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會員專區 登出
首頁 兩性關係 婚姻經營 先生的方向就是妳的方向?

先生的方向就是妳的方向?

出處/ 2003年9月號/第209期 2018-09-10
採訪整理/ 宓姁、圖片來源/PEXELS
瀏覽數 : 452
收藏 瀏覽數 : 452

兩性平權的口號喊了許久,究竟女性在踏入婚姻生活以後,要怎樣兼顧家庭而又活出自己呢?本期特別訪問了陽明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教授洪蘭,以女性觀點來跟我們分享她的感受。

 

對許多女性來講,親密關係是心靈的渴望,無論是戀愛階段,或是走入婚姻,總希望有一個全心愛自己,又能夠信守承諾的男性相伴一輩子;期盼則歸期盼,一旦兩人進入比較穩定的關係,甚而走入婚姻,隨著時間的累積,就會發現彼此的要求愈來愈多,也愈會要求對方符合自己的期待。

 

不管中外,性別刻板印象,的確是長期根深蒂固地存在於人類社會之中。有人或許會說,時下已經是一個兩性平等的時代。儘管兩性在檯面上平等,但是在檯面下的私領域部分,處處可見長久所存在的不平等。最常見的現象,就是女性的生活內容幾乎都是配合男性而來,包括就業、交友(很多女性在結婚以後,常常因為要照顧家庭,而跟好朋友疏遠,但男性在婚後往往還能擁有友誼。)、進修等。究竟女性在踏入婚姻生活以後,要怎樣兼顧家庭而又活出自己呢?為了關注這樣的主題,我們特別為您走訪,目前在陽明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任教的洪蘭教授,請她以女性觀點來跟我們分享她的感受。

 

在配合之中相互體諒

洪蘭教授的先生,是中央研究院副院長曾志朗,對於這位副院長夫人,社會大眾很少在媒體前面看見她,然而在學術圈,洪教授跟曾部長可是同進同出,對心理系的同學來說,曾志朗老師和洪蘭老師所合寫的《實驗心理學》,是很多人都唸過的書;當我們採訪洪教授時,首先問到她對曾志朗擔任教育部長,有什麼感受時,她非常直覺地回答說,部長的工作很忙,她是盡量不去打擾他,凡是她可以幫他做的事情,她也會盡可能地幫他做。

無論中外,太太的生活模式多半是配合先生的生涯規劃,洪蘭的看法是,「一個家庭總會要以一個人做重心,這是沒有辦法的事,如果兩個人各自要做個人的事,一個家就會被拆散了,總是雙方要互相體諒,各自給一點空間去發展。」過去她和曾志朗常常一起去實驗室,在他當了部長以後,她會配合他的時間,一個人去實驗室。不過為了讓自己能做個人想做的事,她沒有跟他去參加應酬。

身為一個女性要如何活出自己?洪蘭老師認為,在專業領域女性假如想要獲得別人的肯定,就必須拿出實力做為證明。而對於一個學有專長的婦女來說,說服家人遠比說服外面的人更重要。夫妻之間志趣相同、會去尊重對方的發展也很重要,「雙方都能看到說,你也是一個人,那你有些能力,你應該去發展出來,然後互相做協調」;她看到學術界有很多人離婚,就是因為夫妻各執己見,例如太太要去開會,先生也要去開會,那孩子要由誰帶?以往她跟曾志朗由於兩個人所開的是同一個會,所以他們經常把孩子帶去開會。她還記得有一次,她跟曾志朗兩個人,本來要一起去法國開會,沒想到就在出國的前一天,他們的兒子長「玫瑰疹」,後來洪蘭就自動留下來,因為她把孩子看得比會議重要。

 

靠溝通活出自己

站在先生的立場,有的男性會想說,既然太太嫁給了他,就應該跟著他走。然而相對於女性而言,為什麼活出自己是那麼的重要?就這個問題,洪蘭的解讀是,因為不管是男生或女生,你總是一個人嘛!如果你自己的能力沒有發揮出來,你會覺得你的人生有缺陷。除非你把你想做的事做好,你的人生才會愉快,一個家庭裡面有一個人不愉快,你這個家就不會愉快,全家都很愉快的時候,哪怕吃粗茶淡飯都會很愉快;女性想要活出自己,最主要的還是靠溝通。

以自己的家庭為例,對家事,曾志朗不會要求洪蘭要做什麼?同樣的,他也不希望洪蘭對他有所要求。洪蘭記得,當兩人還在國外唸書時,她曾經叫他去剪庭院的草,可是曾志朗告訴她說,為什麼不可以花錢請人來剪,讓他去做他認為比較重要的事。後來洪蘭聽了覺得他講得沒錯,於是就不再叫他去剪草了;至於洪蘭對家事的處理,通常是在她看書看累的時候,就會站起來拖地板、或是做其他的事,把做家事當成是一種運動。在她自己累的時候,她也不會強求自己一定要每天固定做完哪些家事。不過洪蘭也表示,一位朋友在廚房燒飯時,曾經非常不平地抱怨,「同樣是博士,為什麼我這個博士,就要燒飯給你那個博士吃,只因為我是女性?」

