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會員專區 登出
首頁 兩性關係 情人相處 失戀急救CPR

失戀急救CPR

出處/ 2005年10月號/第232期 
採訪整理/
瀏覽數 : 1960
收藏 瀏覽數 : 1960
失戀急救CPR

戀愛,是大學生活中一道不可或缺的菜餚,摻雜酸甜苦辣各種味道,但有些人失戀時,彷彿大海嘯來襲,孤單地在水裡掙扎,游不上岸,甚至引發憂鬱症,身為父母、師長或朋友,該如何拉他一把,陪伴他走出陰霾?

對大學生而言,生活的重心依序為課業問題、情感生活及社團活動,再次則為打工。感情順利時,當然走路有風,世界因此變得更美好;但感情遇阻時,不少學生的反應如世界末日般難以承受,甚至整個人生為之改變。

失戀時更需要肩膀

今年就讀大三的理慧,大一時和同系學長陷入熱戀,短短半年,她發現男友見利忘義,「劈腿」另一位已踏入社會的富家女孩。理慧傷心欲絕,精神萎靡不振,一個暑假就瘦了10公斤。

大二開學時,同學看到她都嚇了一跳,面對眾人好奇的眼光,理慧強顏歡笑自嘲:「減肥成功嘛!」但她發現,過去太投入感情,和談得來的同學已失去聯絡,如今從雲端跌入泥漿,也找不到人哭訴情傷。

幸好,一位高中同學適時出現,讓理慧的情緒有了出口。約過了半年,她逐漸走出陰霾,重新和同學打成一片,也重拾信心,接受他校男生的追求。「這次絕不能再『見色忘友』!以免失戀時,連一個談心的朋友都沒有。」理慧伸舌頭笑著說。

吳媽媽的二女兒玟玟,5年前和青梅竹馬的男友阿勇一同北上讀大學。2年多前的某個夜晚,吳媽媽接到玟玟的電話,她哭喊:「我好想死,快來救我!」吳媽媽連夜趕到台北,才知道女兒懷孕了,而阿勇竟然移情別戀。

玟玟遭此打擊,學業一落千丈,又因平日一向獨來獨往,身邊連一個貼心的朋友都沒有。隨著肚子變大,玟玟愈來愈瘦,精神狀況也愈來愈差,導師強迫她就醫,證實罹患憂鬱症,玟玟只好鼓起勇氣打電話告訴父母。吳媽媽立刻為女兒辦了休學,接她回家靜養,並順利生下孩子。

吳媽媽坦言,在女兒生命最晦澀的日子裡,看她什麼都吃下不,也不想見人,做父母的只能更堅定地陪伴,預防孩子尋短。好在幾個女兒、外甥女也輪流來和玟玟聊天,鼓勵她為孩子珍重,否則不但孩子走不下去,大人也快崩潰了。(延伸閱讀:孩子失戀消沉,父母如何安慰?

情海生波 傷心又傷身

台南大學輔導中心主任呂美枝說,約一半的大學生,在進入大學前,已有和異性交往的經驗,但無論是否有經驗,失戀時的反應都很類似。一旦感情不順遂,首先受到影響的是課業,其次是人際交往,最棘手的情況是懷孕又失戀,最嚴重的則會引發憂鬱症。

有一位女大學生,在聯誼活動中認識一名他校男同學,剛開始,女同學很照顧該名男生,對方的反應也很積極。但有一天,當女同學勇敢向男同學表白心意時,他的態度180度轉變,回頭來嫌女生長相普通、身材不夠辣,簡直一無是處……。

女學生的內心極為受傷,又不敢告訴同學,躲在屋子裡憂傷度日。後來,室友覺得不對勁,鼓勵她向外求助,或去找輔導老師談一談。在老師的協助下,這名女學生前往精神科就醫,透過諮商和服藥雙管齊下,才走出感情的漩渦,重拾往日歡顏。

同學最能扮演發現者

呂美枝表示,多數學生遇到感情問題時,會先向周圍的同學、朋友求助,或自己看書尋找解決之道;也有人上網搜尋求援,直到不可收拾,才會向老師及父母求助。

由此可見,「同學」通常是第一個發覺問題的人。有些新生剛入學時,對陌生環境不適應,出現異常的言行舉止,如在寢室喃喃自語,甚至有自傷的傾向。這時,室友若具備一些敏感度,知道哪裡有求救的資源,就能扮演「發現者」的角色。

主修家庭社會學的政治大學社會系教授林顯宗說,大學生失戀時,會認為自己是「失敗者」,常不去上課,甚至整個月不見人影,報告不交,考試也隨便應付,只求60分低空飄過。

他認為,同學通常可成功扮演「陪伴者」的角色,同仇敵愾或一起哈啦、出遊,並結合同儕力量,鼓勵憂鬱症同學,甚至找出引發憂鬱症的原因,使治療過程事半功倍,幫助同學及早回歸正常生活軌道。延伸閱讀:當好友被劈腿而傷心欲絕,這樣安慰不NG!​

