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會員專區 登出
首頁 心靈活水 照顧陪伴 喪偶人生,未來如何走下去

喪偶人生,未來如何走下去

出處/ 2008年12月號/第267期 2017-12-12
採訪整理/ 吳燕玲、圖片來源/PEXELS
瀏覽數 : 13088
收藏 瀏覽數 : 13088

理財專家夏韻芬談及退休規劃時表示,除了經濟,「老伴」是最重要的資產。據統計,中老年喪偶是人生最大的憂鬱,他們易倍覺孤單、沉浸哀戚。家人除了用愛陪長者度過失落,也擔負了為他們沉痛心情找出口的角色。知名作家、前德霖技術學院校長趙寧,因罹患膽囊癌,於今年9月5日病逝於台北榮民總醫院,享年65歲。結褵15載的趙寧遺孀劉茵茵滿心不捨的說,「最後這半年我們朝夕相處,是最珍貴的時光,很感謝老天給我們這段時間,但仍遺憾緣分太短。」

人的一生總會經歷幾次失去親人的痛苦,然而,失去倚賴大半輩子的配偶,除了悲痛,接下來的日子要怎麼過?漫漫人生路,卻忍不住對未來感到茫然、不知所措......

失去另一半的心境
隨年齡與夫妻感情而異

現年76歲,前國語日報董事長,曾寫下無數鼓勵女性心靈成長文章的知名專欄作家薇薇夫人,面對喪偶的處境,以她豐富的生命經驗剖析,「失去配偶的情緒與感受交錯複雜,會隨著不同年齡層與夫妻感情關係而出現不同狀況。」

像薇薇夫人有位70多歲的女性朋友,當她先生去世時,女兒一直安慰母親不要悲傷,但這位朋友反過來回女兒:「幹嘛一直勸我不要難過?我這輩子從沒像現在這麼輕鬆過。」

話說至此,薇薇夫人笑言,「有些老太爺非常磨人,每天一定要煮幾菜幾湯、生活大小事要另一半服侍得很好;又或者已長年臥病在床,帶給家人極大負擔,他的離去對另一半反而是解脫。」

死亡是自然現象
就怕突如其來的別離

不過,有種情況最痛苦,「中年喪偶。」以趙寧與他的妻子劉茵茵而言,夫妻感情好,孩子又還小,丈夫的離開帶給配偶的痛苦非常大。薇薇夫人也舉身邊女性朋友的例子,她先生去世時還不到50歲,而且在運動中突然過世,事前沒任何徵兆,這情況就很難走出悲傷。」

無常的降臨往往令人不知所措,薇薇夫人的遭遇也類似如此。5年前,她先生周徵在山東老家住了一年,因肺氣腫病逝。消息傳來,人在台灣的薇薇夫人既覺得突然,又覺得平常。周徵已82歲,事前雖沒徵兆,但畢竟年事已高,「其實我已經有心理準備。」因為心裡有譜,她平靜地接受事實。

比較辛苦的日子反而是周徵過世前6年,他罹患大腸癌開刀後必須接受化療。因為化療產生的病痛,讓他的脾氣變很差,「我女兒也快受不了,但我不斷勸她要忍著,只是苦這一段時間,會熬過去的。」果然,走過了那段歲月,周徵也恢復健康。

人面對失去摯愛的痛苦,常出現兩種反應,「一種是捨不得,捨不得他的離去;另一種是怨恨,恨老天爺不公平。」然而,經歷過親人死別的薇薇夫人語重心長地說:「死亡沒人能躲得掉,這是生命必經的歷程,也是自然的生命現象,無論貧富貴賤、好人壞人都得面臨這一天。」回顧自己走出悲傷的歷程,她坦言,「必須花很長的時間、靠自己的領悟才走得出來。」

容許生者悲傷
為負面情緒找出口

台灣失落關懷與諮商協會理事呂欣芹表示,「面對共度一生的伴侶過世,出現自責、悲傷的情緒是再正常不過的反應,為何要求他別悲傷?」一般人給予安慰時常會說:

「不要哭,哭無濟於事,只會讓情緒更糟......」

「做一些事情來讓自己忙碌,不要空下來,就不會有悲傷的感受......」

「封鎖自己的感覺,就不會心痛......」

「要求自己堅強面對,不再談逝去配偶的往事,要向前看......」

這些安慰用語看在呂欣芹眼裡,「都不正確。這些方法會把情緒堵得沒有出口,而且,勸他不要傷心,並非他就不會傷心。若再加上陪伴者一再要求他停止難過,只會造成他與陪伴者的溝通障礙。」

薇薇夫人也以過來人的經驗分享失去摯愛的痛苦感受,她直言「當時只感覺到,我是全世界唯一在受苦受難的人。我也強烈地抗拒『節哀順便』之類的安慰話,那些不著邊際的空洞用詞,只是讓我深刻感受人情世故的應酬。」

不知該怎麼安慰
用行動關心更直接

如果摯親好友直接用行動表示、給予幫助,反而令喪偶者受用,也許是抱一抱、摟一摟,幫忙整理衣服、煮飯......曾接受親友行動支持的薇薇夫人感觸良多,「畢竟處在非常時刻,喪偶者根本不想做任何事,此時,若以實際的行動來給予幫助,是最好的。」

呂欣芹也提出她的觀點,通常陪伴喪偶長輩的人,多是子女,母親失去丈夫,也意謂女兒失去父親,「母女倆一起抱頭痛哭也是很好的事。」即使喪偶者說出他難過得想死,呂欣芹表示,「也可以問他,你想怎麼死?」從喪偶者描述想死的方法,藉此判斷他只是說說發洩,或真的有輕生念頭。
 
「如果描述得很具體,可能會付諸行動,陪伴者可以找出預防方法。」甚至可以再進一步問,「為什麼你還沒付諸行動?」呂欣芹表示這類問題聽來或許很冷酷,但目的是希望由喪偶者自己說出不想死的理由,陪伴者就可以不斷強化這些理由,「用他自己的話、他自己的想法來說服他。」

薇薇夫人與呂欣芹都認為,有時和喪偶者聊聊與過世者共同經歷的美好往事,例如:曾一起去哪裡玩?他曾發生的糗事......這些美麗的回憶也是很好的撫慰療方。除此,呂欣芹進一步建議,可用另一種方法連結和死者間的關係,例如:整理他從年輕到老的照片、在房間的一個角落擺放死者的物品,讓喪偶者進行屬於他的追悼儀式,建立生者與死者的另一種新關係。

陪伴喪偶者,要注意的8件事

別這麼做 試試這麼做
強迫他擔起責任 找話題,開啟溝通的門
告訴他「應該」做什麼 對話時,80%傾聽、20%回應
告訴他「有需要就打電話給我」 主動致電關心他
建議時間可沖淡一切
注意他在未來會面對的艱難
派代表提供協助 在他身邊陪伴
不斷的表示「我瞭解你的感受」 談談自己的失落
使用老套的安慰話 適切的身體接觸
要他趕快度過悲傷 耐心聽完他的故事

參考資料:《走在失落的幽谷:悲傷因應指引手冊》

相關文章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