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會員專區 登出
首頁 親子之間 大學生 尋覓校園避風港

尋覓校園避風港

出處/ 2006年10月號/第243期 2017-05-17
採訪整理/ 楊錦治,圖/pexels
瀏覽數 : 953
收藏 瀏覽數 : 953

家是遊子溫暖安全的避風港,大學裡能否有個像「家」的地方,指點無助的學子,找到人生的方向。

 

被女友拋棄的振凱心有不甘,對前女友仍糾纏不清,經常到教室找她理論,甚至揚言要自殺,女方深受其擾,於是請輔導室協助。輔導老師諮詢後,情況似乎受控制,但個性反覆的振凱有時仍出現非理性行為。輔導老師最後嘗試和振凱建立關係,同時替振凱做失戀分手處理,找來女方及其他可信任的人一起談,並灌輸振凱兩性交往觀念,1年多後,振凱終於跳脫失戀傷痛。

 

莉蓉自承是同性戀者,因女友提分手打擊甚大,1個多月都沒去上課,甚至在校園晃了一整晚,對女友威脅要結束生命,直到老師發現莉蓉異常行為才求助輔導室。輔導老師花2小時安撫她的情緒,諮商中發現她來自破碎家庭,遇到挫折習慣以暴力解決問題。於是,老師告訴莉蓉,若有傷害自己的念頭,可打電話到輔導室,老師們一定會盡力協助解決難關。

 

輔導室多種定位
讓大學生摸不著頭緒?

和成人憂鬱症患者相比,大學生多了「諮商輔導室」可利用,但隨機訪問40幾位大學生對學校輔導室的印象,竟意外發現負面印象比正面來得多,例如「沒感覺」、「很冷」、「不想走進去」、「有距離感」、「沒什麼作用」、「恐怖感覺」、「一群說話自以為是不著邊際的人」……究竟是大學生對輔導室認識不深,還是輔導室功能不彰?

 

綜觀各大學院校輔導室的功能,可瞭解目前大學輔導室的多元定位,如逢甲、高雄師大等角色是學生輔導中心;彰化師大、東吳、東海等注重生涯諮商;高雄醫學大學則是諮商輔導中心。

 

無論定位如何,很多學校都想擺脫消極接受個案的形象,希望積極舉辦各項活動,讓學生更瞭解輔導室的功能。例如陽明醫學院的義工種子部隊、台北醫學大學每年舉辦的把愛傳出去活動、長庚技術學院的花季展覽等,其他像高雄應用科技大學、淡江大學、雲林科技大學等輔導中心也一直扮演主動的角色。

 

打擊消極風氣 重視心靈成長

曾在高雄應用科技大學擔任9年學生輔導中心主任的徐西森分析,大學生對輔導室有負面印象,主要是次文化只重休閒、兩性等面向,不重心靈成長,加上長久以來輔導室的消極功能,即使學生心理有病也不承認,有困擾也尋求其他管道調適。

 

淡江大學諮商輔導中心主任胡延薇也認為,學生對輔導室有負面印象,可能來自中學時代輔導室功能有限或過往經驗不佳,甚至將輔導室與訓導處劃上等號,上大學後,即便有困擾也不曾想過找輔導室求助。

 

不過,現在很多學校輔導室已改變作風。像高雄應用科大每學期舉辦3個團體訓練營,每週訓練1~2小時的自我肯定、人際溝通、生涯規劃等活動,有時以2天1場等方式進行;另外還有預防推廣服務,包括資料提供、刊物編輯、輔導股長訓練(種子部隊)等;其他如學生申訴、性別平等教育、導師輔導職能訓練、個案研討會及校際輔導工作交流等也持續進行。

 

關鍵字: 談戀愛青春期情人愛情學校分手
文未完,全文請見紙本雜誌。
《大家健康》雜誌網站付費會員登入可線上瀏覽全文。
相關文章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