父母的陪伴最忠實長久

雖然老師及父母都不是孩子傾訴情傷的第一個對象,但身陷感情國度,坐困愁城而動彈不得之際,最後能全程忠實陪伴的,往往還是父母。「畢竟,同學及老師不可能24小時陪伴在旁。」呂美枝解釋。

一位開朗活潑的男同學,在社團裡表現傑出,生活一向很快樂,不過,升大三那年暑假,媽媽見他整天窩在房裡都不出門,覺得不對勁便帶他求診,才知道孩子得了憂鬱症。父母旁敲側擊加上四處打聽,發現孩子因為向班上最合得來的哥兒們告白,沒想到對方不但不接受,還四處告訴別人他是同志,使其周遭人際一夕變色,引發憂鬱症。

好在,這位媽媽能接納及體諒孩子,瞭解性別特殊傾向並不是病,並同意他辦理休學。男同學在家休養一段時間,精神回復之後,隔年考進另一所大學,重新展開生活。

向外求助 才找得到出口

呂美枝觀察,不少大學生遇到感情問題時,很難走出來。為了研究學生的失戀行為,林顯宗也深入調查,他發現,雙方個性不合而分手的學生,經過一段時間,便可以逐漸回到軌道;至於因對方劈腿,或已有性關係而後分手者,則需較長的時間來處理。延伸閱讀縮短失戀憂鬱期,重拾人生動力這樣做​

兩位專家都認為,感情的處理方式因人而異,對有些執著、鑽牛角尖、心思細膩的人來說,情傷不一定會隨時間過去而淡忘,甚至可能一直受困泥沼爬不出來。相對地,有些孩子的個性較大而化之,興趣多元、朋友又多,隔一陣子,疤痕就能自動淡去。

較容易走出情傷的孩子,多因懂得向外求助。呂美枝說,愈不懂得求助的孩子,愈不容易走出來,療傷期也愈長。

師長的關懷可發揮更多助力

不過,若出現一位關心孩子的老師,就能扭轉乾坤。「導師在憂鬱症防治系統中,屬於第一線防制機制,地位相當重要。如果導師具備諮商輔導的概念,及早發現學生的異常,便能在導師會議中適時反映,鼓勵學生尋求更積極的支持。」

目前,國內不少大學不但有嚴密的導師制度,還有完善的導師輔導知能研習,邀請學者專家前來演講,讓導師多認識憂鬱症,遇到事情時有多一點的敏感度。

呂美枝進一步說明,導師能扮演傾聽者,也可以在課堂上宣導相關知識、提供資訊,並且和學生建立通暢的溝通管道,讓同學熟悉學校危機處理系統,隨時回報老師和學校生活輔導組,達到事前預防。

至於學校設立的學生輔導中心,一旦接到學生求助,會立刻啟動輔導系統,由專業老師介入輔導,必要時結合精神科醫生或醫療系統,陪伴學生重整身心,找回生活秩序。(延伸閱讀:走不出失戀、分手的低潮,學校諮商輔導中心能協助什麼?又該怎麼陪伴他走出憂鬱?

讓他知道自己不孤單

呂美枝表示,當孩子因感情問題引發憂鬱症時,輔導者覺得最麻煩的情況,一是學生覺得看醫生就是有「病」;二是家長不能接受孩子必須就醫的事實,甚至對孩子說,「隔一陣子就好了,不需要看醫生」;三是看了醫生卻排斥吃藥。

「憂鬱症和感冒發燒等疾病一樣,不必諱疾忌醫,也無須過於自責,」她提醒,以正確的態度面對憂鬱症,遵照醫囑按時服藥,持續半年到兩年的時間,不因情況轉好就自行停藥,就能逐漸找回孩子的健康。

「有些醫生常認為,嘗試離開原有環境,是有效的解決之道,但我認為,最重要的是『陪伴』!」她說,深度憂鬱情緒及確定為憂鬱症患者,在療傷止痛的過程中,特別需要有人陪伴、關心,知道自己並不孤單。(延伸閱讀:如何走出失戀風暴,平靜的轉身?

究竟要陪伴到什麼程度?可以直接觸及核心問題嗎?呂美枝認為,這得視當事人的需要而定。

「有的人需要別人不斷陪他談話,從中理出頭緒,判定是非、情況會怎麼發展,但也有些人完全不想談。此時,就要避開這類話題,多談運動、娛樂、電影、休閒等有趣的事物。」她強調,「陪伴」的重點是:在急著找出當事人的情緒源頭之前,應尊重當事人的意願,並讓他知道有人給予協助。延伸閱讀:失戀聽錯歌,愈聽愈傷心!專家教你挑對療傷情歌

陪伴者也需紓壓 找尋支持系統

失戀者常出現「全世界最瞭解我的人已經離開了」這樣的情緒,一旦陷入感情的迷思,當事者苦,陪伴者更苦。「不論是父母或同學,陪伴者本身要有心理準備,因為憂鬱症患者在復原的過程中,若非藥物支持,很容易依賴某些人事物,如果陪伴者缺乏足夠的能量來承擔,就要適時找人替換。」

