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會員專區 登出
首頁 健康加油站 影視異想 從《我們與惡的距離》探討:精神病患到底該不該強制就醫?

從《我們與惡的距離》探討:精神病患到底該不該強制就醫?

出處/ 大家健康雜誌網站 2019-04-09
採訪整理/ 大家健康雜誌編輯部 圖片來源/翻攝自《我們與惡的距離》
瀏覽數 : 2915
收藏 瀏覽數 : 2915

近期公視影集《我們與惡的距離》熱播中,劇中由林哲熹飾演的青年導演應思聰,因罹患思覺失調症而闖入幼兒園,引起家長恐慌,甚至有不少民眾認為,精神病患就是該被關在山上,遠離城市。究竟「精神病患到底該不該強制就醫」?
 

《大家健康》曾在2017年出版前臺北市立療養院院長簡錦標教授(已逝),口述的《隨遇而安》一書,書中提及不少精神疾病的思考,此次特別整理書中的重點,讓讀者及民眾更了解「精神官能症」和「精神病」的問題。

在1984年螢橋國小潑酸事件發生後,民眾對精神病患的畏懼更甚以往;在1990年代,國人生活指標雖已逐漸與先進國家看齊,但醫療衛生狀況卻在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排名上遙遙落後,尤其精神醫療知識的欠缺,許多精神病患被家人放棄,送進療養院,眼不見為淨,喪失生存及治療的權力,進而產生種種社會問題。

從大面向來看,當時很多民眾對於「精神官能症」和「精神病」的區別搞不清楚,以為是同一種疾病,甚至有很多人連聽都沒聽過,不知道什麼是精神官能症。
 

精神病患者常人格失常
但「缺乏病識感」

精神官能症到底是什麼?簡單來說,精神疾病可大略分為「精神病(Psychosis)」及「精神官能症(Neurosis)」兩大範疇。這兩者之間最大的差異,也是最大的特色,就是精神病的患者「缺乏病識感」,不認為自己有病,甚至覺得「全世界的人都有病,只有我沒病」;或是認為「是大家要害我,不是我有病」。

且精神病的患者會有人格失常,呈現思考、情感、知覺等嚴重障礙;行動多與現實生活脫節,還會有明顯的幻覺、幻聽等症狀,有的甚至會有脫離現實、令人難以置信的想法,例如:妄想被監視或迫害等,並且深信不疑。臨床上,最常見的精神病就是「思覺失調症」(原「精神分裂症」,2014年正名)。
 

「精神官能症」雖有情緒困擾
但仍有自我意識,可以判斷是非

至於精神官能症則是一種常見的精神疾病,也是輕型精神疾病的代表。成因可能來自壓力、生理、家族遺傳等,患者通常還未失去「行為能力」,也就是還有自我意識,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雖然像憂鬱症病患會有無法控制的灰色思想,但是在做某些事情時,他還是會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也知道自己做的是對的或是錯的事。就算是憂鬱症患者常常會出現自殺想法,但他們還是會知道自殺不是對的事,只是無法控制的會出現自殺念頭。

就精神醫學的觀點而言,精神官能症並不是單一的疾病診斷,而是涵蓋焦慮、緊張、情緒煩躁、鬱悶、頭痛、失眠、心悸等臨床症狀,是許多不同種類的精神疾病之統稱。舉凡現在大家常聽到的自律神經失調、焦慮症、強迫症、解離症、憂鬱症、失眠症……等,都是常見的精神官能症,這幾種病症有可能會合併發生,如憂鬱症與焦慮症、恐慌症合併是常見的,還有強迫症合併焦慮症等。(延伸閱讀:突然心跳加快、喘不過氣,也許不是心臟病發,而是恐慌症!

「精神官能症」這個診斷名詞,可能令許多人感覺陌生,但它卻是現代社會非常普遍的文明病。1990年代的臺灣剛經歷一場經濟泡沫,股價從1985年7月30日的636點不斷看漲,沒想到1990年2月漲到12682點、創下歷史新高後卻一路狂跌,到1990年10月1日,跌到2485點,短短八個月的時間,大盤狂瀉一萬多點。

不只股市崩盤,房地產價格亦有大幅度變動,整個社會充滿了不確定和不安,在經濟、外交和政治上,動盪紛擾不斷。從錢淹腳目的經濟奇蹟到悶經濟,不論生活型態和家庭結構均起了急遽的變化,不少股民一夕之間債台高築,心理衛生問題也隨之而起。

精神病患「強制住院」
必須符合哪些條件?

根據《精神衛生法》第41條規定:「嚴重病人傷害他人或自己或有傷害之虞,經專科醫師診斷有全日住院治療之必要者,其保護人應協助嚴重病人,前往精神醫療機構辦理住院。」

簡單來說,強制住院必須符合兩個條件,一是強制住院的對象為嚴重病人,嚴重病人的定義是指「病人呈現出與現實脫節之怪異思想及奇特行為,致不能處理自己事務,經專科醫師診斷認定者」;二是自傷傷人,表示該位當事人已出現自我傷害或傷害他人等行為。

當精神病人送到醫院後,會經過兩位精神科醫生鑑定,判斷是否屬於嚴重病人。假如患者本人不同意住院或無法表達時,醫師可檢附嚴重病人及其保護人之意見及相關診斷證明文件,向審查會申請強制住院許可。經過由專科醫師、護理師、職能治療師、心理師、社會工作師、病人權益促進團體代表、法律專家及其他相關專業人士所組成的7人以上的審查會同意後,才可以強制該病人住院。

一個精神病人被強制住院,不得逾60日,但經專科醫師鑑定若有延長之必要,並報經審查會許可後,就能延長,每次以60日為限。
 

「強制住院」其實是
保障病人接受精神醫療的權益

雖然「強制住院」表面上是剝奪病人自由選擇的權力,實際上卻是為了保障病人接受精神醫療的權益。藉由住院過程中的強制服藥,思覺失調症患者的幻覺有可能不再繼續出現,情緒也有機會穩定下來,如果配合身邊工作者和醫生的討論,也可能藉由這個歷程理解到自己需要協助,願意開始服藥、回診,並且讓其他的資源進來協助。

此外,精神科藥物在不同的人身上會產生不同的效果,必須調整到可以穩定精障者的症狀、觀察服藥後的副作用,但若在門診,最多只能一週追蹤一次,而且醫師會高度依賴精障者或家屬的口述來調整藥物。但是在住院期間,醫護人員會密集監測精障者的狀態,以相較於門診更快的速度和更完整的資訊,調整適合當事人的藥物,減少過程中因藥物副作用而造成的折磨。

會啟動強制住院,常常不只是由於當下的單一事件,對於精障者而言,住院可以接受專業醫療照顧;對於家屬來說,藉由精障者住院的空檔,也可以重新調整腳步,藉機學習該如何協助病人。雖然不是唯一選項,但或許能創造社會、病患、家屬三贏的局面。

►延伸閱讀:沒了「百憂解」,有其他替代方案嗎?躁鬱症和憂鬱症差在哪?

相關文章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