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會員專區 登出
首頁 兩性關係 婚姻經營 鄭華娟笑看人生,一切都變得幸福

鄭華娟笑看人生,一切都變得幸福

出處/ 2003年1月號/第202期 2017-03-21
採訪整理/ 黃惠玲、圖/PEXELS
瀏覽數 : 1192
收藏 瀏覽數 : 1192

不管是歌手還是作家,不管是旅行家還是家庭主婦,鄭華娟經營生活的一貫態度是「幫助自己成為獨立又快樂且有能力幫助別人的人」。她擅長作詞作曲,膾炙人口的歌曲有陶晶瑩「太委屈」,張惠妹「寂寞保齡球」,林志炫「少年遊」,張清芳「加州陽光」、「Men's Talk」,江蕙「返來我身邊」,潘越雲「情字這條路」、「謝謝你曾經愛過我」, 林慧萍「新戀情」,陳淑樺「聰明糊塗心」.....

 

她的文字自然又自在,出版的作品有《往天涯的盡頭單飛》、《巴黎小館秘密情人》、《黑森林的愛情樹》、《溫馨廚房咖啡座》、《海德堡之吻》、《南十字星下的約定》等十本著作。她是著名的創作歌手,也是業餘作家;她是鄭華娟,有些脫線、有些搞笑、有些無厘頭;嫁作德國媳婦,旅居德國近10年,她戲稱自己是「在德國玩耍的家庭主婦」。


異國婚姻

玩耍!玩什麼?她在聖誕夜陪著德國的公公、婆婆、老公圍桌打麻將;她錄下大野狼的聲音作鬧鐘;她邊掃地邊拿望遠鏡欣賞飛過窗前的鳥;她出門買菜要帶相機,將走過的許多不起眼的角落拍下,回家和老公分享;她要老公當她的秘密情人,每星期四假裝兩人不相識,在街頭的浪漫餐廳不期而遇;她和婆婆聊八卦,十足的婆媳狗仔隊;她是趴趴走的媳婦,喜歡在史派亞小鎮亂走亂逛,對陌生的人,對田野間的小蜜蜂、花園裡的松鼠、葡萄園的嚇鳥先生..驚喜不已。


這些新鮮好玩的事,都寫在鄭華娟的書裡,讓讀者覺得在德國的生活有趣極了。其實異國文化融合不免有些陣痛,只是鄭華娟不認為這些苦澀一定要以「悲傷」來表示。「如果一定要用悲傷來表示,那麼,『美麗人生』這部電影一定要連降好幾級,變成一部普通的悲情片了,」鄭華娟說,「在《南十字星下的約定》書中,寫到我去聶魯達的家,我感動掉淚還有個原因:聶魯達為國家人民在政治上所受的迫害和悲傷,都不曾顯現在他的生活和創作上,他的童心和勇敢對待自然生活的意念,已經大過了悲傷和沮喪, 這是人生很不容易的事。」鄭華娟認為,「美麗人生」和聶魯達都未粉飾太平,那是一種向恐懼、悲哀積極挑戰的信心。
 

「我只是個小小的家庭主婦,沒資格與這些人比,而且我也未受苦,生活上的小挫折,不管是在異鄉或家鄉,都是會遇見的呀!」鄭華娟笑著說。鄭華娟是在1993年,於德國的史派亞小鎮舉行婚禮, 嫁給Michael「老德先生」。對於這段異國婚姻,她知道,很多人會賦予過多的浪漫想像,誤會在德國的生活環境就一定無憂愁,「說實在的,它的困難度比你在同文同種的地方進行婚姻生活要難上好幾倍,」所以鄭華娟每天一張開眼就是適應與學習,「當然,這個選擇是自己做的,正因為如此,我
是用全力來做好我在德國的每一件事。」這頗符合鄭華娟「幫助自己成為獨立又快樂的人」的生活態度。


甜蜜人生

不管是異國婚姻,或是本國婚姻,最難的是在婚後仍然保留自我,保留與娘家人的互動,保有結婚前的朋友。鄭華娟覺得自己很幸運,老德先生和公婆都是心胸開闊、願意包容的人,「倒是婆家要很勇敢,因為我不是那種逆來順受的人,而且很愛搞笑,大家都被我弄得很頭大,」鄭華娟進一步說,「更重要的,多多認識結婚後這個環境的朋友,把自己當成一個永遠在學新事情的人,自然每天的生活都不一樣。」