呂美枝說,憂鬱症患者十分敏感,被依賴者只要稍不耐煩,患者會覺得「都是我不好,我真是負擔」,因而更加退縮、沮喪。「曾有學生受不了同學整天打電話來吐苦水,自己的成績也受到影響,只好搬家躲避,使患者自責不已,造成更大的危機。」

她提醒,當陪伴者覺得身心無法負荷時,千萬不可一聲不響突然消失,要做任何重大改變之前,先告知對方,取得對方接納,否則可能形成二度傷害。

然而,現在社會多雙薪家庭,有些父母工作很忙碌,無法全心陪伴孩子。「當孩子有憂鬱症時,父母其中一方最好能暫時放下工作全心陪伴,家庭若無法和醫療及諮商輔導配合,孩子不可能好起來。」

至於父母本身,當久了孩子的心情垃圾筒,會積存沉重的壓力,因此也需有適當的宣洩管道,或找到自己的支持系統,必要時亦可向輔導系統求助。

當孩子出現幻覺,如幻聽或幻視,老覺得有人和他說話,甚至覺得有人要傷害他時,要多加注意。「父母一定要能察覺孩子的異常行為,帶他就醫,掌握孩子的狀況。」呂美枝說,憂鬱症是一種症狀,患者不是一般的病人,父母在陪伴過程中,不妨多帶孩子四處走走,且多給予信心和鼓勵。

網路一線牽 及時傳遞溫暖

部分孩子心裡有苦說不出,習慣在IG、FB、BBS上中抒發憂鬱情緒。「通常學生取的『代號』,可以反映他當下的情緒。」如果取名「哭泣的枯木」、「想死的娃娃」,約能判定孩子的狀況不佳,這時,老師未必要告知身分,可以寄一個訊息問對方「怎麼了」,讓孩子知道有人關心他。

呂美枝表示,這種不必面對面的方式,讓孩子比較願意吐露自己的情況。建議老師最後可以在暱稱署名「永遠支持你的○○」、「永遠在你身邊加油打氣的○○」,適時給予一些鼓勵。

曾有一位罹患憂鬱症的研究生,幾乎整天掛在網路上,而且時常更改暱稱,所以老師和同學上網時會特別注意,一發現異狀便找他聊天,有時一聊就聊了整個晚上,設法轉移學生的情緒,陪他渡過難熬的失眠夜。

目前,各地「張老師」也從事信件及聊天室諮商,呂美枝亦曾嘗試以聊天室進行諮商,但功能不彰。她認為,BBS聊天室屬於社交園地,隨時會有其他聊天者插進來對話,形成七嘴八舌的干擾,不是很理想的諮商方式。

至於時下年輕人愛用的社群軟體,呂美枝也使用。她在開學時會告訴學生上線時間,鼓勵他們上網和她聊天,效果相當不錯。


陪伴者應避免的4項禁忌
1. 千萬不要對失戀者說:「你好傻!」也別說風涼話。

2. 若失戀者不願面對傷痛,可就其不快樂的部分進行關懷,但不要提及另一個人。

3. 不鼓勵失戀者立刻結交異性朋友,以免陷入另一個惡性循環。

4. 別建議失戀者採取報復行動,也不要心存挑釁

(資料提供/政治大學社會系教授林顯宗)

失戀症候群各階段分析

階段/名稱 外在症狀 心理狀態 時間長短 陪伴方式 自救方式
1.自我概念崩潰期(否定抗拒期) 吃不下、睡不著、不甘心、悲傷、自殺
瘋狂失序、萬念俱灰
半個月~半年 全心陪伴、陪談,安排一些活動,直到他願意和人談 可適度發洩、哭泣、憤怒
2.自信心或自尊崩潰期(接納事實期) 自責、責怪他人 容易觸景傷情 可長可短 讓失戀者知道:「若你需要幫助,我隨時在這裡。」 轉念、心存感激、找回往昔的自己
3.回復轉移期 嘗試拓展生活圈 逐漸建立健康的人生哲學 最多半年 適時轉移情緒,注意其他事物或活動 尋求其他人生樂趣,如:同學聚會、運動、社團、旅行
4.平穩期 記取教訓、重拾歡顏 慶幸、將失戀變成人生經驗 不限 鼓勵其接受另一段感情 培養成熟人格

(資料提供/台南大學輔導中心主任呂美枝、政治大學社會系教授林顯宗)


失戀CPR三步驟

步驟 作法 注意事項
第一步:同理 可以陪著他去罵人,同意他可以傷心、憤怒、失落等;將心比心,讓失戀者知道自己並不孤單。 不是同情,而是漸漸把他帶離原有的情緒,若無法確實做到同理情緒,就無法進入下一步。
第二步:
接納
適時提醒失戀者還有其他可擁有的幸福和夢想,不要絕望,找到生命的轉機。 人生無限寬廣,但一定要等失戀者情緒完全平靜下來,才能給其建設性的意見。
第三步:
復元
對彼此的關係能勇於負責,完全遠離頹喪,揮別過去,不再眷戀。 給適當的建議,但不指責其他人。「失戀不是100%的壞事!」

(資料提供/政治大學社會系教授林顯宗)

關鍵字: 戀愛愛情失戀憂鬱症情人
相關文章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