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會員專區 登出
首頁 人物報導 運動選手 滑輪甜心王佳葳》小眾運動也能闖出一片天!

滑輪甜心王佳葳》小眾運動也能闖出一片天!

出處/ 2018年9月號/第374期 2018-08-30
採訪整理/ 葉語容 圖片提供/王佳葳
瀏覽數 : 6718
收藏 瀏覽數 : 6718

一位來自南臺灣的甜美女孩,三歲半時因父親買了溜冰鞋,從此跟溜冰及滑輪結下不解之緣。至今已練溜冰及滑輪超過17年,是速樁界的優秀選手。媒體常形容她外型與實力兼具,但大家不知道的是,在高三那年,她曾一人照顧同時生病住院的爺爺、奶奶和爸爸,壓力大到崩潰痛哭,也讓她被迫早熟。如今事過境遷,回首那段往事,王佳葳說:「最高興的是,現在自己可以賺錢分擔家計,不必讓爸爸一人扛。」


燈箱廣告裡,一位紮著馬尾的可愛女孩,帶著專注的眼神在風中奔馳;仔細一看,發現她腳上穿著直排輪,原來不是在跑步,是在滑輪啊!她,就是王佳葳。

即將邁入21歲的王佳葳,目前是高雄師範大學體育系的學生,因為近年國際賽事成績斐然,還拍了世大運的宣傳短片,「滑輪甜心」的名號不脛而走,還有網友光看短片就說「戀愛了」!

三歲半就開始溜冰的王佳葳,在這領域已算「老鳥」。她專長的「速樁」是新興的運動,屬於滑輪中「競速」項目的一種,因為前輩不多,所以20初頭的她已是「資深行家」。

甜美的外型加上優秀的運動成績,讓她贏得「滑輪甜心」的封號,但她覺得自己的個性不像「甜心」!她說:「因為運動的關係,從小常跟男生相處在一起,個性其實有點Man;平常也不會特別做女性化的打扮,即便在艷陽下訓練也懶得擦防曬用品。」
 

家人的支持和愛
是栽培她的土壤

從小,爸爸總是陪伴在她的身邊,給予無微不至的照顧,但這不代表寵溺,她說:「爸爸的管教很嚴格,小時候,我的生活就是在練習場、家裡、學校這三個地方穿梭,爸爸很少答應我跟朋友出去逛街或是出去玩;雖然我也曾抱怨過,可是他總是說:『要趁著小時候多累積實力!』」

在王佳葳的記憶裡,「媽媽」的概念很模糊,她說,跟媽媽見面的次數,五根手指頭都數得出來。原來是爸爸到大陸經商時,遇到了媽媽,她出生後就被帶回臺灣撫養長大。

小時候她會思念想像中的母親,但爸爸、爺爺、奶奶已在她的成長之路上給了滿滿的關愛,所以長大後這缺憾也就不那麼明顯。少數見到媽媽的幾次,是她去大陸比賽時,媽媽曾來找過她。

爸爸是栽培她溜滑輪的主要推手。爸爸小學時曾打過少棒,還開過跆拳道館,據說也曾取得「體育保送」臺大的資格,只是後來放棄而沒有走上體育之路。由於爸爸愛好體育,所以願意一路栽培她成為職業選手。

她回憶,小學三到五年級這兩、三年,每週有兩天的晚上,爸爸會從高雄驅車載她北上學滑冰。到了臺北時已接近半夜,課程從半夜12點開始進行約兩個多小時,結束後爸爸立刻開車回高雄,抵達時已經天亮,接著她還要去學校上課。爸爸就是這樣出錢、出力,一直陪伴在她身邊。

在小六之前,王佳葳練的是「競速滑冰」,競速是很多人一起溜,受傷的機率較高;有一次她仆倒在地,下巴縫了32針,之後爸爸就希望她改練風險較小的「滑輪速度過樁」。所以從國中至今,她練的都是速樁這個項目,比賽時要用單足S型前進,快速通過20個間距各80公分的角標障礙物,世界級的選手約只用4秒多就完賽了。當被問到速樁有何吸引力,她回答說:「速樁的過程只需要幾秒鐘就能完成,我對於取得更低的秒數,一直覺得有挑戰性。」
 

