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會員專區 登出
首頁 健康加油站 好書推薦 合隆毛廠總裁陳焜耀》不要停下腳步,繼續保持活力!

合隆毛廠總裁陳焜耀》不要停下腳步,繼續保持活力!

出處/ 幸福樂齡:高年級的人生課 2019-12-31
採訪整理/ 張慧心、楊育浩、張郁梵
瀏覽數 : 507
收藏 瀏覽數 : 507

1954年生,合隆毛廠總裁。23歲進入家族企業上班,就此踏入羽絨產業。1990年,36歲的陳焜耀以二房之子的庶出身分,接下搖搖欲墜的臺灣合隆,成為紡織業最年輕的董座。如今,合隆毛廠是亞洲歷史最悠久、布局最廣的專業羽絨製造廠,在全球各地獲獎無數。

合隆一度瀕臨破產,他當時為了拯救合隆,決定念書,政大企家班畢業後,還跑去美國西雅圖城市大學進修企管碩士。壓力一度大到得靠安眠藥和鎮定劑來助眠,直到接觸馬拉松後,才讓他依賴藥物的問題「不藥」而癒。

陳焜耀是台灣首位三進三出撒哈拉沙漠、最年長的超級馬拉松參賽者。2017年5月,他和兩位兒子花了七天六夜,挑戰美國海豹部隊的訓練基地──夏威夷火山馬拉松「Mauna to Mauna」。抵達終點後,兒子陳彥誠和陳彥誌一如以往將父親扛在肩上,馬拉松父子檔奮戰超馬,重新修補的是父子間遲到十多年的親情。

退休後,還能做什麼?對陳焜耀而言,退休後做什麼都好,就是別閒著!如果真的不知道該做什麼,就去運動吧!游泳、快走都可以,或是規劃一場自助旅行,出去走走、看看,欣賞不同的風景也不錯。「畢竟人是『動物』,是『動』的『物』體,就該『多動』啊,才不會讓身體荒廢了!」

冷颼颼的寒冷冬季,保暖的羽絨衣都會熱賣,但大家可能不知道,市面上部分知名品牌的羽絨製品原料都是出自「合隆」。合隆毛廠是羽絨原料供應大廠,除了代工服飾,也為美、日等國廠商代工羽絨寢具等成品,每年純日本製造的100萬件羽絨被,就有50萬件是由合隆生產。

由陳焜耀一手打下的合隆江山,年營收超過50億元,全球市占率約六分之一。不僅掌握了冰島雁鴨、加拿大白鵝羽毛等頂級羽絨的主要產量,年產值更擠進世界十強,每年加工生產的羽絨重量相當於一座巴黎鐵塔,而他也在2006年打破歐洲壟斷壁壘的國際羽絨市場,破天荒成為首位當選國際羽絨羽毛局(IDFB)技術委員會主席的亞洲人。只是在這輝煌的成績背後,卻是一個百年家族分裂,「細姨」之子接班,中興家族的故事。
 

從負債三億到年營收五十億
打造合隆成為國際羽絨霸主

陳焜耀學生時期常到工廠打工,更小的時候,常坐在摩托車前面的油箱上,陪爸爸去工廠。「雖然我是庶出二房的小兒子,卻和爸爸始終很親密,但一開始,我只想當老師,根本不想碰家族事業,只求有間房子安穩過一生。」

在父親堅持下,陳焜耀打消出國夢,待在父親身邊學習生產羽毛的技術。1990年,他被迫接手臺灣合隆,原因是父親突然罹癌,病情迅速惡化,庶子的身分在家族兄長堅持分產時,不敢爭多論少,致使最後只分得合隆毛廠這個最不被看好的工廠,加上所有人又無意經營深圳廠,他只得變賣個人家產,吃下兩家公司的持股,一下子就陷入無現金周轉的危機中。

