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會員專區 登出
首頁 人物報導 企業家 佳必琪董事長張舒眉》女人,就該勇於實現自我!

佳必琪董事長張舒眉》女人,就該勇於實現自我!

出處/ 2018年5月號/第370期 2018-05-02
採訪整理/ 葉語容 攝影/許文星
瀏覽數 : 1622
收藏 瀏覽數 : 1622

據統計,臺灣上市櫃公司的女性董事長僅一成多。在男性稱霸的電子產業裡,女性高階主管是稀有動物,尤其在上市櫃公司裡,更是鳳毛麟角;而佳必琪董座張舒眉,就是其中之一。她白手起家,沒有富爸爸,幾十年來全靠自己的一雙手,把佳必琪帶領到上市的規模。近年,她還創立了社會企業「非常木蘭」來幫助女性創業圓夢,想把「女力」傳承下去、開枝散葉……
 

張舒眉小時候住在雲林古坑鄉的貧窮山村,那裡連雜貨店都沒有。她是山裡的孩子,務農的家庭讓她對大自然存有一份特殊的情感,大伯父按照四季耕作、打獵,下雨天用竹子編成蚱蜢,身邊常常跟著一條狗……,這些童年回憶,就像畫面浮在她腦中,成了一部文藝片的場景。從小她就熱愛閱讀,雖然當地的「圖書館」,只是兩個書櫃勉強湊成的地方,但她把全部的書都看完了。

三十多歲時,張舒眉創立佳必琪,一開始只是為了幫朋友處理外貿事務,就在自家客廳準備了電話、傳真機,加上自己共兩個人就開始創業。在創業之前,她只做過兩份工作,第二份工作剛進去時是祕書,離職時已經是總經理;即便如此,她仍自覺佳必琪的發展一直超過她的預期,她說:「我只是順勢而為,從來沒想過會做到上市的規模。」

張舒眉有著與多數上市公司經營者相當不同的人文特質,她重視文化、藝文生活,喜歡閱讀,愛看《世界飲食史》、《臺灣通史》、《莊子》,或浪漫文學,像是張愛玲、愛默生等各領域的書都會買來讀,唯一少讀的書竟是商場管理。閱讀對她來說,不只是吸收知識,更像是心靈的食物,她認為,「You are what you read!」
 

商人留下的不只有錢
更需要的是心靈雞湯

從進到佳必琪的總部開始,映入眼簾是張舒眉向藝術家購買的藝術品,讓人誤以為走進了美術館;另外,她在公司裡設立小型圖書館,也定期提供免費的藝文票券給員工。張舒眉對「美學」的文化很有思考,過去佳必琪還曾邀請文學作家蔣勳到公司董事會任職。

張舒眉說:「為什麼公司裡有財務長、技術長、人資長,就是沒有『文化長』呢?我跟員工討論後,現在我也身兼文化長了!」雖然「充實心靈」不能直接帶來業績跟利潤,但她認為,這很重要。

在公司治理上,她的想法也與一般男性主管不同,就像她近年開始思考要怎麼退休、該找怎樣的人接班。她在採訪過程中不斷強調:「我該用什麼作為『養分』,來讓我的公司繼續成長、茁壯,要永續經營談何容易!」她的憂心溢於言表,就像一位對子女永遠放心不下的母親,有很多愛、很重的責任感;有給予,但也有要求。

後來,在某段感覺心靈疲乏的時期,她甚至退居公司幕後五年,自己出資成立了「非常木蘭」這個社會企業,直到2016年才重回佳必琪。她說:「我在思考,一個老師可以桃李滿天下,那一個商人可以留下的是什麼?難道只是錢嗎?」所以除了「錢」,她還常想,到底自己需要的是什麼?
 

非常木蘭
幫助女性實現自我

「非常木蘭」緣起於李烈找她投資電影《艋舺》獲得成功,讓她信心大振,接著她陸續注資到目前的兩億多,要幫助女性勇敢圓夢。

不過,談到「非常木蘭」,令人驚訝地,她的回答竟然是「最近很挫折」!她解釋說:「多數的申請者都太weak了,他們一開始都是雙眼發亮、充滿熱情的,都說這是他們一直想做的事,不只對個人有意義,對社會也有意義。其實,我也是在商場上混幾十年的人,怎麼會看不出來,在每個計劃後面,多少都有個人私心,但是,就是那一點點的火花,讓我相信了;但實際上到後來,很多人的努力是不夠的,就這樣不了了之了。」

「像是幾個開冰淇淋店的女生,主打用天然食材做冰淇淋,我覺得這個點子很好;但是後來卻跟我說,生意好時忙不過來、很辛苦,生意差時又有太多庫存賣不出去……;可是,這不是經營本來就會遇到的困難嗎?後來這家冰淇淋店也沒有再經營下去了。」

曾有一個臺大畢業的女性,現在有兩個小孩,寫信來問張舒眉「該不該放下家庭去創業?」她坦言,「難道看到別人創業成功,自己也要跟進,才顯出價值嗎?其實,扮演好母親、妻子的角色,去成就他人的成功,可能也是一種很好的價值?如果一個人不能找到自己真正想要的,只是盲目地跟從別人的腳步,其實是在『崩壞自己,變成別人的樣子。』」

自我實現沒有公式可套,每個人對自我價值的認定都不同;想要圓一個自我實現的夢,只有金錢、技術還不夠,還要經過思考、磨練,而轉化成智慧,這些過程是不可或缺的。張舒眉說:「我現在理解了,還是要讓她們歷經那個『成蛹』、『破繭而出』的過程,才可能化成美麗的蝴蝶;我當時只是一心想幫她們,所以當沒有成功,我就覺得挫折,但我現在體會到,這是必經的過程。」

非常木蘭是社會企業,目的是想幫助女性實現自我,不是鼓勵所有女性都去創業;所以,她現在轉而讓非常木蘭去報導更多各領域的女性故事,期望給大家多一點的省思與觸動。

滿腔熱血的張舒眉,原本想傳承女力來回饋社會,卻在出錢出力之後恍然大悟,社會上的李烈、張舒眉原來並不多。在她的挫折經驗背後,顯露出現今的女性地位雖然已經不可同日而語,卻還有不少女性依然處在徬徨跟迷茫之中。或許現在直接感到挫折的人是張舒眉,但所謂「施比受更有福,Be a giver!」其實那些向現實投降、半途放棄夢想的人,或是擁有高學歷卻不認識自己的女人們,才是最無助、最困惑的人。
 

「女力」不等於女強人
是新時代的「強女人」

問到最欣賞的人物是誰?張舒眉回答是花木蘭、樊梨花、聶隱娘及秋瑾這類俠女,或許這也跟她天蠍座敢愛敢恨的個性有關吧!然而,這樣堅毅又富有情感的她,在做了很多自己想做的事情之後,近年一直思考的是怎麼交棒。她說:「我可以找到財務長、技術長這種專業人才,但是一個有『無所畏』精神的創業者卻很稀有,因為創業者都去創自己的業了,不會來做接班人;我現在正在思考的是這個。」

被問到退休之後想做什麼,她說:「如果有好的劇本,可能會去拍電影喔!」她想繼續做自己想做的事,就跟當初創立佳必琪一樣,有一部分原因也是「想做自己」。

張舒眉一直很關心「女力」,其實她已經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了。當一個女人不會人云亦云,能對真正喜歡的事全力以赴,最後排除萬難而活出自我,就是女力的展現;這樣的「女力」不等於女強人,而是新時代的「強女人」。

相關文章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