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會員專區 登出
首頁 親子之間 大學生 失戀、失落、憂鬱,到哪尋覓求助的避風港?

失戀、失落、憂鬱,到哪尋覓求助的避風港?

出處/ 2006年10月號/第243期 
採訪整理/
瀏覽數 : 1172
收藏 瀏覽數 : 1172
失戀、失落、憂鬱,到哪尋覓求助的避風港?

家是遊子溫暖安全的避風港,大學裡能否有個像「家」的地方,指點失戀、失落、無助的學子,找到人生的方向。

被女友拋棄的振凱心有不甘,對前女友仍糾纏不清,經常到教室找她理論,甚至揚言要自殺,女方深受其擾,於是請輔導室協助。輔導老師諮詢後,情況似乎受控制,但個性反覆的振凱有時仍出現非理性行為。輔導老師最後嘗試和振凱建立關係,同時替振凱做失戀分手處理,找來女方及其他可信任的人一起談,並灌輸振凱兩性交往觀念,1年多後,振凱終於跳脫失戀傷痛。

莉蓉自承是同性戀者,因女友提分手打擊甚大,1個多月都沒去上課,甚至在校園晃了一整晚,對女友威脅要結束生命,直到老師發現莉蓉異常行為才求助輔導室。輔導老師花2小時安撫她的情緒,諮商中發現她來自破碎家庭,遇到挫折習慣以暴力解決問題。於是,老師告訴莉蓉,若有傷害自己的念頭,可打電話到輔導室,老師們一定會盡力協助解決難關。(延伸閱讀縮短失戀憂鬱期,重拾人生動力這樣做​
 

輔導室多種定位
讓大學生摸不著頭緒?

和成人憂鬱症患者相比,大學生多了「諮商輔導室」可利用,但隨機訪問40幾位大學生對學校輔導室的印象,竟意外發現負面印象比正面來得多,例如「沒感覺」、「很冷」、「不想走進去」、「有距離感」、「沒什麼作用」、「恐怖感覺」、「一群說話自以為是不著邊際的人」……究竟是大學生對輔導室認識不深,還是輔導室功能不彰?

綜觀各大學院校輔導室的功能,可瞭解目前大學輔導室的多元定位,如逢甲、高雄師大等角色是學生輔導中心;彰化師大、東吳、東海等注重生涯諮商;高雄醫學大學則是諮商輔導中心。

無論定位如何,很多學校都想擺脫消極接受個案的形象,希望積極舉辦各項活動,讓學生更瞭解輔導室的功能。例如陽明醫學院的義工種子部隊、台北醫學大學每年舉辦的把愛傳出去活動、長庚技術學院的花季展覽等,其他像高雄應用科技大學、淡江大學、雲林科技大學等輔導中心也一直扮演主動的角色。


打擊消極風氣 重視心靈成長

曾在高雄應用科技大學擔任9年學生輔導中心主任的徐西森分析,大學生對輔導室有負面印象,主要是次文化只重休閒、兩性等面向,不重心靈成長,加上長久以來輔導室的消極功能,即使學生心理有病也不承認,有困擾也尋求其他管道調適。

淡江大學諮商輔導中心主任胡延薇也認為,學生對輔導室有負面印象,可能來自中學時代輔導室功能有限或過往經驗不佳,甚至將輔導室與訓導處劃上等號,上大學後,即便有困擾也不曾想過找輔導室求助。

不過,現在很多學校輔導室已改變作風。像高雄應用科大每學期舉辦3個團體訓練營,每週訓練1~2小時的自我肯定、人際溝通、生涯規劃等活動,有時以2天1場等方式進行;另外還有預防推廣服務,包括資料提供、刊物編輯、輔導股長訓練(種子部隊)等;其他如學生申訴、性別平等教育、導師輔導職能訓練、個案研討會及校際輔導工作交流等也持續進行。(延伸閱讀:走不出失戀、分手的低潮,學校諮商輔導中心能協助什麼?又該怎麼陪伴他走出憂鬱?
 

