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會員專區 登出
首頁 親子之間 青春期 孩子心情不好,第一個找誰談?

孩子心情不好,第一個找誰談?

出處/ 2004年10月號/第221期 2018-04-18
採訪整理/ 張慧中、圖/PEXELS
瀏覽數 : 529
收藏 瀏覽數 : 529

網路已成為青少年抒發憂鬱及壓力的管道之一,各諮商單位陸續成立網路諮商服務,幫助在現實生活中受挫的青少年,而父母除了隨時注意孩子網路使用的情形外,也應對於網路相關知識有所涉獵,才能早一步發現問題,避免孩子沉迷網路。到今年底止,中華電信預估,台灣將會有1千萬人上網,習慣上網者的年齡,主要集中在18~25歲,其次是26~35歲,再來是12~18歲。從族群分布可知,網路是青少年學習、休閒、交友的「最佳拍檔」之一。

沉迷網路者多半生活挫敗

網路日漸普及,不但改變了人際溝通模式,更形成青少年私密互動模式的次文化,不少青少年習慣藉上網紓壓,在網路上遊逛、玩遊戲、交友、購物等,抒發煩悶的心情,問題是,紓壓後問題並沒有解決,壓力反而加倍如狂潮湧來,產生更多的情緒問題,成為青少年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

南強工商輔導主任陳正馨說,青少年上網的效益背後,常伴隨著後遺症。因為青少年上網多半為了避開現實,以虛擬的真實忘掉眼前擔憂的事。一旦回到現實,壓力和煩惱再度湧現,反而讓青少年的情緒更差、行為更退縮。

陳正馨發現,沉迷網路的青少年,成績多居中後段,沈迷網咖比例頗高。這群學生多半較沒自信、學業成就感低、缺乏生活的方向和目標、生活中的挫敗多於成功、人際退縮或互動不良,為了能順利交友,找到自我肯定,不論何時、何地都可玩遊戲、找朋友、開展新天地的網路,便成為這個族群加倍依賴的管道。

然而,網路畢竟是虛擬世界,其中的關係也不夠紮實,即便可求助網友,釋放真心,受到鼓勵與肯定,但內心仍不夠踏實。青少年心理相當清楚,這些網路朋友,和自己沒有現實利益上的衝突,他們說的話也不必負責,或許在當下,網友有其存在的價值,但回到現實,所有的煩惱和困惑,還是必須自己面對和解決。

網路諮商已成趨勢

陳正馨認為,對就學中的青少年來說,和師長面對面諮商最能解決問題,但由於每個學生的個性、背景、對諮商輔導的刻板印象等經驗各不同,導致多數學生,並不習慣向師長求助。在這種情況下,以信函、網路、電話進行諮商輔導,不失為值得嘗試的管道。

「張老師」總團部負責網路諮商的陳柏翰說,10年前張老師就嘗試網路諮商的可行性研究。3年前張老師正式與網路公司合作,進行線上即時通的網路諮商,期間個案數從每月50~60例,成長到每月100~150例。

去年7月起,張老師自行架設網站及維修,正式宣告台灣網路諮商時代來臨。目前張老師在傳統的電話、信函、面對面諮商外,還提供的服務包括即時通、聊天室、布告欄、e-mail等在內的網路諮商服務。

其中線上即時通,每週一至週六晚上6:30~9:30開放,每天10位義務張老師進行線上諮商。青少年只要連線www.1980.org.tw,便可得到免費的諮商服務。

「雖然張老師的人力不虞匱乏,但限於場地及電腦的台數有限,仍有不少青少年,在時段內無法連上線。」陳柏翰坦言,從事網路諮商的義張,不但要有專業諮商經驗,還要有足夠的電腦知識、打字夠快、熟悉網路文化及青少年習慣用語,否則很可能談個兩三句,青少年覺得不對盤,立刻下線閃人。

網路求助者以未婚學生最多

至於國內自殺防治與危機處理機構─生命線,自民國86年7月起,由台北市生命線協會率先開辦e-mail諮商服務,每年上網求助的個案約1500人,相較於每年16000多人次的電話諮商,使用網路的情況仍不夠普遍。

值得注意的是,自從民國88年7月,台北市生命線於「生命線網站」外,增設「sos救命網站」(http://www.sos.org.tw),已有超過20萬人次上網瀏覽,尤其上網求助(e-mail函件輔導)的個案,每年均大幅增加,去年與前年相較,成長率便高達41.1%。

另一方面,在過去數年間,助人網路服務漸出現,像董氏基金會網站、心靈園地、心理健康諮詢網等,都累積了許多寶貴經驗與服務成果,而不少學校如:中山大學、中央大學、台灣師大、陽明大學、彰化師大、清華大學、交通大學,以及新進發展出的雲林縣輔導工作輔導團網路諮商向日葵計畫等,在學校輔導工作網路化上,都有許多值得借鏡之處。

據生命線調查,網路求助者的連續個案,數量高達46%,其中以未婚學生最多,佔43.6%。全體求助者中,無自殺意念者佔3/4,曾有自殺念頭者佔1/5,曾經自殺過才求助者佔3.9%。台北市生命線總幹事朱開玉表示,隨著科技的發展,網際網路使用人數迅速增多,諮商輔導也要跟得上世界的腳步,將輔導服務推向另一領域,可惜限於人力及物力,生命線目前尚無法進行線上即時一對一的網路諮商。

文未完,全文請見紙本雜誌。
《大家健康》雜誌網站會員登入可線上瀏覽全文。
相關文章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