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會員專區 登出
首頁 人物報導 運動選手 越野跑「一哥」周青甩開冠軍包袱,突破自我的祕訣

越野跑「一哥」周青甩開冠軍包袱,突破自我的祕訣

出處/ 大家健康雜誌網站 
採訪整理/
瀏覽數 : 1607
收藏 瀏覽數 : 1607
越野跑「一哥」周青甩開冠軍包袱,突破自我的祕訣

你是否習慣用冠軍取得與否來定義成敗?會想挑戰難度更高,不見得能保住冠軍的比賽嗎?還是選擇有把握的競賽?對於台灣越野跑一哥周青來說,跑步是和自己的靈魂挑戰,追求一種進步、用自己的方式達到目標才是重要的。

認真練跑不過7〜8年的時間,但周青在台灣越野跑界已是指標性人物,然而讓人難以想像的是,他過去卻是一名網球手。「網球對我幫助很大,一路走過來累積的東西,經歷了失敗,雖然走了很多冤枉路,但都是人生、都是經驗。」

周青表示,自己的父親是家族希望、父親又對他期許很深,所以從小就背負著很大的壓力,「我爸為了要我讀書,完全是高壓管理,所以到高中叛逆期時,我反彈很大,常待在網咖,後來甚至離家出走。」

網球陪伴他度過孤獨的時刻,也給了他目標。然而,高中才開始進行系統性的訓練,以網球打基礎的適齡年齡來說實在有點晚,到了大學他自覺網球路走得挫折、也難在這項目有所發展,因此慢慢將興趣轉往他路。

人生不想被侷限,跑出興趣

「一切都是緣分,從沒想過會進跑步的領域,那時我在玩鐵人三項,菁英組可以在前幾名,開始碰越野跑是來台北念書時,朋友帶我去俱樂部,慢慢玩出興趣。」周青笑說,2012年他剛上大學時第一次嘗試馬拉松,「那時候有很多負面情緒,只是想紓解壓力而去跑步,結果發現還蠻擅長。那時還有在打網球,不過成績上不去,雖然有個全國冠軍夢,但考慮未來發展後,慢慢把這項曾經的專練項目放到興趣上,並開始把目標放到跑步。」

馬拉松對周青的跑者生涯有著巨大幫助,他坦承這段時間就像打「基本功」,因為跑超馬、越野跑,一開始的訓練離不開追求速度的強度,「像大迫傑(日本馬拉松選手)高中就是田徑紀錄保持者,這些中長程的選手,後來跑全馬、超馬成績也不會太差,因為他們身體的強韌度高,心肺功能強,基本功打好,轉換跑道會非常驚人。」

周青詳細解釋說,如今國外有許多職業等級的跑者改跑馬拉松,因為短跑、中長跑競爭太大了,「速度爆發力等在30歲後會走下坡,所以短跑、跨欄選手,年紀輕輕就要轉換跑道,通常他們要延續生涯,會往長距離發展。還有一點是有速度基礎,要轉往長距離發展非常吃香,比其他人來得有優勢。」

雖然周青目前鎖定越野跑,然而並未放棄傳統馬拉松,「這兩項都喜歡,不想侷限在任何一塊,不想在任何領域去設限。」但他也坦言,越野跑的變化度較高,相對來說較有趣,這也是令他著迷的一個原因。(延伸閱讀:越野跑新手如何避免運動傷害?選購越野鞋、保命裝備、肌力訓練快速入門指南!

先成為台灣第一,然後再放眼世界

談到未來的目標,30歲的周青放眼國際,也要求自己先成為台灣第一。「我想要刷新台灣各項全國紀錄,畢竟冠軍每年有好幾個,紀錄只有一個。」全國之後,就是亞洲,再來是放眼世界,「我前一兩年太急著想去看看自己在世界的程度在哪,但很挫折,浪費錢、時間。台灣都還沒跑完,就想要去世界闖。」

之前在環勃朗峰超級越野耐力賽(UTMB)失利讓周青感慨,看過外面的世界,如今回來沒什麼好說的,就是要加強自身實力,達到國際水準。「我去白朗峰那次很挫折,狀況不好、心智不成熟、訓練方式也錯了,你期待越大,挫折感就越深。真正成熟的表現是對自己的選擇負責」。(延伸閱讀:越野跑一哥周青:傳授越野路跑新手必看訓練、飲食攻略、推薦賽道