積極與校內外單位合作
活化功能與價值

至於淡江大學諮商輔導中心,則經常跨單位或與課外活動組合辦活動,如生命探索相關的講座、營隊或電影欣賞,且和教育學院、通識中心等學校教學系統聯繫,每學年舉辦專業研討會(如2005年舉辦七年級生愛情觀講座),兼顧學術與應用的活動,受到學生矚目與歡迎。淡大也和董氏基金會、張老師月刊等社會機構合作,提供心靈成長訊息給學生,萬一學生遇到問題,可馬上找到專業人員解決。

「如果輔導室平常就積極和校內單位及社區機構合作,且持續推動,學生便會瞭解輔導室存在的價值。」胡延薇指出。

有些學校也會幫學生做心理測驗,大多採自由登記、個別測驗,若發現問題就直接諮商。但也有少部分學校如高雄應用科技大學,要求大一新生都做人格測驗,不過,學生仍可選擇是否要接受。這些測驗結果不但可讓學校瞭解學生特質,必要的話也可做進一步約談。

同樣扮演積極角色的雲林科技大學諮商輔導中心,主動求助個案達90%以上,轉介個案只有10%不到,如何辦到的?雲林科技大學諮商輔導中心主任陳蜚娟坦承,事實上,雲科大一直鼓勵學生參加相關活動,更連結其他行政資源,新生開學訓練時,徵召志工結合次文化內容演出心理輔導情境劇,加上劇情解說及輔導室介紹,漸進式喚起大學生的注意,加深學生印象。

至於高雄應用科大仍以個別諮商居多,其中尤以被動轉介諮商比例最高,達70%以上,主動求助不到30%;而淡江大學也是轉介個案占第一,其中又以老師轉介最多,近2、3年,家長轉介個案也逐漸增加。(延伸閱讀:7小時內3學生感情因素燒炭亡,家長如何撫平孩子失戀痛苦的情緒?

扮演學生的溝通橋樑

要推動多項活動,人力是重要因素之一。陳蜚娟指出,過去1年雲科大動用相關人力舉辦憂鬱症篩檢、壓力調適、生活適應等講座,或利用現成機會(如週會)安排活動,主動爭取輔導室曝光的機會,甚至利用網路傳送宣導影片給學生,推廣活動不遺餘力。

目前雲科大輔導室有4名學院輔導老師,每學院有1位全職輔導人員,兼任老師則有7位,1週兼任半天,一次4小時;精神科醫生則採機動進駐方式,只要個案有需求,就到校諮商,單單一學年便處理800~900例個案,當中,輔導老師都是擔任義務性的橋樑角色,配合宣傳活動訊息、介紹心理健康概念等。

「導師站在第一線,若發現學生有學習障礙,或對未來發展方向不清楚時,便可從旁協助或帶往輔導室諮詢。」陳蜚娟認為,舉凡學生的課業輔導、學習竅門、生活輔導等,導師都要主動發現學生問題,經過轉介、個別諮商後,下一步就由輔導人員與學生討論,橋樑的角色才算功成身退。
 

專業陣容 提供多元幫助

在編制上,不少大學相當重視輔導老師的配置情形,像高雄應用科大輔導中心設主任1名,今年由講師以上職位兼任,另設2名合格兼任諮商心理師、2名專任職員,及1位精神科醫師(每週1次到校診斷),另外也加強導師、談心老師的教育。

淡江大學輔導室也設有專職輔導老師,每天8小時進駐學校,問題嚴重的學生,可預約個別諮商,做最精確的輔導,若學生有急迫性問題,也可馬上和輔導老師諮詢。(延伸閱讀發現伴侶是恐怖情人,怎麼辦?

學生最常遇到的就是感情問題。胡延薇指出,輔導老師通常會把男女朋友分開諮商,先針對雙方感情衝突、因應之道個別處理,評估之後再一起處置,這樣才能將衝突和傷害降到最低。(延伸閱讀:如何走出失戀風暴,平靜的轉身?

若遇到情況嚴重的輔導個案,例如偷窺、自殺、憂鬱症等患者,輔導室便會同主任、教官、家長形成核心輔導團隊,搭配個案管理員進行輔導;萬一學生剛好心理壓力過大或處於用藥期,也可找專任老師商量,是否可在非諮商時間擇日考試,作法甚具彈性。
 

一定保有基本隱私

在愈來愈多學校輔導室主動吸引學生注意之餘,甚多學生擔心到輔導室留下的資料會外洩?徐西森表示,目前並沒有法令強制當事人必須留下真實姓名,但轉介個案需要真實姓名,其他基本資料則保密不外洩。