「爸爸臨危時一再交代絕對不可分家,但兄長卻堅持分家,力量一下就分散削弱了!」在此之前,陳焜耀跟著父親學做生意,好不容易打開日本市場,營業額幾乎百分之百依賴日本,甚至主要客戶就占總營業額的七成。

這種失衡的「體質」,導致後來百病叢生。「因公司風雨飄搖,同業都在一旁等著看合隆垮台,而公司一手栽培出來的業務人才,也因信心不足,紛紛另立門戶,還回頭搶走日本的訂單,讓公司陷入絕境,連買原料的本錢也沒有。」

此時陳焜耀想起「好久沒和美國人做生意了!」於是積極開拓美國訂單,正好美國廠商也備受中國羽毛製品品質低落之苦,急著尋找合作夥伴,而臺灣合隆早已達到日本業者挑剔的高標準。當下雙方一拍即合,臺灣合隆絕地重生,自此生意愈做愈大。

如今,合隆在加拿大、德國、韓國和日本都有投資相關企業,光是亞洲就有六個生產基地,更掌握了冰島雁鴨、加拿大白鵝羽毛羽絨等世界頂級羽絨的主要產量。

合隆產品主要分成三大類,一是羽絨原料,二是寢具產品,三是一般成衣,少部分內銷,絕大部分外銷至歐洲、美國、日本、韓國等世界各國,且從工業產品到消費性產品皆系列完整,消費性產品更打出自有品牌,不論羽絨被、羽絨枕、睡袋、夾克和背心等,高品質的羽絨製品都帶給消費者一個穿、蓋舒適的新感受。
 

跑步跑成興趣
成功挑戰馬拉松

想起當年的經營危機,陳焜耀坦言,「當時壓力真的太大了,導致我長期服用鎮定劑、安眠藥才能作息正常,用『安眠藥當花生吃』來形容一點都不誇張!」。雖然知道長期吃安眠藥、鎮定劑不是辦法,可是他一躺上床,想到別人說的閒話、人事問題、資金問題、客人質疑、旁人嘲笑等,壓力大到根本睡不著。「我想能挺過那段難關,讓我至今還能健康活著,是因為一直有在運動!」他石破天驚般的說出這個結論。

2008年,在大兒子陳彥誠的帶領下,54歲的陳焜耀開始接觸跑馬拉松。一開始是跑ING台北國際馬拉松9公里組,隔年,便和兒子一起報名挑戰全程馬拉松。

「別以為跑全馬是件容易的事!」陳焜耀坦言,當時他57歲,跑到下半程時,體力已不濟,若不是兒子在一旁不停鼓勵:「爸,跑快點,主辦單位在撿人頭了。(沒被撿到的就得放棄,把路權還給用路人)」陳焜耀拚著一口氣才終於跑完全程,拿到夢寐以求的完賽紀念獎牌。

2011年,政大企家班同學約他參加林義傑發起的「擁抱絲路」活動,他和兒子飛到西安參加最後一段200公里陪跑。「生產事業的壓力很大,跑馬拉松的過程,全身流很多汗,跑完全身舒暢,壓力全都釋放掉。」陳焜耀覺得,跑步是最好的運動,短褲加跑鞋,不受場地限制,就能達到健身的目的。
 

撒哈拉超馬
難忘的人生經驗

2012年底,兒子報名撒哈拉超馬極限挑戰,陳焜耀聽到後很不高興,忍不住抱怨:「也不相約一下!」兒子解釋,超馬比賽不但辛苦,也有危險性,尤其沙漠環境詭譎,媽媽又十分不贊成,所以才沒約爸爸去。

然而,陳焜耀躍躍欲試哪容阻擋,最後父子結伴同行,經歷七天六夜的非人賽程,雙雙完成比賽,成為實至名歸的「鋼鐵人」、「特種部隊」。他笑著說,這輩子從沒那麼邋遢過,不但所有裝備要自己扛,全程沒法好好吃,也沒辦法洗澡,加上40幾度高溫烘烤下,整個人都要變形了。

