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會員專區 登出
首頁 兩性關係 情人相處 縮短失戀憂鬱期,重拾人生動力這樣做

縮短失戀憂鬱期,重拾人生動力這樣做

出處/ 2018年5月號/第370期 2018-05-02
採訪整理/ 曹心元 圖/PEXELS
瀏覽數 : 3874
收藏 瀏覽數 : 3874

熱戀時,認識彼此的好友,融入對方的生活總令人感覺甜蜜無比,但分手時,共同的生活圈卻成為走出情傷的障礙。失戀後身處痛苦難熬的陣痛期,該如何讓生活重新步入正軌?


大學校園不時可見到雙雙對對的學生情侶,有些甚至是班對、系對,社群網路共同朋友多,若有同居關係,生活圈重疊性更高,一旦分手,不僅得面對情感與實際生活的切割,人際關係也可能遭受衝擊。單身不是狗,失戀非魯蛇,到底該怎麼做,才能在愛情學分被當後,縮短失戀憂鬱期,將傷痛化為成長的養分,重拾人生動力?
 

惡言損自尊
易上演分手悲劇

近年大學校園分手暴力與情殺新聞頻傳,其實不少大專校院都相當關心學生的情感教育,若學生遇到難解的愛情習題,如暴力行為、自我傷害、憂鬱危機等超出能夠處理與承受的範圍,不妨尋求學校諮商輔導資源協助。

根據雲科大諮商輔導中心主任陳斐娟觀察,會深陷情傷泥沼而興起毀掉對方或玉石俱焚念頭的同學,多是情感挫折後覺得自尊受損,「若不懂得好好分手,惡言貶低對方,被分手者自尊受到傷害,懷疑自我價值,就易產生強大憤怒感與負能量。」另外,也有些人對情人依附需求與共生狀態強烈,「過去總是一起吃早餐、修課、去社團,分手後一切都變調了,彷彿世界將毀滅,難以接受。」

淡江大學諮商輔導組諮商心理師林昱芳進一步分析,不管自傷或傷人者,背後都有不同的成因與意義,例如:有些自殘者是覺得心痛太難受,所以自殘,透過肉體疼痛感覺自己還存在,找到自我控制感;有些則是將傷害自己當作挽留情人、企圖情緒勒索的工具,其實某方面也是一個要讓人聽見、看見的求助訊號。

傷人者除了部分因大腦生理缺陷,無法在某些強度過大的壓力來臨時控制暴衝脾氣外;有些人是從小沒有好的模範習得正確的情緒抒發方式,遇到生氣、不爽、被拒絕,就訴諸暴力來回應;也有些人是過去曾被拒絕或霸凌,累積許多負面能量,分手觸發過去創傷經驗,就將情緒全部渲洩在對方身上而引發暴力行為。到底失戀時該如何轉換負面情緒?看看專家的建議。(以下真實案例均經情境改寫)
 

案例1
感受情緒被理解
走過失戀風暴

「大學時我們都好好的,她北上念研究所後,不到兩個月,就說感情淡了,要分手!我跟她說,如果我有不好的地方,我會改,但她就是不願再給我機會。」國維「被分手」後,不斷在臉書、IG上追蹤前女友動態,打電話、求挽回,後來發現女方「無縫接軌」其他男生後,懷疑遭到背叛,怒火中燒!

國維發現心情一直無法平復,於是求助學校諮商輔導中心。陳斐娟主任表示,國維情緒張力很強,若繼續壓抑和埋藏,有一天還是會爆發,因此她不帶任何評價,讓國維暢所欲言,讓他感受到自己的失落與憤怒情緒完全被理解、接受。傾聽後陳斐娟同理地說:「你是不是有種真心換絕情的感受?」他點頭如搗蒜;後來陳斐娟引導詢問他追蹤、翻閱前任臉書、IG後的心情如何?國維回應:「心情更不好。」

透過一次次的諮商、傾訴、深談後,國維慢慢發現和前女友聯繫已於事無補,只會讓自己愛難分、情難捨、心更痛,漸漸戒斷關注前女友動態的行為。有一天,看完電影《與神同行》後,他還分享:「老師,電影中有一句『不要為過去的悲傷,浪費新的眼淚』真的太有道理了!」這也說明他正在復原中。

案例2
梳理自己的創傷
認清明天會更好

「我為了他墮胎,他卻嫌我煩、要拋棄我,他怎麼可以這樣對我?」佳宜和震東是大學班對,分手後每次上課看到震東,佳宜情緒就很激動,兩人的分手演變成同學圈茶餘飯後的八卦,擔心共同朋友選邊站的他們,在失戀傷痛外,又增添人際上的壓力。

淡江大學諮商輔導組諮商心理師林昱芳表示,許多像是佳宜和震東的故事發生在大學校園中,兩人本來是班對,在分手後適應不良,甚至變成互相仇恨,尤其佳宜剛拿掉孩子,心中有許多負面情緒,常有激動的言語與尖叫,甚至想自殘。震東一開始也自責,卻也生氣女方強烈的反應而有所批評,兩人最後絕裂......

文未完,全文請見紙本雜誌。
《大家健康》雜誌網站會員登入可線上瀏覽全文。
相關文章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