陳蜚娟則補充,學生質疑隱私會被侵犯,表示還不瞭解諮商輔導在做什麼,「尤其牽涉個人隱私,心理師法對專業背景心理諮商師就有倫理規範,」如稱謂可用代號表示、檔案櫃加密碼鎖等,除非是自我傷害,或涉及生命安全的危險個案,才會讓個案家長或相關人知道。

而高雄應用科大學生多主動求助,經過2、3次諮商後對輔導老師產生信任,通常就會留下真實姓名。徐西森說:「即便要告知個案父母或導師,也要經過當事人同意,除非當事人有自我傷害傾向或危及他人安全,就要依照通報程序處理。」

「七年級生也可以講道理,要對他們有信心,並且清楚告知資訊。」胡延薇指出,像淡大、政大、輔大、台大等校很早就有同意書告知學生個人資料如何使用、有什麼保障,同時也會告知個案某些情況下必須告知別人。
 

花時間讓學子信賴
發現校園輔導室的好

對於輔導工作,徐西森感慨地說,過程難免會受人質疑,「但這原本就不是立竿見影的工作,就像心靈創傷、人際困擾等,都要經過一段時間才能平復,而輔導老師的一舉一動更牽涉到當事人感受,要讓個案產生信賴感很重要。」就像前述案例振凱由困頓變成理性,甚至之後到輔導室,也會體貼地耐心等待或幫忙,事後他還告訴輔導老師,14個月來他改變很多,非常感謝老師的幫助。

「輔導人員的功能就是提供諮商,恢復個案解決問題的能力。」陳蜚娟表示。前述案例莉蓉因情感問題不上課,輔導老師便建議她主動和各科老師討論解決方法,這樣就有機會彌補課業缺憾,後來莉蓉順利通過期末考,還因自己成功走過這段路,推薦同樣遭遇的學長到輔導室尋求解決之道。延伸閱讀:失戀聽錯歌,愈聽愈傷心!專家教你挑對療傷情歌

面對憂鬱症個案,輔導老師也會讓精神科醫師先評估,再依循病患用藥狀況提供情緒管理,找出非理性信念;如果是課業問題,輔導室會建議個案面對現實,並確認學校是否有彈性作法,例如2週完成期末報告可延長為1個月。

輔導室目前除了讓大學生發現他們的存在,進一步讓學生接觸、瞭解實際功能,將是往後持續進行的重責大任!
 

網路攤心事,危險地帶你甘知?

網路科技發達,憂鬱症大學生常寄情線上遊戲、IG、FB、部落格、論壇等虛擬世界發洩情緒,對此,曾在高雄應用科技大學擔任9年學生輔導中心主任的徐西森認為,適度的發洩有助自我成長,且網路諮商是目前流行的方式,許多學校(如雲科大)及心理輔導單位也利用視訊、影音功能當成諮商管道,只要不傷害他人其實無妨。延伸閱讀:當好友被劈腿而傷心欲絕,這樣安慰不NG!​

不過,他也提醒,上網宣洩情緒時若管道不明,很容易誤入陷阱被人利用,不但不能解決問題,反而增加困擾;像沉迷網路的少文,在聊天室認識一位女生,非常喜歡她,但女方卻避而不見,後來發現資料是假的,少文打擊很大,甚至懷疑世界上沒有真實情感,所幸由家長轉介學校輔導室,經2個月的輔導,終於走出陰影。

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哲民身上,他為逃避現實而沉迷網路無法自拔,甚至危及課業,他知道自己的問題出在時間管理,到輔導室求助後,輔導老師一天天慢慢地降低他使用網路的頻率,每天比前一天少上網20、30分鐘,甚至到1小時,同時具體分析時間運用的方法。延伸閱讀:愛在IG、臉書放閃?3招避免掉進社群比較漩渦

當哲民沒上網出現焦慮情緒時,輔導老師也會和他討論問題所在,並增加他的信心,給予肯定、支持,且接納他、尊重他,慢慢地,哲民已擁有解決問題的能力。

淡江大學諮商輔導中心主任胡延薇認為,若網路討論同時加入惡意攻擊,或影響正常生活就不鼓勵。況且,對方並非專業輔導人員,能提供的幫助有限,不應捨近求遠,因此,1.要找有情感支持、2.問題能得到解決、3.資訊取得容易、4.讓自己認知改變的4種條件,才是最佳的情緒抒解管道。延伸閱讀:別再旁觀!用對管道檢舉網路霸凌

關鍵字: 失戀失落憂鬱求助避風港分手愛情學校輔導諮商
相關文章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