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會員專區 登出
首頁 人物報導 運動選手 百欄女神謝喜恩》面對挑戰,對自己的選擇負責!

百欄女神謝喜恩》面對挑戰,對自己的選擇負責!

出處/ 2018年8月號/第373期 2018-08-01
採訪整理/ 葉語容 圖/謝喜恩提供
瀏覽數 : 2686
收藏 瀏覽數 : 2686

「運動」對你而言是什麼?是休閒娛樂,還是挑戰自我?有著「百欄女神」之稱的謝喜恩,在國內100公尺跨欄項目表現亮眼,曾代表我國參加世大運,今年8月又將進軍雅加達亞運。她說,練體育的苦,外人難以理解,一同訓練的妹妹謝靜玟也說,當身體受傷,處在低潮期,好像整個人生都看不到希望。但她們都很清楚:「要對自己的選擇負責!」自己選的,就要堅持下去!


謝喜恩來自花蓮玉里的宮前部落,屬於阿美族。從小接觸運動的她,生在一個奇特的運動世家,從爺爺、奶奶到爸媽這一代,不是田徑,就是跆拳道好手,其中爸爸還曾當過跆拳道國手;到了謝喜恩這一代,不算業餘的體育玩家,目前正在念體育系及線上的體育選手就有6人,其中「臺灣最速男」楊俊瀚還是她的堂弟。
 

從小學跆拳道
父母教養態度開明

父母都有跆拳道底子,爸爸又是國手,謝喜恩在嚴格訓練下,在小學就得過花蓮縣的跆拳道亞軍。後來,爸爸不忍心女兒受皮肉之苦,反而希望她們轉換項目。她在國中時轉戰壘球,之後發現自己還是喜歡田徑,又重回田徑場。就這樣一路上了高中、大學到現在臺師大研究所,謝喜恩持續「跑著」,有時也會練一練跳遠,但主要還是專精於「100公尺跨欄」這個項目。

「百欄女神」這個稱號來自於她原住民深邃、亮麗的外貌,還有賽場上像羚羊一般彈跳有節、高低錯落的風姿,展現出女性少有、健康強韌的生命力。

謝喜恩的妹妹謝靜玟也就讀臺師大,今年有幸在全大運中與姊姊同場比賽,此外,還有臺體大的堂妹謝汝秕一同參賽;在8個賽道中,「謝家人」就占了3個賽道,對三姊妹來說,真是有趣又稀有的經驗!

謝靜玟說:「我覺得姊姊很酷,所以國中也開始練跨欄,以後想跟她一樣,目標是成績有一天可以超越姐姐。可是,真的同場比賽時,看到她跑在前面,我還是替她高興;她跑到前面1、2名的時候,我還是會覺得『這就是我的女神啊!』這幾年也會遇到別人對我說:『姐姐這麼厲害,妳在百欄的成績怎麼這麼差?』可是,我想清楚了,只要我們共同的目標是一起往前衝,那就夠了!這種心情很矛盾,可是就是這樣。」

在場上跟親人競賽,這種機會不常有,卻是謝家人獨有的經驗;競爭心跟親情交織的結果,竟然是一種撲朔迷離的感動。

談起家裡的教養,原來謝喜恩家裡共有四個孩子,除了妹妹謝靜玟外,哥哥和弟弟也都在練棒球,還參加過電影演出。身在這樣的運動世家,家長對孩子的未來怎麼看待?

謝靜玟說:「小時候在跆拳道館,爸爸對我們特別嚴格,但長大後,選擇哪個項目、念什麼學校,爸媽並不會限制我們。父母希望我們把他們當朋友,不論好事、壞事都要說,他們的態度是『你們要講,我們才知道怎麼幫你們。』在選擇時,他們會把未來可能面臨到的狀況,先分析給我們聽,然後讓我們自己做決定,並且告訴我們:『自己選的就要堅持下去!』所以,每次想放棄的時候,就會想到當時是自己的決定,所以又繼續堅持下去。」

