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會員專區 登出
首頁 人物報導 企業家 會演戲的老闆陶傳正》不追求完美,人生更快樂

會演戲的老闆陶傳正》不追求完美,人生更快樂

出處/ 2002年/第196期 2018-05-30
採訪整理/ 林偉文、攝影/許文星
瀏覽數 : 2455
收藏 瀏覽數 : 2455

身為奇哥公司董事長,陶傳正的生活很另類。他演舞台劇、電視劇、當廣播人、歌手,就傳統的價值標準而言,他似乎有些不務正業,然而,他卻認為:「很多事情考慮太多,就不用做了」。
不追求名牌、外在表像的他,把生活的重心放在興趣的追求上,不鑽牛角尖,不要求完美,做自己喜歡的事,在興趣中找到了自己的節奏,既快樂又滿足。


身為第二代企業家,陶傳正生活過得很另類。

他是國豐實業公司和奇哥公司董事長, 46歲時,因緣際會加入表演工作坊,成了劇團演員。這麼一演就演了 10年,他認真的程度可以從曾入圍金鐘獎最佳男演員的殊榮得到驗證,他熱愛戲劇、歌唱,也曾主持電台廣播節目,介紹他拿手的西洋音樂。

與表演工作結緣

被劇團工作伙伴們暱稱「陶大哥」、「陶爸」、「陶爺」的陶傳正,坦承自己其實很內向、害羞,平時雖然喜歡唱唱歌、耍耍寶,但走上演戲這條路完全是個意外。

因為他的妻子固定和朋友參與社團聚會,每到年終時總要辦辦活動。民國 81年底的聚會中,有一場話劇演出需要男演員,「我就這樣被她害了」,陶傳正笑說。當天,他演一個滿口粗話的老兵,身著短褲汗衫,演得活靈活現,沒想到台下坐著表演工作坊導演賴聲川、丁乃竺和李立群,這些劇團前輩一眼就識出陶傳正的表演細胞。半年後,正式邀約陶傳正加入表演工作坊,在「廚房鬧劇」中飾演最貼近他生活的角色──董事長。

接觸表演工作,與企業家的身分看起來有點格格不入。陶傳正坦言,當時他比較在乎父親的認同。

原來你是活寶的兒子

「我父親是山東人,典型北方人性格,屬於嚴父型,我最怕他。」沒想到他父親竟然沒有反對他接觸表演工作,甚至還會觀看兒子演出。不過,當陶傳正演衣服較少或同性戀等角色的戲,他父親都會說,不好看。

他父親 3年前過世,陶傳正常常想起父親,「我與他不夠親,有很多遺憾。」

陶傳正回憶剛接手公司業務,經常對父親直言,所以見面經常吵架。他形容父親是那種在外頭很會起鬨、製造氣氛,但回到家卻沈下臉的人。在一些公開場合,每當陶傳正自我介紹時,對方總會驚呼:「原來你是活寶的兒子。」

陶傳正認為自己個性比較像母親,是那種平時不太說什麼,可是一開口就很逗趣、搞笑的人。這樣的特性使得他一躍上舞台,投入表演時,格外放得開。

既然父親沒意見,陶傳正就光明正大當起「半天班董事長」。

只上半天班的董事長

由於排戲多半在下午、晚上進行,陶傳正有一整個上午處理公司業務,其他時間全權交給總經理,也就是他的妻子應小萍負責。

陶傳正認為既然參與排戲工作,排戲的時間,應該以排戲為第一優先,公司的
事「沒那麼了不起」。

剛開始太太不免有些抱怨,覺得責任過於重大,陶傳正總是 「我對她說,即使妳錯了,我還是會站在妳這邊,我百分之百相信妳的斷力,偶爾錯個兩次,至少有八次是對的嘛,」陶傳正認為這是自信心的問題。剛開始員工可能不太習慣老闆常不在,可是這也等於下放更多權力、責任感。久而久之,員工們愈來愈獨立能幹,能扛起更多責任,也就愈不需要他了。

事實證明他是對的。因為他演了 5、6齣戲之後,愈來愈少管公司的事,太太管理的部分愈來愈多,公司業務反而蒸蒸日上。

要人生沒有遺憾

陶傳正認為,很多事情考慮太多,就不用做了。如果不把握機會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以後,不曉得還有沒有機會再做。

