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會員專區 登出
首頁 兩性關係 婚姻經營 想要無痛離婚可能嗎?Mr. 6劉威麟曝2訣竅在「離or不離」兩難中,更易下決定

想要無痛離婚可能嗎?Mr. 6劉威麟曝2訣竅在「離or不離」兩難中,更易下決定

出處/ 劉威麟《「1」的力量》 
採訪整理/
瀏覽數 : 853
收藏 瀏覽數 : 853
想要無痛離婚可能嗎?Mr. 6劉威麟曝2訣竅在「離or不離」兩難中,更易下決定

在我看來,由婚姻所組成的家庭是一種是很特別的「組織」。這個組織由伴侶結婚所創立,有的加入小孩為成員。組織基本上是穩固的。兩位創辦人照顧這個組織,對它有責任,以愛灌溉,並從中獲得愉悅感,這就是經營得好的一個家庭。不過,就像公司一樣,並不是每個家都經營得這麼好。有時候明明經營不善,照理說應該要倒閉,有些家庭卻是應該倒閉卻倒不了,或者無法和和氣氣地說再見。

曾經辦過一場活動,邀請剛離婚或正在離婚中的男女一起參與座談。令我意外的是,現場來了好幾位離婚超過十五年的資深前輩。一開始,我相當欣喜,可以聽一聽這些資深離婚者的心情故事。不知當自己離婚十五年後,會是怎麼樣雲淡風輕的感受。

意外的是,離婚十五年以上的他們,心情一點也不雲淡風輕。和我們這些剛離婚的人一樣,非常憤慨地講述前夫或前妻的種種不是,諸如當年對方是多麼差勁、對他們有多糟糕等等。已經是十五年前的事了,他們卻講得好像是昨天才發生,細節皆交代得非常清楚。

想想,這些資深人士當年離婚時,我還沒結婚哪。我熬了快十四年的婚姻而離婚;他們離婚已超過十五年,卻還沒有走出離婚的傷痛。所以,離婚真的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即便簽下了離婚協議,所有案子都結了,你心裡真的已經離婚了嗎?

不只是還在婚內的人在想著能怎麼全身而退;有一些已經離婚好久的人,從來都沒有離開過婚姻的陰影。有沒有什麼巧妙的訣竅,可以幫助我們有機會無痛離婚,讓我們在決定「離」或「不離」的兩難中,更容易下決定呢? 

首先,讓我分享自己的經驗。辦過多場相關活動、聽過形形色色的離婚案例,我發現自己的離婚過程相對順遂。對比我和前妻在近十四年婚姻中的爭吵嚴重程度、最後五年「要離不離」的掙扎,最後那半年,雙方各請律師,經過幾個月的討論,竟然就順利地簽妥離婚協議書。兩個孩子順利地如我所願,歸我獨力監護。離婚後,一切也歸於平靜,孩子更迅速重拾往日笑容。
我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訣竅一、多找律師,多講幾次自己的故事,挑一個最好的

記得後來讓我下定決心奮力探詢離婚的方法,是妻子帶孩子離家出走。那不是她第一次那樣做。我知道她不開心,而我也真的感到非常驚慌、害怕,好怕從此再也見不到孩子。當時,我在極度驚慌失措的情況下,上網搜尋「家事律師」,然後帶著亂七八糟的情緒,蓬頭垢面地走進律師事務所的大門。或許也有人是像我這樣吧?

我找的第一個律師很不合適。記得他聽完了我所說的,並沒有給出實質建議,還一直把我有幾個孩子、分別是幾歲記錯。他一再地重複問我已講過多次的細節,並且不時瞄向自己的手機。結束後,他急著向我收諮詢費,也不是很關心我的離婚計畫。

或許也是我自己心情太凌亂,沒辦法將發生的事講個清楚吧。但是當時,妻子已經帶孩子離家,消失蹤影,我需要的心理安慰其實遠大於實際的法律指導。只能說,當時那位律師和我的心沒有對上。於是,我下樓去銀行領了一萬多元現金,先將一半付給律師,再上網查另一間律師事務所,接著帶剩下的錢,馬上搭車去第二間事務所,將事情全部再重述一次。這一回,我有所發現:法律只有一套,但每個律師的風格都不同。

離婚律師怎麼選?

