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會員專區 登出
首頁 人物報導 運動選手 奧運攀岩國手李虹瑩》衝刺「亞錦賽」及「2021東京奧運」,挑戰更突破的自己

奧運攀岩國手李虹瑩》衝刺「亞錦賽」及「2021東京奧運」,挑戰更突破的自己

出處/ 2020年3、4月號/第387期 2020-02-19
採訪整理/ 林建煌 圖/李虹瑩提供
瀏覽數 : 3113
收藏 瀏覽數 : 3113
被譽為「攀岩界桂綸鎂」的李虹瑩,曾在亞運運動攀登項目榮獲第6名,2019年亞錦賽取得銅牌,做為台灣第一位攀岩國手,她一路走來都是孤單一人,總一個人打理比賽事務、出國參賽。直到2018年亞運將「運動攀登」正式納入競技項目,她才被看見。李虹瑩說:「我如果獲得更多關注,就能讓大家更看到這項運動。」或許就是這股責任感,驅使她不斷進步、努力朝心中的完美比賽前進,現在她也正為了獲得2021東京奧運的運動攀登參賽資格而努力備戰……
 

2018年雅加達亞運首次新增運動「攀登」項目,強調思考策略以及運用全身去完成的運動方式,讓不少人耳目一新,也使得室內抱石慢慢成為國人喜愛的休閒運動之一。畢業於中正大學運動與休閒教育研究所的李虹瑩,是該屆賽會我國唯一取得參賽資格的女子選手,在日、韓等強國選手夾殺下,她依然挺進最後的六強決賽,寫下台灣在該運動項目的里程碑。雖然最後無緣奪牌,但她隻身一人、沒有團隊幫助,自己找贊助去參加比賽和訓練的「半業餘」方式能獲取此成績,已獲得許多國外選手的尊敬。

和西方國家相比,台灣對於戶外冒險活動仍處於蠻荒的開發階段,政府雖不禁止,但也不鼓勵。因此在介於正式比賽以及極限運動之間的攀岩、乃至在室內岩館進行的抱石運動,目前還沒有得到太好的發展。

李虹瑩對於攀岩的執著和努力,讓她爭取到2019奧運年度培訓計畫,「雖然亞運比賽成績沒有太好,但也讓大家認識到了這項運動,所以(官方)有繼續支持。」現在她不僅有一名物理治療師隨行,也暫時不用擔心經費問題。考慮到攀登在我國是冷門運動,李虹瑩不但為自己爭取到了挑戰奧運的機會,也為接下來有志從事這個項目的選手,開啟了一條可以依循的道路。

 
一個人的武林
在闖蕩漂泊中成長

國中開始喜歡運動,李虹瑩過去在高中時練的是跆拳道,平時也喜歡打籃球,不過在2004年上大學時參加社團,卻開啟了她精彩的攀岩生涯,一爬就是15年。2006年她在高雄亞錦賽和日本「抱石女王」野口啓代以及南韓先鋒賽高手「蜘蛛女」金滋仁同場競技,不但讓她見識到攀岩運動的廣闊可能,也成為一個鞭策自己不斷往前的動力。

不過,橫亙在李虹瑩前面的最大障礙——就是資源的問題,除了出國比賽以及去岩館特訓的經費匱乏外,國內適合的場地稀缺,也沒有太多可以切磋的岩友,都讓她一路走來相當辛苦。彷彿是攀岩漫畫《孤高之人》的主人翁森文太郎一樣,李虹瑩在城市開始了她的「獨攀」行程,一個人訂機票、一個人旅行、一個人練習、一個人打理比賽事務,一個人上場作戰。

事實上,在亞運之前,李虹瑩剛失去中國的贊助商,又陷入無資源的困境。所幸那時傳來運動攀登被納入亞運項目的消息,才緩解了燃眉之急。不過,這對她來說,也是全新的挑戰,「過去只有自己一人,我只需對自己負責,但現在要承擔起國家的期望。」面對激烈的東京奧運資格賽,她坦言心裡很緊張。