非體育科班生
念體育系吃足苦頭

當記者問她,大學時是刻意挑選體育系來唸嗎?她說:「其實甄審時正值爺爺、奶奶、爸爸都住院,我根本沒心思在升學上,只想留在高雄照顧他們,所以就請同學幫我列出體育系的名單,從高師大體育系一路往北填。」

在高中之前,王佳葳唸的都是普通科系,並非體育科班生,但在高中就取得國際上幾個錦標賽的冠、亞軍,所以申請時有優勢,不過,體能上跟從小操練的科班生還是有段距離。「我游泳還好,但球類、田徑真的不行,要花好多功夫趕上。訓練體能也很累,這幾年都是苦撐過來的。」她用近乎哀號的口氣描述,可見要補上這段落差真的不容易!

那麼,速樁是個怎樣的運動呢?她說,其實練速樁的運動傷害很少,也不容易「鐵腿」,但需要良好的平衡、左旋、右旋等技巧,是種偏重技巧性的運動。念了體育系後,鍛鍊體能很辛苦,但對於練速樁有幫助。

有趣的是,速樁是新興的小眾運動,臺灣在國際比賽上取得優異成績的選手不多,她在國際賽上獲得冠亞軍的技巧就有特殊性,也讓她年紀輕輕就有了專業與賺錢的能力。從國三開始,就有學生家長主動來求教,到現在,她寒、暑假常到處教課。目前爸爸常往返臺灣與大陸,也成為一名「不會滑冰,但用嘴教課」的業餘速樁教練。

速樁與親情揉合的夢想
不大卻溫暖

跟同齡者比起來,王佳葳的學生生涯很不同,對於課業,父親的態度是「及格就好」,但對於未來的規劃,她自己卻很清楚。王佳葳說,目前國際上的大型賽事,有速樁這項目的並不多,但中國學習的人口比臺灣多很多,所以未來想到中國成立工作室,也跟爸爸一起生活。

在她成長的歷程中,「速樁」跟「家人」是兩大支柱,有家人的地方就是「家」的所在。她生命中最辛苦的時期是高三那一年,爸爸因心肌梗塞住進加護病房超過3個禮拜,那時爺爺奶奶因器官衰竭加上阿茲海默症,也住進同一間醫院。她同時要照顧3個人,「晚上在9樓照顧奶奶,早上到14樓照顧爺爺,加護病房開放的時候,再去看爸爸。」

雖然同父異母的哥哥、姊姊們,有提議要請看護,但她認為「家人應該自己照顧」,就邊做邊學,一手攬下照顧三個病人的工作,其中爺爺因失智,常不認得她;照顧期間壓力不斷累積,當時18歲的她常忍不住崩潰哭泣! 

這過程讓王佳葳早熟了不少,更懂得面對現實的問題,像是爸爸心臟裝三個支架要花四十幾萬,三人同時住院的花費也要籌措。幫老人換尿布該怎麼做?爺爺在「盧」的時候,該怎麼應對?爺爺、奶奶相繼在醫院過世後,自己也忍不住思考人生留下的又是什麼?

短短三、四年間,她快速成長,經歷的都是人生的重大課題,她說,讓她最難過的事,就是奶奶過世時她正在韓國比賽,爸爸瞞到回臺前夕才告知她,很遺憾沒能見到奶奶最後一面。然而,可喜的是父親的身體目前已穩定,所以她期待「畢業後能到大陸工作,跟父親一起生活」,這夢想對一般人來說可能平凡無奇,但對她來說,卻是最踏實的幸福! 

她說:「最高興的是,現在自己可以賺錢分擔家計,不必讓爸爸一人扛。」也還好有速樁這個專業在,讓她即便年紀輕輕、遇到挫折,也有繼續前進、發展的基礎。

處女座的王佳葳,骨子裡有著堅毅的韌性,與她水蜜桃般的容貌形成強烈的對比。反觀臺灣近年因少子化,「培養挫折耐受力」的呼聲很多;從王佳葳的成長故事,可以看到真實動人的愛與支持,自然會轉化為面對挫折的勇氣,在經歷挫折的淘洗之後,「生命的價值」會自然地浮現。與一般同齡的學子相較,這種從真實生活中學習、成長的體驗,更顯得難能可貴。

本文由教育部體育署學校體育組協助報導製作

相關文章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