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會員專區 登出
首頁 健康加油站 影視異想 《我不是藥神》白血病患者,背後想說的真實故事是什麼?

《我不是藥神》白血病患者,背後想說的真實故事是什麼?

出處/ 大家健康雜誌網站 2018-11-15
採訪整理/ 張郁梵 圖/翻攝《我不是藥神》劇照
瀏覽數 : 1380
收藏 瀏覽數 : 1380

中國電影《我不是藥神》在大陸狂賣31億人民幣(約新台幣138億元),強勢入圍2018年第55屆金馬獎最佳劇情長片、最佳男主角、最佳新導演等7項大獎,該片拍攝成本雖低,票房卻很亮眼,更創下中國影史上前5大票房紀錄,口碑、票房雙收。劇情描述治療慢性骨髓性白血病(CML)的故事,一句「世界上只有一種病,叫作窮病」的台詞,切中現今癌症治療進入高藥價時代下,患者的無奈和壓力。事實上,片中提到的特效藥「格列寧」還真有其「藥」!
 

改編1
劇中主角程勇確有其人

《我不是藥神》改編自中國慢性粒細胞性白血病患者陸勇的真實人生。陸勇從印度走私非正廠藥,賣給其他無法負擔國內高昂藥物的病友。2015年,陸勇因銷售假藥罪被捕,超過1000名病友聯署上書,說是因為陸勇,讓他們得以偷生,請求當局免除對陸勇的起訴。

而在電影裡,徐崢飾演的男主角程勇不是病患,只是上海一間印度神油店的老闆。某日在鄰居的引薦下,王傳君飾演的白血病患者呂受益登門拜訪,請他從印度帶回一批治療慢性粒細胞性白血病的特效藥「格列寧」。程勇雖深知走私販售藥物是違法的,但此時的他正和前妻爭取兒子的撫養權,經濟陷入困難,加上年邁的父親要做手術急需用錢。於是,他決定鋌而走險,踏上走私的道路。
 

改編2
昂貴的救命仙丹確有其藥

劇中,讓病患只能傾家蕩產買專利藥的救命仙丹「格列寧」,藥品原型就是來自第3屆唐獎生技醫藥獎得主布萊恩・德魯克爾(Brian Druker)博士所研發的藥物「伊馬替尼」(imatinib)。《我不是藥神》片中虛構的藥物「格列寧」即為伊馬替尼,這是學名,商品名稱為Gleevec®,市售俗稱,中國大陸翻作「格列衛」、台灣叫「基利克膜衣錠」。

德魯克爾博士是推動此藥臨床試驗的醫師科學家,讓慢性骨髓性白血病癌症患者十年存活率從五成提升至九成,被國際喻為「抗癌的神奇子彈」。德魯克爾為此藥物投入一生心力,起初多數人不看好,甚至認為是不可能的事,但他抱持堅定的信念,甚至不惜搬去奧勒岡州,唯一目標就是研發出專門治療慢性骨髓性白血病的藥物。

然而,在初期,製藥公司並不看好他的研究,好不容易同意進行的動物實驗,也因效果不如預期,藥廠就此解散。但面對眼前在生死關頭的病患,德魯克爾依舊決定鍥而不捨的說服藥廠開發此藥物。

所幸皇天不負苦心人,1998年6月伊馬替尼終於進入臨床階段,54名原本對其他藥物產生抗藥性的患者,竟有高達53人在四周左右便恢復正常,讓人大為振奮。另一項歷時五年的追蹤調查中,有98%的病人血液維持正常,存活率達89%,驚人的成果讓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將此藥列入優先審查名單。2001年5月,短短不到三個月的時間便核准上市。《時代》雜誌盛讚伊馬替尼是經過嚴格訓練的「獵癌狙擊手」,直接瞄準癌細胞弱點,槍槍命中,彈無虛發。

為了感謝德魯克爾讓他們重獲新生,有些病人將自己的感激寫下來,集結成冊,送給德魯克爾。而德魯克爾在得知病人因此類藥物康復後,也頗感欣慰,成功將伊馬替尼應用於慢性骨髓性白血病,為標靶治療的時代吹響了號角。

如今,各種標靶治療藥物仍不斷推陳出新,德魯克爾的貢獻為癌症治療領域建立突破性的新里程碑,也讓真正「藥神」的精神價值遍及全球,造福人類。

相關文章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