延伸閱讀奧運攀岩國手李虹瑩的奪牌哲學》克服問題,而不是逃避

攀岩國手李虹瑩參加世界攀岩日活動,她為民眾進行示範。
 

2020亞錦賽是爭取
東京奧運最後的機會

本次奧運如同上次亞運一樣,分為速度、抱石和先鋒賽,先鋒賽類似於難度賽,以選手在一條路線中完成的程度作為打分依據;至於難度賽,則是以爆發力作為優劣定奪,以選手攀爬完一條路線的時間來衡量成績;至於抱石賽,則是有多條路線,選手全部完成後,以綜合表現來評比最後的分數。

「抱石和速度是我的主項,尤其是速度一定要再快一些。」李虹瑩表示,自己去年錯失在世錦賽拿到奧運門票的機會,2020年4月底的亞錦賽將是最後機會。「未來要穩定的在綜合決賽拿到前三名,自己和教練團的設定是三個項目都要盡可能的前三,至少速度賽和抱石賽的名次要更前面,然後先鋒賽不能太差。現在訓練就是針對一些弱點去加強。」

談到自認亞錦賽最大的對手,李虹瑩出人意外的不是選擇先鋒賽高手金滋仁,而是南韓新生代「天才少女」徐彩賢。「她在最近的六個比賽中拿了四個冠軍。」李虹瑩苦笑說,江山代有才人出,日、韓雖然國內資源豐富,但競爭相當激烈,以白石阿島和徐彩賢為首的年輕好手們,正向前輩發出不可忽視的聲音,未來可以想見將掀起一波「世代交替」的浪潮。

 

全台第一位攀岩國手
肩負推廣攀登的使命

外傳野口啓代和金滋仁可能會在東京奧運後退役,事實上外界不少人也將本屆比賽看成一個分野。不過,已經34歲的李虹瑩並沒有打算和「同梯」們一起停下腳步。她笑說:「我是為自己而爬,就算沒有奧運,也會繼續爬下去。」

為何如此堅持?李虹瑩眼神堅定地說:「成為職業運動員是我中學開始的志願,好不容易有這個機會,當然要把握!」畢竟以前要擔心經費,不知道自己未來還能不能爬,現在沒有這個顧慮,當然要爬到滿足為止。

但隨後話鋒一轉,她也認真地表示,「很多人會問,是不是攀岩到奧運結束,我當然把那當成一個目標,但動力還是來自於能更進步、更突破的心。我想了解自己能達到什麼程度,我很開心,也樂在其中,但結束後還是想要繼續,這是我想要的生活。」

「因為是第一個,所以會覺得自己是這項運動在台灣的先驅者,每走一步都有相當特別的意義,這也是驅使我往前的動力。」李虹瑩說道,「我如果獲得更多關注,就能讓大家更看到這項運動,對於推廣也有幫助,也算是一種責任感。」
 

對「完美比賽」的執著
是不斷進步的動力

職業運動選手生涯短暫,體能巔峰期大概在25~32歲前後,不過,李虹瑩過去受到環境制約,未能在那段時間達到最佳水平。但這兩年,受到政府和民間的幫助,讓她能心無旁騖的進行高強度的訓練,反而在成為「老將」後,不斷進步。

如果早一點有這些資源,或許能做到和達成的東西更多,問她會不會有些遺憾,李虹瑩樂觀地說:「可能吧!但這就是人生的際遇,而且這也讓我變成不一樣的人。」

多年來她已習慣一人戰鬥,所以走了不少彎路,但也因此鍛鍊出獨立自主的精神、動手解決問題的能力,以及驚人的挫折容忍度,而這些不僅僅是攀岩的必要技能,也是人生成功者的特質。

「我還沒達到自己的『完美比賽』,我每次結束一條路線時,都感到自己可以更好。」李虹瑩若有所思地總結,「如果滿意了,就不會想繼續,現在,我覺得還不夠!」

1分鐘認識「運動攀登」

運動攀登是攀岩的一種室內競賽,選手要在官方設置的人工岩牆上,進行速度賽、先鋒賽和抱石賽等三種比賽項目,最後會以綜合成績來決定名次。2018年亞運是運動攀登首次登上大型國際比賽的舞台,李虹瑩是唯一代表我國參賽的選手。而2020年東京奧運則是史上首次奧運會增加運動攀登項目,參賽名額男、女各20名,先進行資格賽,取6名成績最佳者進入決賽。

延伸閱讀台灣羽球一哥周天成》我不能決定輸贏,但可以決定態度

相關文章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