「如果今天上帝要你走,你有沒有遺憾?我問我自己,我沒有遺憾,」陶傳正感性地說。

身為企業家獨子,陶傳正將現實中許多人事物看得很淡,他勇於和一般人不同,勇於嘗試自己喜歡的興趣,並且很認真、專注地投入,在表演工作中,獲得更多成就及生活樂趣。

除了表演工作,他還喜歡旅行,經常和妻子買了機票就展開無計畫的旅行。

陶傳正說,自己年輕時幾乎沒有旅行的時間,父親也不會准他放長假,只好趁公務出國順道玩個一兩天。現在有更多時間,他想趁還有體力時多出國走動走動。

不過,他坦承自己很怕跟一群人出去旅行,要互相配合,很累。他喜歡隨性地,用雙腳或該地大眾運輸系統貼近當地,想到哪就往哪走,有時一天可以走上 6.7小時,自由自在。「可是我也不喜歡一個人旅行,一個人的感覺很不好,無法分享快樂,所以我都會跟著太太,」看得出陶傳正和太太感情深厚。

打造嬰幼兒世界

希望未來能有更多時間旅行的陶傳正和妻子鶼鰈情深,他倆是大學同班同學。笑說當時座位一邊是男生,一邊是女生的陶傳正,當然往女生這邊靠,為了牢牢抓住女友,他一畢業就結婚、生子。

陶傳正唸外文,不懂電腦、化工之類,於是退伍後從事貿易工作。

那時第一個小孩剛出生,因為工作 必須經常出國,陶傳正很自然地會特別留意嬰兒用品,看到國外五花八門的奶瓶、現代感的尿布(當時台灣還沒進步到用紙尿布,而是用布做的尿布)等,觀察外國人是怎樣照顧小孩,令他大開眼界。

當時陶傳正不到 30歲,相當年輕,回到台灣後他開始想點子,設法將「產品流行化」,愈來愈多創意出來,他開始設計品牌。最後,他一手打造了台灣嬰幼兒世界──奇哥有限公司。

經常有人問陶傳正如何看待國豐實業與奇哥公司?

他用父母與子女的關係妙喻:「奇哥是我自己開創的,我很喜歡,就好像自己的孩子,國豐是我父親留給我的紀念品,我不能挑父母,可是卻可以塑造子女。」

全家一起來減重

奇哥在陶傳正手中開花結果,經過他妻子妙手管理更加果實纍纍。原本就與太太感情很好,自此,兩人又因為共同經營事業而使得話題更多元。陶傳正相當尊重太太的管理,很少出現爭執場面,相依相伴幾十年,兩人更懂得享受生活。他們很會在生活上找小樂趣,譬如拿促銷折價券相偕去餐廳用餐。最近,他們更迷上減重,天天量體重,控制飲食。結果他減了 9公斤,太太少了 7公斤,兩個兒子也跟進,紛紛減重 20多公斤,成果驚人。

陶傳正有家族病史,血壓和尿酸偏高,平時只靠排戲、演戲當運動的陶傳正,一家人開始力行減重計畫。捨棄以前非大塊肉不吃的飲食習慣,開始大量吃蔬菜,連飯都只吃一點點,上大型量販購物奇哥是陶傳正一手打造的企業,他視它如「兒子」。
中心也避過令人垂涎三尺的甜點。「來家裡幫忙煮飯的太太都說自己沒事做,大家都不吃飯,她乾脆幫忙做起衣服,」陶傳正笑說。

提起這項減重計畫,要歸功於朋友及「被醫師羞辱」。他有一群經常聚會的企業界好友,有2個瘦子、 7個胖子,互相砥礪督促,「結果瘦下來的竟然都是瘦子,」陶傳正搖頭笑說。

後來他去看醫師控制血壓,醫師每次都叮嚀他要減重,幾次道德勸說無效之後,醫師放話,再不控制體重下次不要來了。陶傳正索性託人去拿藥,沒想到被醫師發現,要他自己來醫院。硬著頭皮,陶傳正只好親自前往,「醫生把我罵了一頓,」這個經驗,讓陶傳正痛定思痛,認真減重。

人生不必追求完美

隨著年齡增長,身體慢慢出現症狀之外,陶傳正對於表演工作也開始感到力不從心。 10年來演出 12齣戲,陶傳正說,演一齣戲從中獲得的學習差不多等於一學期藝術課程,這 10年來,「我也算從藝術大學畢業了。」

