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會員專區 登出
首頁 人物報導 明星藝人 追憶集社會公益於一身的時代巨人

追憶集社會公益於一身的時代巨人

出處/ 2018年6月號/第371期 2018-06-01
採訪整理/ 詹建富(中央健保署署長室簡任祕書、前資深醫藥記者)
瀏覽數 : 133
收藏 瀏覽數 : 133

「只見公益,不見孫越」,這八個字是1989年孫叔叔宣布離開演藝圈時的重大宣示,將近30年過去了,他積極從事菸害宣導、捐血救人、推廣反毒、聯合勸募、臨終關懷、探訪受刑人……,獻身於各項愛心公益活動,如同是社會公益的化身。雖然他在5月初病逝返回天家,與好友陶大偉一起唱「嘠嘠鳴啦啦」了,但他那低沈厚實的嗓音,伴隨開朗的笑聲,將永遠留在每個人心底深處。
 

陪外孫捐血
傳承捐血救人的棒子

個人過去從事媒體採訪工作,先後在民生報及聯合報主跑醫藥新聞,在許多公益活動的場合經常會碰到孫叔叔。他一見到我,通常是「建富,我們又見面了」,而我總是在台下記錄他每一次發自肺腑的發言,寫入我的新聞報導。當我從「聯合知識庫」蒐尋往日的紀錄,赫然發現,孫叔叔留在人間的正是公益的化身。他在81歲高齡還親自到臺北市南海路血液基金會,陪著雙胞胎外孫居正與居易在生日當天挽袖獻出年滿17歲的第一袋血。累計捐血達53次的孫叔叔笑說:「這兩個孫子平常勤於運動,也參加過日月潭橫渡比賽,今天可以捐血救人,代表他們已經長大成人了。」看到爺孫三人捐血善舉的經驗傳承,這一幕至今猶歷歷在目。

時間再回到1992年11月19日,在董氏基金會位於臺北市復興北路的辦公室,那一天基金會全體工作人員精心辦了一場慶生餐會,為孫叔叔提前暖壽,董氏的創辦人嚴道董事長還起個大早,親自下廚做涼麵。那年,孫叔叔的頭髮只有些許花白,在切蛋糕前,帶領大家禱告:「感謝上帝讓我加入董氏的義工行列,和一群年輕人在一起而感到自己變年輕許多;期待未來在神的帶領下,從事公益的路途上,獲得更多民眾的支持。」這一場溫聲的慶生會,我是現場唯一的媒體人,看到孫叔叔洋溢幸福、快樂的臉龐,真心期許臺灣能成為無菸健康的國度!

事實上,因為孫叔叔、名模陳淑麗及當時的內政部長吳伯雄先後成為董氏基金會的終身義工,他們三人的魅力及號召力,使得董氏舉辦各項菸害防制、器官捐贈及心理衛生等宣導活動,總是媒體採訪的焦點。而孫叔叔及阿麗姊登高一呼,不僅進一步鼓舞演藝人員參與公益活動,也帶動了媒體宣導社會公益活動的熱潮。
 

早產兒出生
過敏氣喘藥不離身 

以前我在民生報服務,醫藥版有一個「名人談保健」的專欄,孫叔叔是家喻戶曉的知名人物,當然符合這個專欄的意旨。1993年9月我約了他進行專訪,在董氏基金會的辦公室裡,他回顧了自己「先天不良,後天失調」的身體,以及為何毅然決然甩掉38年菸癮的束縛,進而投身社會公益服務的心路歷程。

孫叔叔回憶,母親懷他7個月,他就因早產而提前來到這世界。當時沒有牛奶、奶媽,缺乏營養補充,卻順利存活,算是奇蹟,但也因此從小就有過敏體質,以致從小到大過敏性鼻炎的老毛病沒有斷過,除了氣喘,鼻子也很少通暢過,因此藥不離身。到了少年時期,為了表現成年人氣概,16歲就開始學會抽菸,沒想到一抽就30幾年。這中間曾因為氣喘宿疾多次發作而萌生戒菸的念頭,但戒了20年,依然向菸癮投降。

他表示,在大陸淪陷時期曾加入「青年軍」,來臺後調到大鵬話劇團,到處勞軍表演。後來因緣際會踏入演藝圈擔任演員,幾乎菸酒不離身,而且曾因拍戲不慎受傷,鎖骨部位還留著一支鋼條。孫叔叔常打趣,到醫院接受檢查,只要瞧一眼X光片,就知道片子是不是他的。另外,他也有多次膽結石及泌尿道結石反覆發作接受手術的經驗,甚至一時興起,把醫師每次取下來的結石收集在一個小罐子裡,結果竟然有半瓶之多,連他自己都嚇一跳。
 

