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會員專區 登出
首頁 親子之間 大學生 走不出失戀低潮,學校、同學能提供哪些協助?

走不出失戀低潮,學校、同學能提供哪些協助?

出處/ 2018年5月號/第370期 2018-05-02
採訪整理/ 曹心元 圖/PEXELS
瀏覽數 : 2946
收藏 瀏覽數 : 2946

今年大二的允菲自從分手後,一直走不出被劈腿的陰影,尤其聽聞前男友和系上學姊在一起後,便日日以淚洗面、難以入眠。姊妹淘巧雯看了擔心不已,主動向學校諮輔中心的輔導老師尋求協助,後來,允菲在巧雯的陪伴下,每週固定到諮輔中心報到,終於逐漸走出失戀陰霾……


面對分手的傷痛,多數人歷經足夠時間後能漸漸復原,但若發現深陷失戀泥沼,不要害怕尋求專業心理師幫助,尤其大專校院都有設立諮商輔導中心,能夠提供免費的諮商資源,陪伴學子走出失戀傷痛。

以雲科大為例,雲林科技大學諮商輔導中心主任陳斐娟表示,學生可透過網路登錄、來電與親臨的方式預約,通常會安排首次接案會談,綜合評估狀況後,再安排適當的心理師持續諮商。據她觀察,諮商學生的需求第一順位是自我了解,第二順位是人際關係,當中也包括情感問題,如追求、關係維繫、分手、衝突等。

她說明,基本上大專院校中除了一對一的個別諮商,導師也可申請班級座談,邀請諮商心理師針對同學共同關心的議題,如「怎麼預防危險情人」等進行座談討論;另外,也有8~12人較為深度的團體諮商輔導或伴侶諮商等,都是免費服務,同學有需要均可善用。

此外,學校諮商輔導中心除了提供諮商資源外,也致力於具有預防功能的「發展性輔導工作」,如雲科大曾舉辦「跟失落說再見」活動,讓學生透過書寫自己和失落道別的歷程,覺察和整理與失落有關的情緒和想法,從中獲得體悟和學習。陳斐娟表示,失戀是關係的結束,也屬於生命中重大的失落,不少人即以此為主題來書寫。

她說,發展性工作做得好,學生就能培養較好的能力面對失落;相對地,介入性諮商的需求可能就會降低。「我們也希望學生在書寫失落經驗時,若覺察到有些議題自己無法處理、想聊聊,可尋求更進一步的諮商資源。」
 

分手後,對方一直糾纏
如何避免悲劇發生

假如失戀者一直不甘心感情付諸流水、對方背叛欺騙,一直騷擾對方、嘗試復合,或有明顯的報復傷人意圖,該怎麼處理,才能避免釀成無法挽回的悲劇?

陳斐娟提到,通常同學首次來諮商時,諮商心理師就會清楚讓學生知道:「若有自傷傷人的疑慮,學校會請適當的人一起來幫助你。」因此,諮商過程中,若發現個案危險性高,如已有具體兇器、目標明確,就會啟動校園安全計畫,系統合作共同處理危機,由學務處校安中心邀集授課老師、相關行政人員與專業輔導人員等,召開保密的安全計畫會議,沙盤推演若當事者衝到教室等,如何阻止悲劇發生。

諮商心理師也會陪伴同學梳理為什麼如此憤怒?可能是失戀引發過去沒有處理好的創傷經驗,新仇舊恨下,覺得要激烈反應,才能得到平反與公平。陳斐娟說,「諮商的重要功能之一是幫助當事人照鏡子,協助他覺察和自我了解分手這麼痛的原因,除了覺得被欺騙外,找出過往是否有什麼生命經驗在當中產生影響?也希望他承諾先不要自傷傷人,但這需要好的諮商關係做基礎。」

淡江大學諮商輔導組諮商心理師林昱芳表示,除了危機處理外,諮商心理師會陪伴當事人評估行動的後果,讓他選擇。「諮商歷程中,我們不會給建議,而是陪他評估若繼續騷擾前任、有傷人行為,將會面對什麼後果或影響?例如官司纒身、牢獄之災等;若他選擇不這麼做,自己的憤怒情緒又該如何排解、處理?」

林昱芳說,個案一定要自己先有動機,心甘情願去改變,而不是聽從諮商心理師的建議。「我們是陪他找到想改變的動機,如想像五年後要有什麼樣的情感關係?現在的做法能達成嗎?讓他思考要選擇繼續糾結或是改變」。
 

好友失戀走不出來
傾聽不評論就是最好的陪伴

分手與失戀需要時間梳理傷痛,調適分手的能力因人而異,因此親友陪伴時,要允許他們經歷悲傷的痛苦、給予時間接受失落的事實,不要太苛求。

陳斐娟說,最好的方法就是「不帶評價聽他聊」,同理心不見得需要同仇敵愾,而是理解他們怎麼想、怎麼看,也不要三天兩頭就問:「你走出來了沒?你放下了沒?」會帶給失戀者壓力。

林昱芳也分享,其實陪伴者常會很快提供建議,如「放寬心、不要理他就好」,但有些建議失戀者理智上都知道,但情感上卻很難接受,只要聽他/她抒發,陪他/她轉移。但要警覺失戀的親友是否有自殺、傷人的意念,不要害怕談論這個主題,可以對他/她說:「我很擔心你的生命安全,但我不太會處理,可不可以讓我幫你,我們一起去找輔導老師,若你害怕,我可以陪你。」
 

教育部透過哪些政策
推廣「大學生情感教育」?

為增進大專校院的情感教育,幫助大學生修好戀愛學分,教育部也致力實施情感教育策略推廣,教育部學生事務及特殊教育司科長郭勝峰說明,除了鼓勵學校積極開設情感教育課程外,教育部每年也持續補助大專院校辦理情感教育課程與教學活動,提供學校辦理經費與資源,讓學生有更多元的途徑學習與了解,進而引導學生思考情感對自身的意義,學會適切表達、接受、拒絕情感,並具溝通協商與情緒管理的能力。

此外,教育部也針對教師、校安人員、輔導人員等辦理研習、工作坊、研討會等活動,提升相關人員的專業知能,以幫助其面對學生相關事件時,能提供適時適當的危機處理、諮商輔導等服務。 

良好的「情感教育」有助於學生澄清對於情感的需求,在補助辦理「情感教育課程與教學相關活動」上,教育部鼓勵學校發展豐富多元、納入學生關注焦點的計畫。例如:今年嘉南藥理大學的「愛情學分」計畫,不僅融入「愛情學分」、「性別平等教育」及「社會心理學」課程,還囊括案例討論、演講、主題製作等雙向多元富創意的教學方式來授課,貼近學生的日常生活。

高雄醫學大學則舉行「國境之南、遍地開花:第三屆高雄醫學大學性別與情感教育營」,內容包羅萬象,除了有性別與情感教育課程,還有愛情闖關遊戲、小組讀書會、小組時間等活動,相當精彩。

另外,在宣導危險情人預防上,教育部2017年也發布《校園親密關係暴力防治處理實務手冊》,當中設計了「校園親密關係暴力危險評估量表」,除了讓學生評估自己的處境,提高警覺外;校方也能透過手冊內容的指引,有效協助學生處理所遭遇的親密關係暴力問題,建構更安全的學習環境,以落實學生學習權益之維護。

相關文章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