找律師要看緣分,每位律師都有自己的強項與風格,都可以為我們保障應得的權利。但,畢竟這是一段短則好幾個月、長則要好幾年的合作關係,建議多試幾位,找一位與自己的調性契合的離婚律師。

最好跑個四、五家律師事務所,再做最後的決定。也就是說,大概要準備三萬元左右在律師諮詢費上,四處蒐集資訊,也為自己挑一個好律師。未來如果進入正式訴訟程序,花的錢可能會比想像的多更多,更不用說若最後談的條件太差,造成的損失可能更大。

以我來說,我記得自己至少見過六名律師,最後和其中一位特別聊得來,就選定是她。初見這位律師時,我非常想要孩子,所以我問的問題都圍繞著「如何搶孩子」。而她也很有耐心地為我解答所有的可能性。這位律師很有彈性,符合我天馬行空的個性,和她聊起來還挺過癮的。我想,就是因為律師的鐘點費不低,所以我們才應該更慎選律師。若選到對的,每一分錢都讓自己更愉快;選錯了,過程將變成折磨。

訣竅二、在心理上,做好最壞的打算

我最在意的始終是孩子。但是到了最後,卻是我主動對律師說:「我要放棄孩子了,請你幫我辦好離婚。」

當律師聽我說打算放棄孩子,請她幫我以另一種策略進行離婚談判時,嚇了一跳。在她看來,這一招是不合理的。哪有還沒打仗就先認輸的人呢?確實,恐怕也沒有律師會教客戶放棄一切。這是我自己的領悟。

回頭看我的「無痛離婚」過程,之所以在法律上沒吃什麼虧,也沒有與前妻真正走進法院爭訟,是因為我先做了最壞的打算。這讓我變得對許多事情不在意。因此,在與前妻談的過程中,我一片海闊天空,最後和平地談到最好的結果。

離婚拖了這麼多年,主要就是因為我無法忍受沒有小孩的日子。一想到孩子,我就淚崩。更擔心孩子會因為父母離婚而留下陰影,讓他們的人生從此變得黑暗。而後來我成功地脫離這樣的恐懼,最關鍵的原因就是一切都反了過來,我從一個怯怯懦懦不敢離婚的人,突然間看開了。


有一句話說:「不在意的人,最大。」這句話用在離婚,實在是太適合了。

要對離婚一事真正看開,無論是離或不離、贏或不贏、搶到(孩子)或沒搶到、守住(財產)或守不住,都不在意,最重要的心理關鍵就是,我已經做足了最壞的打算:到底我最怕的是什麼?我心中最大的恐懼是什麼?並且想像如果它發生了,我該怎麼辦?做好這樣的準備,想辦法讓自己接受它,然後,開始勇悍地和前妻談離婚。

既然我的最大恐懼是孩子不在身邊,那麼我就針對這一點,在心裡先做好充分準備:從我跟妻子提離婚的第一天起,孩子就有可能立刻被她帶著離家出走。這是律師無法教我的,也是網路上許多文章都沒有提到的方法,在我身上卻很有效。

一旦離婚,失去了一切──我會怎麼樣?

為了做這樣的準備,好一陣子,我開始自己到外縣市旅行,一個人在旅館住上一晚,一個人孤獨地東玩西玩。剛好,公司派我到國外出差,我在飯店住了十幾天,一邊模擬以後如果自己一個人住,會是什麼感覺。

自從結婚後,床的另一側一直都有另一個人睡。這才發現,自己已經多久沒有一人躺在一張空空的大床上。後來和其他離婚的朋友聊起才知道,這種空無一人的床,原來是很多人不敢離婚的理由。

不只這樣,很多人當婚姻走到深處,因為太習慣每次逛街時,都有一個人陪在身邊,參加聚會時,都和另一個人共同出現,而漸漸忘了一個人怎麼出門、怎麼看電影、怎麼見朋友、怎麼睡覺……

我發現,當我幾次都自己一個人,慢慢地找回了一個人的美好。記得在機場等著回台北的班機時,我突然發現寧可自己一個人住,也不想再回到那個吵吵鬧鬧的家。從那時候開始,我便克服了自己最大的恐懼,完全不怕離婚。

回到一個人,財務幾乎從零開始,膝下無子女──沒關係,這就是最差的了。那又怎麼樣呢?我覺得我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準備,當它發生時,我應該能撐過去。這時候,我就敢向妻子提離婚了。

本文摘自《「1」的力量──走出離婚低谷,30個過來人經驗,陪伴你自信重生》,寶瓶文化,劉威麟(Mr. 6)著

相關文章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