但最令陳焜耀感到神奇的是,每天要跑40公里路程,要喝將近7公升的水(每10公里喝1.7公升),連續8天下來,體質竟完全改變,返臺後再也不用吃鎮定劑和安眠藥。「因為這個意義重大的轉變,老婆大人對於我從事極限體能運動,從『持保留態度』轉為『默許』啦!」夫人陳亦惠甚至對友人表示:「運動改變了另一半的人生。」


陳焜耀54歲開始跑馬拉松,近年完成不少國際賽事。2016年挑戰納米比亞撒哈拉馬拉松,2017年11月,少了兒子作伴,63歲的陳焜耀第三次獨自一人挑戰極地馬拉松,順利完成阿根廷Patagonia賽事,全程250公里。

 

攜手參賽成回憶
不再錯過父子情

在征服撒哈拉極地馬拉松後,陳焜耀並不以此為滿足,陸續挑戰中國戈壁、智利阿他加馬沙漠、南極、大峽谷等地。2017年5月,更與兩位兒子挑戰美國海豹部隊的訓練基地──夏威夷火山馬拉松「Mauna to Mauna」,在平均標高2000~4000公尺的兩座火山間奔馳,雖然辛苦,卻讓父子三人大呼過癮。同年11月,已經晉身「超馬老將」的他第三次獨自挑戰極地馬拉松,順利完成阿根廷Patagonia巴塔哥尼亞高原賽事,全程250公里。

跑極地超馬也許不是很特別,但父子一起跑,可就稀奇了!2017年5月,陳焜耀與兩個兒子成功挑戰夏威夷火山馬拉松,在抵達終點線後,彥誠和彥誌兄弟倆還特地將父親扛在肩上,共譜出賽場上最美的親情風景。(圖片由M2M大會提供)

在一場又一場七天六夜的極地賽事中,陳焜耀頂過沙漠高溫曬傷,克服雪地裡可能失溫的壓力,欣賞了不少極地特有的地貌風景,但對他而言,可以更進一步認識自己的孩子,才是參加極地馬拉松最大的收穫。

年輕時的陳焜耀事業心極為強烈,生活都被工作填滿,即使是睡覺前,想的也是明天會議要說什麼、生產線哪邊要改進、怎麼說服客戶下單,也正因如此,他曾是個在孩子成長過程中缺席的父親。

1990年接掌臺灣合隆後,陳焜耀為了傾全力拓展事業,讓妻子帶著兩個兒子移民紐西蘭,自己則穿梭全球跑生意,每年只回家2~3趟,每次停留1~2周。他回憶,曾在店鋪櫥窗前駐足半小時,猶豫是否幫心愛的兒子買一個上萬元的玩具,但礙於當時事業遭逢難關,每一分錢都額外珍貴,幾經思索後,最終仍空手而回。沒想到事業好轉了,當他想再買玩具給孩子時,卻發現他們已經到了不需要玩具的年紀。

陳焜耀感覺對小兒子陳彥誌特別虧欠。2014年,他們首度相偕參加智利阿他加馬沙漠超馬,這是陳焜耀二度挑戰。這趟「沙漠行」,讓他意外發現,在面對長期參賽的各國老友時,自己除了一句「這是我小兒子」外,竟想不出如何介紹彥誌。

「我和彥誌這麼不熟嗎?」陳焜耀驚覺,過去總將目光放在長子彥誠身上,而彥誌從小被環境逼得成熟、個性壓抑,即使家中經濟無慮,仍從高中開始打工賺學費,總是獨自處理情緒和生活。此趟超馬之旅讓他終於有機會能和彥誌單獨相處,當他們穿越岩山、沙丘、溪谷、礫石地環繞的荒涼寒漠,陳焜耀彷彿能夠體會彥誌單調苦澀的成長歷程。

當賽事進入最後一天時,父子相偕跑完最後一程。快到終點時,兩人一起從背包裡拿出公司旗、張著旗子走到終點。一跨過終點線,彥誌忽然心血來潮,熱血地說:「爸,我想把你扛起來。」那一刻,陳焜耀才恍然大悟,原來父子間那股緊密又寶貴的親情一直都在!
 