不忍二手菸殘害學生
戒菸擔任董氏終身義工

孫叔叔說,前半輩子幾乎都處在不安定、不健康的環境裡,加上看到演藝圈的大起大落,內心其實有很多不踏實感,因此大伙兒經常聚在一起抽菸、喝酒,讓尼古丁及酒精麻痺自己。幸好,在老友陶大偉的帶領下,開始接受基督信仰,重新反省走過的歲月,身心也有了極大的轉變,「從宗教信仰所獲得的心靈喜樂,是無法形容的」。

他回憶,1984年4月20,當時正在南臺灣拍《老莫的第二個春天》,當一個鏡頭拍攝完成後,休息空檔,他照往常習慣從口袋拿出一根菸往嘴巴送,正準備按下打火機點燃之際,身邊有兩、三個穿學生制服的年輕人迎面走來,這時腦中突然有一個聲音,彷彿有人在耳邊說:「孫越啊!你不能因一時的享受,把吐出來的二手菸傷害他們的健康。你抽菸對別人有害,你還要再抽嗎?」當下,他立刻警醒,把菸捻熄了。從那一剎那起,他成功戰勝屢戒屢敗的菸癮。

拍片結束後,孫叔叔主動與董氏基金會聯繫,毛遂自薦要擔任義工。「突然有大明星要來擔任義工,基金會當然求之不得!」董氏基金會菸害防制中心主任林清麗說,當時嚴道董事長聽聞此事,立刻安排和孫叔叔會面,言談之中,兩人相見恨晚,孫叔叔還謙虛地承諾會成為「一個被差遣的義工」,並且提出「人人有權拒吸二手菸」的訴求,讓嚴董事長深慶拒菸運動有如神助。

自此以後,孫叔叔只要一接到董氏舉辦菸害宣導活動的「通告」,幾乎無役不與。那些年,隨著中美菸酒談判,政府開放洋菸進口,許多青少年受到菸商廣告吸引,董氏不時邀請孫叔叔到西門町、臺北火車站等人潮聚集處向青少年進行街頭宣導。另外,他和阿麗姊也多次前往美國在台協會,舉牌抗議美國不應容許菸商輸出癌症與死亡,也不停在立法院穿梭,盼能盡早完成《菸害防制法》之立法工作,直到晚年更以自己罹患肺阻塞(COPD)的切身經驗,要老菸槍趕快戒菸。
 

倡生死教育
尊重生命最佳表率

孫叔叔常說,他鼓吹社會公益活動,出發點是源於「尊重生命」理念的實踐。在他的觀念裡,「人既要為自己活,更要為他人而活」,尤其吸菸是損人不利己的行為,所以即使他的身體狀況不佳,仍盡可能出現於大眾面前支持拒菸運動。有一年他答應宇宙光基金會發起的「送炭到泰北」行動,在出發前不慎染了膀胱炎,顧不得醫師的叮嚀,帶了一個半月的藥物、兩條導尿管就上了飛機。沒想到在那種克難的環境裡,他自己的病竟然好了,此後他更加覺得,「即使有病在身,能夠為他人奉獻,那種心情的喜悅就好比仙丹靈藥。」

除了積極推動禁菸外,董氏基金會也是最早倡議器官捐贈的民間團體之一。有感於國人一直有死後保留全屍的觀念,以致早年器捐風氣不彰,1991年董氏號召七大宗教領袖公開呼籲器官捐贈,孫叔叔不僅率先簽署器官捐贈同意卡,義務拍攝器捐公益廣告,還積極奔走促成了器官捐贈協會的成立。

此外,孫叔叔還是國內勇於倡議生死教育的先驅,呼籲國人應以自然的生命歷程去看待死亡。他常以電影劇情為例,不論是一個壞人報應來臨前的瀕死階段,或是一位英雄慷慨赴義的場景,都是面對死亡;如果把電影落實在真實生活中,唯一不同的是,自己有可能變成主角。因此,他把每一天都當做生命的最後時刻,並經常應安寧照顧基金會之邀,四處宣導預立生前遺囑、簽署不施行心肺復甦術(DNR)同意書或安寧緩和醫療暨維生醫療抉擇意願書,他說:「當生命列車駛進終站或者要你提前下車時,何不做一次完美的告別?」

只是,要告別的這一天終舊提前到來。本以為孫叔叔可以戰勝病魔而與大伙兒談笑人生,殊不知惡耗傳來,頓時天地同悲,不僅為這個社會失去一位公益使者而如喪考妣,更為自己喪失一位人生的導師而掩面哭泣。雖然孫叔叔在臨終前婉拒各界前往病榻探視,但我相信這位獻身於臺灣社會公益的時代巨人,將永留每個人的心中。

相關文章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