學吧!

其實我早知道他有女朋友了,在他的皮夾中放著一張女生的照片,有次我們一起去吃冰,他掏錢請客,順手抽出照片,小心翼翼的,怕弄壞什麼珍寶似的。

陽光好大,我看著他望向窗外,風吹過樹梢上的光點,好紮實地落在地面演起了皮影戲,他的眼神被風打斷了,颯颯地飄游。然後他問我,妳最真實的感覺是什麼?我凝視他,久久不發一言。

那天我們坐在有陽光的窗帷,對看了一個下午。

很久以後,我們在校園散步,他說,我第一次看見妳時,就覺得妳一定會加入校刊社。

為什麼?

那是一種感覺。

我記得我們不停地在校園走著,完全沒有目的,沒有方向,就是一直走著、走著,我提起追我的那個男孩說,他是個好人哪!我最難以啟齒的心事,他都知道。

很好呀!向陽學長漫不經心地回答。有些事,不一定能告訴最好的朋友,因為..

他突然住了口。

因為什麼?我的手微微出汗,在這悶熱的午后,

我們似乎靠得太近了。

校刊出刊後,所有成員相偕來到成向陽的家中吃
飯。興濃時,大家拱起她和他來個熱情的擁抱。「因為他們是最辛苦的人哪!」茵茵拍手大叫。

他大方地站起來,對以桐伸出手,而她坐在席間,楞楞地看著他,不知怎麼的卻退卻了。
飯後,有人提議一起去夜遊,成向陽丟了一句,我載妳。她就這樣搭上他的車。
愛情是偏離正常航向的軌道。在駛向陽明山的路途,他轉頭對她說了這麼一句話。秋天就會動身。」
「恭喜你!」這是我由衷的祝福。
「如果..可以早點遇見妳就好了。」
「早和晚有什麼關係?我們還是遇到了呀!」我爽朗地笑著,心裏卻是五味雜陳。
那夜沒有什麼星光,我們也總共講了這四句話。
回家時,我向他要了一個擁抱。「這裏沒有那些討厭鬼,愛抱多久就抱多久。」

以桐收起桌上零亂的稿紙,離開圖書館,漫步在校園。
身旁的佈告欄貼著各個社團的招生廣告,明明是沒有多久以前的事,感覺卻已經離她好遠。為什麼迎面拂來的風和向陽學長的擁抱一樣溫暖呢?

向陽學長緊緊抱住我,熱度在微涼的夜裏擴散,我們沒有流淚,因為最真的感覺都在心底。

關鍵字: 愛情緣分校園男女
相關文章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