提早交棒百年心血
從「跑超馬」看見兒子的領導風範

2015年,當父子征服完四大極地賽的隔年,34歲的陳彥誠突然接到陳焜耀發給全公司,標題為「籌備董事長交接典禮」的群組信。對陳彥誠來說,「接班」來得很突然,直到交接典禮前半小時,還忍不住緊張地問:「爸,你是玩真的、還是假的?」

在臺灣傳統產業中,陳焜耀是極少數願意提前交班的經營者。問他為何會放心將這百年企業交棒給兒子?他說:「我跟他一起跑超馬,在沙漠、南極這麼惡劣的環境,他都生存下來了,還能幫助我、幫助隊友……跑步可以想很多事,當時我就想,我是不是顧慮太多?現在不放手,什麼時候才要放手?我要趁我手暖的時候幫助他。」

由於陳焜耀當年是在父親突然病倒下,臨危受命接任董事長,沒什麼歷練機會。所以,到了交棒的時刻,才會希望能趁自己還正值壯年時,提早讓兒子接班,自己則掛名總裁,「這樣我才可以從旁協助,給他長一點的養成期,畢竟經營是需要經驗累積的。」他相信,在彥誠和彥誌兩兄弟的領導下,合隆還可以繼續創造下一個百年光輝!

陳焜耀認為,「所謂退休,不是靜態的,而是要找尋積極的目標,讓自己繼續迎向另一個挑戰。」若是喜歡旅遊,每趟行程不妨多預留至少兩小時的空白時間,讓自己更有時間多走多看。他的經驗是,抽空探險通常會有意想不到的發現與驚喜,也因而看到不少預期外的美麗風光!


超馬老將
騎重機遊遍北美

如今,第五代已加入合隆,同輩的企業家也漸漸退居幕後,但退居幕後的陳焜耀並不因此而停下腳步,熱愛冒險的他,除了跑步之外,還參加重機車隊,騎著哈雷橫跨美國,縱情奔馳在極富傳奇的66號公路上,從芝加哥一路騎到洛杉磯,全程約四千公里,一圓「重機夢」。

2017年,陳焜耀更自行規劃、安排國內外的重機小旅行,造訪了許多以前未曾前往的城市,也欣賞到許多美景。在經過美加邊境時,他看見了如明鏡般清澈的取景湖(Picture Lake),也看見了台灣看不到的麥田海,「金黃黃的一大片,真的很像是沙漠海,一望無際!」

踏上旅程前,他會先將行程規畫好,而且會多預留至少兩小時的空白時間,讓自己有時間多走走看看。心血來潮時,也會特地彎去岔路探險,通常都會有意想不到的發現,可以看見預期外的風光!他也鼓勵上了年紀的人,不要停下腳步,要積極的安排能接觸外界的活動,讓自己繼續保持活力。
 

退休後,別讓身體「閒置」!

要活就要動!近幾年迷上騎重機、跑超馬的陳焜耀深知「有健康的體力,才能談生活品質」,因此會督促自己盡量每天上健身房報到,練跑步、游泳、重訓。他笑說,「我無法一直坐在家裡看電視,就是靜不下來,所以我會盡量把生活填滿。」

閒暇之餘,陳焜耀也會四處演講,參加公益活動,還會定期上捐血中心捐血。他也建議準退休族,不要讓自己閒置在家,如果真的不知道要做什麼,去運動、公園快走也好。不要覺得年紀大了,做不了什麼運動,其實愈老愈要動,而且一分耕耘,一分收獲,持續運動一陣子,你就會驚訝地發現,原來身體已經在無意間變得更強壯了!(本文摘錄自《幸福樂齡:高年級的人生課》一書

相關文章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