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會員專區 登出
首頁 兩性關係 婚姻經營 職業婦女蠟燭兩頭燒,工作家庭如何兼顧

職業婦女蠟燭兩頭燒,工作家庭如何兼顧

出處/ 2008年5月號/第260期 
採訪整理/
瀏覽數 : 7881
收藏 瀏覽數 : 7881
職業婦女蠟燭兩頭燒,工作家庭如何兼顧

職業婦女除了要持家,還得出外拚家庭經濟,因此配合加班、或利用下班進修的情形常發生,有時,還會遇到外派出差的機會!在時間、能力有限的狀況下,怎麼兼顧工作,又能照顧家庭?


高科技公司的午休時間,女同事們正一起聊天,天惠說,「已經好久沒有快樂的感受。」聽到天惠的話,大家好奇的望著她。天惠解釋,每天一早趕著帶兒子去幼稚園,但公司離家遠,開車要兩個鐘頭,一進公司,就忙不停,有時還要加班,回到家,差不多都晚上8點了。


但是,回到家卻見到老公癱在沙發,嘴裡咬著一片餅乾,目不轉睛地盯著ESPN的棒球賽,冷冷對她說,「妳回來啦!」5歲的兒子把家裡搞得亂七八糟,嘴裡同樣塞滿餅乾,直嚷著,「媽媽,我肚子好餓。」天惠嘆了口氣,「每次看到這種場景,真的很想尖叫。」


目前台灣很多職業婦女,面臨和天惠同樣問題。30多歲的年輕夫婦剛生小孩,又有房貸,靠老公一份薪水根本養不活一個家,所以太太也必須工作,維持雙薪家庭的收入,才足以支撐種種開銷。然而,職業婦女面臨的不只是工作上的壓力,還得面對教養孩子的責任,工作與家庭兩邊壓下來,職業婦女每天過的都是蠟燭兩頭燒的日子。


尋求資源分攤家事
多出餘力教養孩子

一樣是職業婦女,詠琪卻把家庭與工作兼顧得非常好。她在一家著名的保險紀經人公司擔任副總經理,無論行政管理、業務計劃擬定、保險經紀人教育訓練規劃等大小事,她都得參與決策,不時還需到大陸出差。


這樣繁忙的工作,使得詠琪的收入比在報社擔任記者的老公還高。她也有兩個可愛的女兒,老大今年5歲上幼稚園,老二則剛滿3歲,但詠琪非但沒有因為家庭放棄工作,去年開始,她還利用晚上到台大進修EMBA課程。


不過,詠琪坦言,10多年的職涯與家庭生活,並非一開始就兼顧得這麼好。「剛結婚時,老公晚上去報社不在家,所以我工作很拚,常加班到很晚。」那陣子是詠琪的「拚搏期」。


但5年前詠琪懷第一胎,她開始感受難以兼顧的壓力。起初她把大女兒交給中壢的媽媽照顧,周末才回中壢帶女兒。小女兒出生後,也將大女兒接回台北念幼稚園,她漸漸感覺無法負荷。「就算加班,到了7、8點就得回家,那段日子真是一個頭兩個大,每天像作戰。下班回家已疲憊不堪。還要幫女兒洗澡、準備吃的,忙得整個人情緒、EQ都出問題。」很快地詠琪發覺這不是辦法,就和老公商量請菲傭來家裡幫忙。


「有了菲傭,狀況改善很多,至少不用擔心孩子的飲食、洗澡、健康與家庭環境整理。我只管孩子的教育問題,照顧他們的腦部發展。」詠琪覺得,對職業婦女而言,能卸下繁鎖的家事絕對是一大福音,這一來就有更多時間與精神發展事業、思考孩子的教育問題,她認為,「擁有家事分擔的資源,很重要。」


互相信任與體諒
有共識 才好分配家事

詠琪的老公因為上班時間在晚上,無法幫她分擔帶小孩的責任,但相較於其他人,詠琪卻擁有一個願意支持她的職場環境,她覺得自己很幸運,「老闆很體諒我,不會因為我有家庭,而對我的工作表現有不同評價。甚至有時我沒空接小孩,老闆還請他的菲傭協助。當我出差,老闆也會幫我把孩子接到他家,幫我帶。」


詠琪的老闆也是職業婦女,曾經歷過事業與家庭難以兼顧的心路,因此可以體諒她並給予支持,「這是我比其他職業女性幸運的地方。否則,相信我會遭遇更多的天人交戰。」


身為保險公司的高層主管,面對兩岸金融的開放,詠琪不諱言,自己也在思考是否到大陸工作。她坦言:「已經想過了,如果公司真要外派我去大陸,我會把孩子一起帶過去。」問道老公怎麼辦?她笑說:「他已經是大人了,比較好解決。」