陶傳正自嘲拍子總抓不準,唱歌老闖禍,現在舞台劇大量使用歌舞劇形式,邊走位邊唱歌,對他真是一大考驗。

而且演舞台劇,一群人花 5個月一起排演,朝夕相處,演完所有人就各自散去,劇團也沒打算發行錄影帶,「好像沒看得什麼具體的東西留下來,」陶傳正說,將來他的孫子恐怕也無從知道爺爺曾經是舞台戲演員。電視演出就還好,可以錄下帶子。

除了戲劇,也熱愛音樂的陶傳正最近有點沮喪,因為他原本在電台主持的節目被喊停。他當了 2年10個月的 DJ,為聽眾介紹 60、70年代的西洋樂曲,「最大的快樂是能夠分享。」

陶傳正的人生哲學很簡單,那就是不鑽牛角尖,做想做的事情,想做的事情無法做之後,會很快轉換心情,去別的地方找快樂。

「我不相信完美,所以沒有壓力,我很快樂,」陶傳正語氣肯定。

他認為許多人常感到生活或工作充滿壓力,那是因為把標準定得太過完美,然後開始擔心自己達不到,太多得失,壓力就來了。

他從小就不認為有什麼事會嚴重到非這樣,或非那樣不可。他記得 10多歲時,有一次母親生病住院,他在醫院照顧,後來母親狀況穩定後要他回家休息,他回家途中,想到有一部電影不錯,於是就騎腳踏車去寶宮戲院看了場電影才回家。

一回到家,父親質問他去哪兒了,他說在醫院陪母親,父親估算時間,發現不對,陶傳正就說跑去看電影。這下子父親大怒,斥責他說媽媽生病竟然還去看電影,陶傳正卻認為,媽媽住院我也不能再多做什麼,反正媽媽就在醫院了,去看場電影也不會改變什麼。

早期,陶傳正家族企業中有經營飼料、養豬事業,有一次也發生類似事件。那時因為種種原因,當地居民打算包圍養豬場,揚言要在某一天發動抗爭,偏偏那一天恰好是陶傳正準備聽音樂會的日子,熱愛南胡的陶傳正老早就訂好票,引頸期盼許久的行程,為了抗爭事件要放棄,他實在不願意,於是他決定照原訂計畫去聽音樂會,讓妻子出面處理。

他太太無法相信在這種局面下,他竟然能好整以暇、安心去聽音樂會。

「我的想法是,我出現在養豬場也不會改變太多既定事實,不出現,一切抗議行動也照舊,既然這樣,還不如聽音樂會。」後來,陶傳正依然選擇聽音樂會,而在他的建議與安排下,抗爭行動最後也落幕收場。

希望今天,就可以不用當老闆

他這種不追求完美,與世無爭、輕鬆看待事物的人生哲學,使他更恣意、休閒地過生活。問他接下來的人生規劃,他毫不遲疑、脫口而出:「希望今天,就可以不用當老闆。」

陶傳正偏著頭略想一下,他說自己好像也沒什麼大的花費,沒有打高爾夫球的習慣,演戲也花不了什麼錢,還有微薄收入。之前他在中山北路三段附近排戲,穿著短褲,經常優閒地晃到附近的晴光市場,買些小吃當中餐果腹。

閒晃中他還發現 Ha Te賣的衣服價廉物美,他買了幾件純棉衣褲,「只要不露出就可以了,不過他們的標籤車得很緊,不好剪下來,」他頑皮笑說著。

雖然貴為企業董事長,陶傳正指著全身上下說,包括領帶、眼鏡、手錶,絕不超過 1萬元。他直言身上掛的這條領帶只有 200元,還是在百貨公司門口的攤子上買的,他也利用出國大折扣時買過季質料不錯的西裝和長褲,「你看得出來嗎?」他笑著問我們。

他幽默說,如果在他身上發現所謂名牌服飾,那是他兒子穿不下給他的。因為兒子減重成功,尺寸小一號,就變成他的尺寸,「我常說,我兒子的爸比我爸還好,」陶傳正打趣說著。

結束採訪,接著進行拍照工作時,陶傳正相當配合攝影要求。他卸下西裝,在鏡頭前面大擺 e,一會兒推著嬰兒車,一下子拿玩具大奶瓶扮鬼臉,或乾脆抱著玩具娃娃餵奶,像個童心未泯的大孩子,自己玩得很快樂。

正因為不追求物質慾望,陶傳正可以擺脫一般人設定的「功成名就、財富權勢」,一旦不落入這些世俗追求,就能以輕鬆自在的心,快樂過每一天。

 

關鍵字: 演戲陶傳正奇哥
相關文章 Related posts