天下的事總很難完美,太太堅持自己的理想,萬一先生又執意不肯配合的話,衝突勢必在所難免。在這樣的情況下,夫妻兩人又要怎樣處理困境?根據洪蘭的看法,她認為夫妻兩人來自不同的家庭,很像把兩塊方的石頭放在同一個河床上衝擊,到最後你會發現兩塊石頭都變成圓的,稜角都磨掉了!在溝通的過程裡面,用吵的是不太好,太太怎麼樣讓先生看到,她是活得很快樂的,這個家庭才會很快樂。假如太太每天板著一個面孔,覺得是被先生犧牲掉的,這個怨氣後來會發在孩子或先生身上,家庭不快樂其實是不好的;有時候仔細想想,我們跟自己的兄弟姊姊,在同一個家庭長大,都會有磨擦,何況夫妻是來自兩個完全不同的家庭,衝突也就在所難免了。因此,夫妻相處必須要先有適應的心理,很多習慣的確需要慢慢去適應,才不會在結婚以後,動不動就要離婚。

正如洪蘭所說的,女性在進行生涯規劃時,最重要的就是去說服自己的家人。而對生長在華人社會的婦女來說,婆家的支持尤其重要,假設做媳婦的一心想出外做事,做婆婆的卻要她待在家裡,這下麻煩可就大了!遇到這樣的情況,洪蘭覺得做太太的,第一個還是要獲得先生的支持,由先生出面去和婆婆溝通。

 

婚前深入衡量彼此的價值觀

在探討女性實現自己理想,活出生命風采時,洪蘭特別強調兩點,第一個是未婚女性在交朋友的階段,就要很清楚彼此的價值觀,如果自己的想法是比較現代的,那就要考慮是否可嫁到一個秉持傳統信念的家庭。洪蘭舉例說,她有一個學生,己經拿到博士學位,後來和一位醫生交往,在論及婚嫁時,對方告訴她,以他的經濟條件,足以使她在婚後享有豐厚的生活,希望她在婚後可以全心待在家裡,不要外出工作。

對於男方提出的主張,那位學生猶豫了好久,最後來請教洪蘭,她告訴學生,要徹底了解自己要走的路,如果能接受這樣的條件,那麼就答應對方。但人生不只是吃飯和睡覺,倘若她在婚後,還想出來做點事,發揮所學,就要慎重考慮,最重要的是喜歡過什麼樣的生活,傳統的生活方式可以接受嗎?聽了洪蘭的分析,後來那位學生也就沒有嫁給她的醫生男友。

 

將家庭與個人抱負排序

身為現代女性,想要兼顧家庭和個人抱負時,又要如何在實務中取得平衡,同時在達成個人目標時不會內疚呢?有關這個問題,洪蘭的答案是,她認為「順序」很重要。以她個人來說,由於她把家庭放在第一位,常常是把先生和孩子的事做好以後,才去做自己的事,以致於她也是家裡最晚睡覺的人。至於「內疚」,她則鼓勵婦女想做什麼事,還是要去做,不要讓自己到老了以後有所遺憾。

在訪談的最後,洪蘭也跟我們分享她的親身經歷,她在36歲的時候才生下兒子。為了照顧他,她把搖籃帶進實驗室,她的孩子是在實驗室長大的;而她跟曾志朗的婚姻生活中,很多事是她在管,曾志朗也給她最大的自由。談到這兒,她笑著說,他們家曾經連續搬三次家,曾志朗都不知道原因。譬如有一次,她為了要讓兒子可以學游泳,所以特別換房子,他也是到事後才知道老婆搬家的原因。

除了在婚前就要深入考慮雙方的價值觀以外,洪蘭也特別提醒年輕的女性,在追求個人的生涯規劃時,千萬不要忽略對方的需要,既然選擇婚姻,妳就不能只為自己而活,凡事只想到要按照自己所喜歡的方式生活;夫妻畢竟是夫妻,要有共同的話題,以及一致的生活圈。改變其實是很自然,透過長期的相處與互動產生影響,絕不是去勉強對方,比方她很喜歡聽京戲,可是曾志朗並不喜歡,她為了尊重他,每當他進門的時候,她就趕快把音響關掉;之後是在一個很自然的情況下,曾志朗在美國看到台灣京戲團的表演,才漸漸地跟著洪蘭一起欣賞京戲。

無論男性或女性,當在選擇另一半時,或許要先想到,所接收的不只是對方的優點,也同時要接納缺點。如此一來,在長期的溝通和互動中,才能夠彼此學習和成長,在尊重雙方的需要下,去共同完成一致、或者各自的理想!

相關文章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