是一個好手不應該害怕挑戰

失敗讓選手成長,向上攀爬的路,永遠比站在頂端精彩,周青認為他賽完歸國後的心路歷程,讓他有不同的運動哲學。「有一陣子我很怕輸,因為大家認為我是台灣第一,我也這樣覺得,但因此給自己包袱,所以比賽時我若是狀況不好,就不下去比,因為我很害怕被比較,那時候的我不是很快樂。但後來就看開了,如果你的眼光是全國、甚至全世界,那就不會在乎地區性賽事的勝負,無所謂了。」

「之後我都把短時間勝負看成期中考,追求的應該是人生價值,而非短期目標,我只看有沒有盡全力。」眼神閃耀著些許自信,周青豁達地說「是一個好手不應該害怕挑戰。追求功成名就不是我要的,重點是如何貫徹自己的意志和盡所有的努力,剩下來的勝負是次要的,是外界賦予的特別獎勵。」

獎牌的意義,另一種運動哲學思考

習慣於主流體育項目對於成功的詮釋後,當我們放眼被冠以「極限運動」之名的項目時,常會驚訝於這些選手的運動哲學充滿著一種難以定義、卻走出另一條實踐奧林匹克精神的活力。

對於跑步,周青也有著自己的看法,他認為衝線時刻當時最開心、最榮耀,但還有一些特別的東西,藏在過程之中。

他舉日本驛傳賽為例,那是多人組隊參加的長距離接力賽跑,當時很多日本國家代表隊的國手都在隊中,「那次要一口氣跑130公里,(我)跑到40公里時,肌肉纖維斷裂,但還是得繼續走下去,從白天到晚上,我腳綁著繃帶、一跛一跛的走到終點,那個比賽給我很多心靈啟發,我的領隊本來是騎腳踏車的,但因為我太慢了,所以他下來陪我走。」(延伸閱讀:不想路跑完有「跑者膝」、膝蓋痛,運動前後怎麼按摩及做伸展運動?

周青說那時他被日本運動員所展現的精神,以及強大的團隊凝聚力感動,「當你看到隊友跑到力竭、走到用爬的時候,你若沒有堅持到回終點、你沒盡全力,你對隊友是很愧疚的。你一定會把自己逼到極限,這是很特別的,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燃燒生命。」

這不是一個真正有效率、以奪牌創紀錄為主要考量的行為,因為途中若是受傷可能因此耽誤整個賽季,然而這也是體育精神中最美麗的部分——團隊協作和克盡天賦。

未來夢想:最長距離、最多山頭、最短時間完成中央山脈大縱走

問他跑步至今是否在人生路上成長不少?周青給出肯定的答案,他認為運動競技讓自己能更坦然面對勝負,「運動員經歷的勝負比一般人更多,在面對挫折與失敗的時候,運動員能更快速的回復到正常;而比起一般人經歷的勝負來講,買車、買房、結婚生子都是人生的一種勝負,而每一種選擇背後都賦予了極高的代價,面對不可預測的事情,人們往往會選擇逃避,也因此運動員的心理素質在職場上會變得非常重要。」

做為一名跑者,周青和前輩們一樣,未來有很多夢想,像是四大極地馬拉松、四大超馬、環勃朗峰超級越野耐力賽(UTMB)、斯巴達超馬賽、櫻木花道超馬、惡水馬拉松等,沒打算停下腳步。「不想半吊子,要趁現在提升自己、打好基本功,未來轉換才會更加突出。」

另外,他也透露將發起「中央山脈大縱走」的越野跑活動,並且預計會拍攝此行程的紀錄片。目前關於活動的許多細節——像是中繼站、補給點、醫療等還在規劃中,不過已在國內的登山和越野界掀起一陣討論熱潮。

「我們要達成的是最長距離、最多山頭、最短時間完成中央山脈大縱走,我和朋友將會全程參與,其實我有點懼高,當然有點緊張!」周青表示,這趟行程將全程輕裝,預計10〜12天走完,「但我們希望8〜9天能走完,當然是盡力而為!」「盡力而為」這4字講起來容易,實際上卻很難,「我自己沒什麼壓力,但許多登山界的朋友很期待,而且一旦計畫開始,我想努力完成,這時候要符合自己的哲學就不容易。」但我會全力以赴,好好享受這過程!

 
相關文章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