更幸運的是,老德先生和鄭華娟都是認為兩人一起生活,最有趣的地方就是「想法不同」,他們有時會互相嘲弄對方的想法,有時也會讚揚對方的見解,非常不能溝通時,會各自走開,不會花時間在言語上撞牆,「就像我們會看一部共同喜歡的電影,又會在各自的房間,看一部對方討厭的電影,」對鄭華娟而言,平實的人生才是最真實。她每天都帶相機去買菜,照下來的影像就會給老德先生看,她不懂,一個城市中有那麼多東西可看,有那麼多從不曾發現的角落,哪有時間讓自己無聊!


鄭華娟認為結婚後最可怕的事是:很嚴肅!


嚴肅,會讓在家裡的生活變得像是住在學校的訓導處,因此,在「七年之癢」那年,鄭華娟大膽要求與老德先生「外遇」,每個禮拜的星期四,彼此要假裝不認識,然後在小城中的某餐廳相見,一起吃晚飯。老德先生對這個提議有些彆扭,但是在「巴黎小館」的約會,讓他們發現,有些心情在約會的時候聊一聊,效果比互相在身邊叨叨唸要好上一千倍,也讓他們訝異,兩個天天相處的人,當轉換了一個心情場景,會更能看見自己和對方在熟悉中所忽略的東西,讓彼此學會更溫柔對待。


鄭華娟的第一本書《往天涯的盡頭單飛》,是她15年前獨自到歐洲自助旅行了半年的生活紀錄,鄭華娟向來酷愛到處走走逛逛,這一點,老德先生和她有相同的癖好。最近,他們前往旅遊的國家是智利,正當他們在候機室無聊困倦之際,想出了一個「互寄明信片」的遊戲,還訂下嚴厲的遊戲規則:不准過問,不准偷看。智利的旅程,就在這對戀人夫妻彼此期待的心情下展開,這趟旅遊的點滴,也收集在上個月剛出版的新書《南十字星下的約定》。


鄭華娟說,「其實夫妻每天都會彼此多了解一點點吧!要不是這次去智利旅行,我也不知道老德先生會喜歡玩明信片遊戲。」


品味生活

問鄭華娟,通常在什麼時候會有滿滿的幸福感?她的答案,不是在完成一首詞曲創作的時候,也不是在寫完一本書之後,最幸福的是,「和老德先生在台北找到一家麵攤,吃起好吃的海鮮麵的時候,或是在巴達哥尼亞的冰山前啃著乾麵包時。」鄭華娟幸福地說。


婚姻之外,鄭華娟很擅長為獨處的自己營造幸福感。比如,在廚房替自己闢一個「溫馨咖啡座」,捧著熱咖啡,聽著洗衣機單調的聲音,讀一本書;動手調製一塊香味獨特的泡澡磚;更樂於拜訪不同的酒莊,藉著葡萄酒與人交流,認識新事物。


現在的鄭華娟,最新迷上的是「花醋」,一種由葡萄醋加花加蜂蜜釀造而成,味道香醇的醋,在德國很受歡迎。今年2月,鄭華娟將邀請花醋原創人到台灣,舉行一場德國花醋「品醋會」。這位花醋的原創人去年才得到法蘭克福書展的健康美食創意書獎,但是最令鄭華娟欣賞的是他的生活哲學,「等花醋釀造的時間,他都在他的農莊上養馬或寫詩,我喜歡這樣的人,這才是懂生活的人,不僅有健康的花醋,也有健康的心,」鄭華娟說。


鄭華娟邀請大家共襄盛舉,參與這場美麗的花醋品嚐會,詳細的時間、地點, 請密切注意「華娟的遊樂場」網站。

 

到史派亞小鎮喝下午茶

當年,鄭華娟是在旅途中受邀到她現在的婆婆家中喝下午茶,而認識老德先生,促成這一段幸福的因緣。在德國生活多年
後,鄭華娟非常希望台灣來的朋友,也能夠在婆婆美麗的花園草坪上,喝一次真正歐式的下午茶,這個想法得到婆婆的支持,現在每年9 月,都會有台灣旅客造訪這座擁有兩千年歷史的史派亞古老小鎮,到鄭華娟婆婆家喝下午茶,以及品嚐她婆婆親自烘焙的新鮮蛋糕。

 

相關文章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