今年全大運中,謝喜恩(右一)與妹妹謝靜玟(左二)、堂妹謝汝秕(左一)同場參賽,成為媒體的吸睛焦點;謝汝秕的妹妹謝資婷(右二)也是田徑400公尺選手。
 

練體育的苦
外人難以理解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觀眾看比賽,享受的是刺激過癮的感覺,但選手在下場後投入訓練時的苦,卻不是外人可以理解。謝喜恩說,每到期中或期末考的一周多期間,早上要上課、下午要訓練,晚上還要念書到半夜,最後睡了幾小時又得起床去參加考試,那個過程很煎熬。在睡不飽的情況下,身體還處在「鐵腿」的痠痛狀態,卻又要進行訓練,需要靠意志力撐下去;而且練習完又馬上要靜下來念書,此時就只好不斷跟自己對話,來調適這個劇烈的變化過程。

對於自己的未來,謝喜恩其實想得很遠,當初想進臺師大,是因為可以修教育學程,未來有機會當老師,不必擔心經濟問題。所以她是經過一番審慎思考後,在父母給的基礎上,給自己選了一條相對安穩的道路。

可能是天資不錯,或是只專注於百欄這一項目,她的運動成績一直都不錯,談起最大的挫折,她說:「應該是2014年,因為成績比亞運標多出了0.02秒,與仁川亞運無緣;那年我大二,而18~20歲是運動員狀態最好的年紀,那次錯失機會,是很大的遺憾。」謝靜玟補充說:「那一年姐姐因為身上有傷,所以表現不好;她可能覺得要做我們弟妹的榜樣,所以受傷都沒讓爸媽、家人知道,但我知道她很沮喪。」

的確,「受傷」是運動員的大忌,卻又難以避免。謝靜玟說,這次全大運自己在百欄的成績比以往好,所以才能跟姊姊一同進入前8名,在此之前她因半月板受傷而休息一年,在這一年中,她「每天都想放棄」,就是在這種情緒中熬過一年的治療、復健、恢復期,最後才能重回場上。「身體」對運動員來說,是證明自己的媒介,當身體受傷處在低潮期,對運動員來說,好像整個人生都看不到希望了!

此外,「百欄」是一項十幾秒定輸贏的運動,一眨眼間,差個0.1秒,甚至0.01秒就決定名次了;而動作也很單一化──「左腿抬、右腿跨」,練久了,就是在細微的差距上求進步,很容易枯燥乏味。謝喜恩說:「有時候會倦怠,會跟教練說不想練了,或想去練別的,但教練不肯,說還是要讓肌肉適應,所以我只好在這種狀態下繼續,可是這種時候,運動傷害發生的機率也比較高。不過,也沒有辦法,只好再撐下去。」

所謂「臺上三分鐘,臺下十年功」,競技場上的「帥氣」靠的是平時紮實的功夫來支撐,外人看見的都是選手身心經過千錘百鍊之後的成果,而背後咬牙苦練的過程,才是最困難的。

在2017年世大運時,面對世界各國好手一同比拚,謝喜恩在上場前壓力不小。
 

亞運再拚一次
就準備退休

雅加達亞運即將在2018年8月中到9月初舉行,懷抱著畢生夢想的謝喜恩即將代表我國參賽。她說,田徑選手退休的年紀大約是26~28歲,這對錯過仁川亞運、現年24歲的她來說,是一次重要的機會。目前她對於自己的狀態很了解,她說在賽前常有一種障礙,會阻礙實力發揮,所以正式比賽的成績往往不如訓練時;她比賽時最佳成績是13秒45,訓練時最佳是13秒3。她自述這種「障礙」就是自己會「逃避槍聲啟動的那一秒」,下意識地會把專注力轉移到槍聲以外的聲音,這可能是為了分散壓力吧!

跨欄比賽雖然是8人同時在賽道上一起比,但對運動員來說,最終仍是自己與自己的比賽,所以如何將焦點轉回自身,是謝喜恩與自己身體對話的下一個考驗。身為觀眾的我們,也只能「外行看熱鬧」的為她加油,希望她能克服障礙、為國爭光。

不論亞運成績如何,謝喜恩即便在未來幾年退休當老師、教練,甚或有其他發展,從小打下的基礎都是未來人生路上的養分;體能高峰的確會下降,但人生的故事才剛開始。

最後,謝喜恩勉勵運動或練田徑的後進,第一要「設定階段性目標,達成了再往下一階段邁進。」譬如先加入校隊、再打全國賽、再拚到前幾名,做到之後再出國比賽。第二,就是她的家庭教她的──「請對自己的選擇負責!」

相關文章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