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會員專區 登出
首頁 人物報導 運動選手 奧運射擊國手田家榛》有甜蜜的負荷當後盾,瞄準2021奧運,不放棄每一發子彈

奧運射擊國手田家榛》有甜蜜的負荷當後盾,瞄準2021奧運,不放棄每一發子彈

出處/ 大家健康雜誌網站 2020-04-21
採訪整理/ 林建煌
瀏覽數 : 221
收藏 瀏覽數 : 221

我國在射擊項目上,首位拿下2020東京奧運(因新冠肺炎已延期至2021年)參賽門票的選手田家榛,對於暌違八年將再次站上奧運舞台,坦言「心情和身分都有點不一樣,現在沉穩多了,不會得失心那麼重。」她的爸爸、也是教練田兆枝笑說,接受採訪也是一種訓練,以往面對鏡頭容易緊張的女兒,現在已經做得好多了。
 

2012年的倫敦奧運,田家榛在當年4月份的世界盃射擊賽摘金,被美國知名體育媒體《運動畫刊》看好有在奧運奪牌的實力。不過,在巨大壓力下,田家榛卻在資格賽表現失常,只射出378分,排名27,無法擠進8強決賽。

身為射擊代表隊中的「老大姐」,2018年升格當媽媽的田家榛自認,身分轉換能幫助自己在面對比賽時更加豁達。「就是享受與世界各國好手競爭,希望能奪牌,為女兒從東京帶回紀念娃娃;如果沒能如願,也會自己買一隻。」
 

家人是出征戰場時的助力

女兒「圈圈」的出世,對於田家榛來說,能讓她更感到放鬆和安心,「她會走路後是助力,但在不會走路之前是阻力。」田家榛笑著說。過去她喜歡射擊時那種專注的感覺,現在則是多了家人當寄託,出征戰場時也感覺像是多了一個助力。

受到擔任教練的父親薰陶,田家榛15歲開始練習射擊,一開始就展現出極為出色的天賦,2010年廣州亞運,她首度參賽,2012年就在世界盃射擊賽倫敦站的女子10公尺空氣手槍的項目中,贏得台灣世界盃史上首面射擊金牌。2014年亞運,她又和吳佳穎、杜禕依姿三人一起拿下女子團體10公尺空氣手槍銀牌,可謂是在國家隊戰功彪炳。

田兆枝曾形容女兒的個性,如果不練習射擊,是一種浪費,雖然話不多,卻在射擊上有著出色的天賦和熱情。可惜內向的她,過去一看到攝影機的鏡頭就緊張,「一直想射好,但就是沒辦法。」因此,在多次大賽上失常而錯失機會。不過「為母則強」,這一次復出後,自己明顯感受到女兒的企圖心和成長。

不只是「田爸」這麼認為,場邊採訪的媒體也認為,田家榛在應對進退上變得更加輕鬆,似乎不再注意外界的眼光。對此,田家榛笑說,可能是孩子讓自己重新找回專注吧!她也感謝一路走來有家人當後盾,特別是從小就「出錢出力」的爸爸。雖然兩人過去常因意見不同而爭吵,她也會嫌爸爸太愛在賽前碎碎念,但也必須承認有父親陪同出賽,安心許多。
 

嘗試全新挑戰
改當賽場「快槍俠」

在2018年世錦賽拿到第4名,田家榛是台灣射擊代表隊第一個取得奧運參賽資格的選手。和過去自己在行的「10公尺空氣手槍」比賽,在75分鐘內打完60發子彈不同,這次參加的是「25公尺運動手槍」項目,在比賽節奏上更為緊湊。

25米女子運動手槍資格賽分慢射、速射二個項目;慢射方面,在試射一組(5發子彈)後,進行6組正射。而速射同樣也是先試射一組後進行6組正射,不過有限定時間為50秒,每10秒1發(紅燈:手臂停在45度角以內7秒;綠燈:開始進瞄區,3秒鐘內擊發出去)。二項總和為排名成績。

田家榛獲得2019年巴西世界盃射擊比賽第三名。賽後與身為教練的爸爸田兆枝合影。(圖/田兆枝教練提供

雖然不少射擊選手在兩個項目的轉換上會發生適應上的問題,不過,田家榛反而相當喜歡且擅長這種快速風格。她表示,現在訓練時平均3秒就要射出1發子彈,「不會有多的遲疑空間,上去就準備要出槍了」,這對於容易亂想的自己來說,反而是一種優勢,可以更專注在比賽上。

田兆枝指出,田家榛本來在速射上就有優勢,但第一階段的慢射還不夠穩定,因此冬訓時以加強她的肌耐力為主。父女倆異口同聲的表示,現在女子10公尺空氣手槍項目競爭激烈,反而25公尺手槍較有機會爭取好成績,本屆奧運目標就是爭取進入到前8強。

受到新冠肺炎影響,田家榛今年二月的移地訓練確定取消,3月份則將前往印度參加世界盃,5月份則要去德國比賽,也將會是奧運前的最後一戰。她希望自己「永遠不要放棄每一發子彈」,努力奮戰到最後一刻。

過去20幾年來,田兆枝和田家榛師徒倆,一起並肩走過了大大小小的比賽。8年後,他們再次向奧運叩關,挑戰金牌的夢想,不同的是,如今家裡增添了新成員,生活和靶場的一切,都要做出改變,但對他們來說卻是「甜蜜的負荷」。

相關文章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