事實上,詠琪遠比老公精明幹練,不管是家中財務大計、孩子教養問題,多由詠琪一手主導。夫妻間雖會商量,但做決定後,另一半的配合度很高,或許是待在媒體環境,詠琪的先生沒有所謂的「大男人主義」。她先生說,「老婆比較能幹、會賺錢,不是很好嗎?」非常樂見詠琪在事業上的發展。不過,詠琪亦坦承:「心理其實很依賴他,有老公在,就有一種穩定感。」


詠琪認為,即使現在有請菲傭,仍是會有喘不過氣的時候,「此時會和娘家商量,請媽媽在周末幫忙帶小孩,讓我能從周五晚上到星期天充足的休息。」這對詠琪而言,非常重要,除了偶爾的「周末喘息」,詠琪每年也會與老公出國旅行,而且不帶孩子,一次就去兩個星期,享受真正的放鬆。


尋求「三頭」的支持
建立可幫忙的資源管道

類似詠琪這樣能兩者兼得的例子並不多見。擅於兩性關係的演說家吳娟瑜指出,職業婦女如要兩者兼得,必須要有三頭六臂才能做得到。特別是老公、職業婦女的媽媽、婆婆,有這「三頭」的支持,願意參與家庭的照顧,才有辦法讓職業婦女喘息的機會。


她強調,「建立資源系統非常重要,別不好意思開口尋求他人的幫助,特別是老公,讓老公負擔一些責任,有時讓老公對孩子進行些教導,在孩子的教養上也有幫助。」


除此,可以請自己的媽媽、婆婆、姐妹、鄰居幫忙,「像現在的家庭多是獨生子女,周末時幾個父母可以輪流把孩子送到某一個家庭去照顧,其餘的父母就有喘息的空間,孩子們也會學習建立自己的成長團體。」


家事盡量簡化
不淪於為誰辛苦為誰忙

吳娟瑜也表示,即使女性工作者對家庭經濟的貢獻,只是輔助性的角色,就算賺到的錢全都給保姆,她也鼓勵女性不要因此放棄進入職場。「工作可以建立個人的成就感,擁有更多開發自己潛力的機會。」為了擁有自我實現的機會,吳娟瑜建議,「家事一定要盡量簡化。」


她曾在台中的某個演講場合,碰到一位媽媽告訴她,每天下班後都把孩子放在家裡看電視,然後趕到黃昏市場買菜。當她辛苦做了滿桌好料,孩子沒吃幾口就說飽了,讓她充滿「為誰辛苦為誰忙」的挫折感。


吳娟瑜建議,對孩子而言,「需要的不是一桌菜,而是一份安定的感覺。」她告訴這位媽媽,不要花太多時間、體力在家事上,「煮點高湯、裡頭放許多蔬菜,這碗營養豐富的湯麵讓大家吃得開心,對孩子來說,比滿桌佳餚更重要。」因此,家事可以請人代勞,花錢是值得的,不然,也要把老公納入家事分擔的體系。


如果職業婦女的工作能力受到肯定,遇到要外派到海外或大陸工作的機會,此時職業婦女該如何選擇?對此,吳娟瑜不諱言,職業婦女如遇外派機會,考量的點勢必比男性多,畢竟在傳統的觀念總以男性的成就為優先。但她以自身的例子指出,「3年前,我到海外演講的時間是1/5,2年前是1/3,去年變成1/2。」吳娟瑜說,「我的做法是循序漸進,讓先生、孩子慢慢地習慣媽媽不在家,他們可以自動輪流分派家事,漸漸他們習慣也適應了,再逐步增加我出國的時間。」


如果突然面臨外派的機會,吳娟瑜建議已婚女性不要先打退堂鼓,「要與老公平心靜氣地坐下來商量,怎麼解決。也許老公能接受夫以妻為貴,願意負擔更多帶小孩的責任。」又或者,再忍耐個2~3年,等孩子大一點,再找機會出去。只要經過溝通,日後老公對於老婆外派的接受度也會提高。


不過,吳娟瑜也提醒,「自我、先生、孩子」是一個三足鼎立的關係,三者都要平衡發展,「否則,你拚命往前衝,就算賺盡所有的錢,卻失去了家庭的幸福,那值得嗎?」

 

圖片來源:pixabay

相關文章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