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會員專區 登出
首頁 心靈活水 揮別憂鬱 國二女生的心情,獨白紙上憂鬱問診

國二女生的心情,獨白紙上憂鬱問診

出處/ 2001年3月號/第181期 
採訪整理/
瀏覽數 : 2409
收藏 瀏覽數 : 2409
國二女生的心情,獨白紙上憂鬱問診

父母的爭執、經濟的壓力將無助的少女推入了無止盡的煩惱與恐懼中,焦慮的感覺使她夜不能眠,她只要一個安靜自由的喘息空間,誰能帶她走出情緒的迷宮……。活著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從國小開始,我就思索這個問題。媽媽總是說我太過敏感、想太多了,個性上容易煩惱、操心,什麼事情都往心上擺,所以日子才會過得不快樂。媽媽似乎很難了解我的心情。

 

我在一個複雜的家庭中成長,爸媽的結合是二度婚姻,生下我卻給了我一個充滿吵鬧與戰爭的環境。爸爸好吃懶做,只會從家裡拿錢出去,卻不知道自己該盡養家的責任,日子總是在錢的爭執中度過,不時為繳不出下個月的房租而不安!他們為什麼不珍惜共組的新家庭呢?也不考慮我的感受?

我常想為何我的家庭和其他同學不一樣呢?從小我就比同年齡的同儕還要成熟,或許是因為家庭的因素,可是畢竟我是個孩子,我不知道如何處理我的擔心、煩惱和害怕,我不喜歡他們爭執,我討厭爸爸的不負責任,甚至他又三度再婚,棄我們於不顧。可是這樣的痛苦我要向誰說呢?同學不會懂,媽媽自己也很痛苦,我不想讓她擔憂,只好壓抑自己的感覺。我記得我常用刀片割自己的手腕,幻想只要我死了,或許他們就會停止戰爭,在傷口與流血的過程中,我可以忘記痛苦的感覺。

後來因為姊姊的幫助,以及我的堅持,媽媽終於同意搬出來,遠離父親的騷擾。搬出來後,吵鬧少多了,但是我的心情仍然快樂不起來。

上了國中後,開始失眠,很難入睡,隔天上學都會遲到。國二換了一個年輕的女導師,她不會一直苛責我遲到的事情,也嘗試和我談話。我很想要表現出好的一面給她看,可是一到晚上即使很累,還是無法入睡,腦子裡就是停不下來。大大小小的事情我都會煩惱,像是未來要找怎樣的工作,才能幫家裡賺錢?姊姊的工作和身體狀況,也讓我很擔心,還有操煩媽媽找不到工作……。想得我腦子都快炸了,也想不出所以然來,更可怕的是我無法停止思考這些問題。

最近失眠的情況更嚴重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要媽媽對我嘮叨或是家裡有人吵架,我就覺得快受不了,要崩潰了。我好想要大叫,只要我一個人在家,我一定要把窗戶都關起來,讓自己一個人靜一靜。記得有一次上輔導活動課,老師讓我們藉由畫圖表達自己的心情。我畫滿了整張圖畫紙,像是一個迷宮,我告訴老師,在畫裡面好擠哦,快要喘不過氣,有一種窒息的感覺。我發現我好想要有一個自由、安靜的空間,不要有煩惱,不要有吵架,不要有人嘮叨,我需要喘息的空間。

我擔心自己是不是不正常,在學校時好像很活潑,瘋瘋顛顛的,腦袋一片空白,沒有人知道我有這麼多的煩惱。可是當我一個人面對自己的時候,我希望全世界都沒有聲音,就讓我一個人獨處在黑暗的房間中。這樣正常嗎?我要怎樣才能幫助自己過得快樂一些呢?

進一步檢視才能對症下藥

配合症狀嚴重程度、影響層面以及持續時間等三方面的資訊,初步診斷個案可能有憂鬱症傾向或焦慮性疾病。

目前個案出現情緒低落、失眠等情況,若時間超過半年以上,還要進一步的觀察是否胃口不好、做事興趣降低、注意力無法集中,若維持生活的功能有退化等狀況出現,則傾向於憂鬱症的診斷。

另一方面,若個案情緒低落主要是因為擔憂、煩惱大小事情、思想無法停下來、無法入睡等,則需考慮焦慮症,若還有伴隨其他身體病痛出現,則可能是身心症。

由於個案提到自覺自己的家庭很複雜,和別人不一樣,所以也有社會心理因素的影響在其中。同時擔心自己是不是不正常,在學校與在家中判若兩人,也顯示個案有病識感。

所以綜合上述症狀,罹患憂鬱症的可能性很高。但仍須進一步釐清目前的症狀,是因為國一生活的適應性障礙或壓力反應,延續到國二演變成憂鬱症;或者是上了國二才有的適應性障礙。若屬前者,則憂鬱症為首要診斷,同時進一步檢視個案目前在學校、家庭、生理、心理等適應狀況。

處置建議:

1. 首先,因為失眠問題已經嚴重地影響到上學以及學習的狀況,所以改善其睡眠為首要的治療目標。短期內可先服用抗焦慮劑或者鎮定性的安眠藥。假如個案還是持續容易擔憂、煩惱,可考慮其焦慮的程度與需要,使用抗焦慮劑。抗焦慮劑的使用,白天可以減輕症狀對生活適應與學校學習的影響;晚上則可以幫助睡眠,改善失眠的問題。

2. 其次,個案情緒方面的沮喪、憂鬱,可考慮使用抗憂鬱劑,來幫助她較快速地減輕負向情緒。

3. 了解其目前支持系統的狀況,是否有人可以理解個案困難的處境,願意傾聽與關心。

4. 提供支持性的心理治療,包括幫助個案看到自己的長處,找到困境中可為之處,並鼓勵她做積極與創造性的努力。在認知上,幫助個案覺察自己的負向思考,減少其對事情負面的期待與想法。同時在治療過程中,治療者可以邀請其家人一起會談,協助家人了解其內在心理世界,指引家人改善互動與溝通的模式,採用支持與正向的方式來對待個案。最後,在家人的配合與了解下,治療師會進一步幫助個案與家人改善生活環境。對青春期的孩子來說,對生活空間的需要能鼓勵其發展獨立與自主的人格,而這種生活環境的營造,也可以幫助個案改善與減輕壓力症狀。

總而言之,透過藥物的幫助、支持性家庭系統的建立、以及支持取向的心理治療,最終的目的旨在幫助個案感受到目前困難的處境是有方法可以改變的,讓個案覺得生命與未來

關鍵字: 憂鬱父母經濟壓力少女失眠再婚
相關文章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